正文 第79章079凤佩,要一一清算!

    第79章 079凤佩,要一一清算

    纪云开僵住了,看着刺入柱子里的剑,怔在原地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她,她真的吓坏了!

    刚刚,要是萧九安的手偏一寸,或者她歪了半寸,她的脑袋就被劈成两瓣了。

    这是第二次,第二次从萧九安身上,感受到了实质的杀意。

    上一次,她知道是因为她要跑,触了萧九安的逆鳞,萧九安要杀她,可这一次呢?

    纪云开摸了摸脸上的血痕,粘稠的血液让她冷静了下来,纪云开深深的吸了口气,压下心中的惶恐,转身,平静的看着萧九安:“王爷,为什么?”

    为什么又想杀她了?她以为她和萧九安至少能相安无事一段日子。

    “自然是你该死!”萧九安看着纪云开,眼中只有冰冷的杀意。

    纪家、云家,好大胆的纪家、好大胆的云家,居然敢染指他的燕北军,简直是找死。

    “我做什么了?”她都没有跟凤祁走,而是劝凤祁、费小柴先行离开了,怎么萧九安还要她的命?

    萧九安没有回答纪云开的话,而是黑着脸问道:“每年云家送给你的东西,价值几何?”

    “云家给我送的东西?你说的是云家给未来皇后送的吧?每年应该有几十万两吧,具体的我不知道,那些东西落不到我手上。”纪云开隐隐察觉事情不对,谨慎的回答,不着痕迹的将自己撇干净。

    事实上不用撇,她本身就很干净,云家送的东西她一分也没有看到,最后还是拿纪馨的事,才从纪夫人手上敲了几万两银子。

    “云家每年往纪家送几十万两的东西,甚至给你备下了百万嫁妆,那些银子都在哪?”云家有钱,有钱到令人发指的地步,这一点世人皆知。是以,看到云家打着给纪云开送东西的理由,每年一船船给纪家送东西,所有人都没有怀疑,包括他在内。

    可却不知,云家送来的东西并没有用到纪云开身上,甚至也没有用到纪家身上,而是全部用到了他燕北王军的头上。

    当然,云家不是帮他养军队,而是用大量的钱财收买燕北王军的将领。

    是人就没有不爱钱的,尤其是常年生活在艰苦的军营、随时都可能死士的将士们,面对云家的金钱腐蚀,燕北军有不少将领都栽了。

    他就说,他那个舅舅怎么有能力收买那么多人,怎么有能力挑起叛乱,原来有云家金钱在后面支撑。

    纪云开不傻,萧九安把话说到这份上,她还要猜不出来,她就蠢的没救了。

    “王爷,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,我与云家的人从来不曾接触过,我在纪家也只过自己的日子,王爷要是不信可以去查。”所以,不管云家、纪家做了什么,她都不知道,求不要牵连。

    “查?你要本王查什么?”萧九安起身,挟带着巨大一威压一步步逼近纪云开。

    纪云开脸色微白,身子不受控制的想要往后退,可她知她这个时候不能退,退了就表示心虚了。

    “王爷,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。”纪云开顶着巨大的压力,强撑着站在萧九安面前,没有退让。

    “你不知便无辜?这个时候撇清关系,你不觉得晚了吗?”萧九安足足比纪云开高一个头,居高临下的看着她,就像是在看蝼蚁。

    男人身上冰冷的血气扑面而来,纪云开有那么一瞬间差点腿软的跪了下来:“我只是实话实说,我在纪家和云家……啊……”

    萧九安一把掐住纪云开脖子,把人拎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放,放手,放手!”纪云开无法呼吸,脸瞬间憋的通红,用力拍打、踢打萧九安,可却是徒劳,萧九安压根就不将她这点力道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“放手?云家借你的名义,每年往京城送上数十万两银子,用来收买本王的兵马,害得本王的燕北王军死伤惨重,你要本王怎么放手?”萧九安眼神冰冷,浅色的眸子没有一丝人的情绪,此刻的他就像是恶魔,就像是杀神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,我……”纪云开拼命的摇头,想要解释,可空气越发的稀薄,她的意识已渐渐不清,哪里还能说出完整的话。

    “纪云开,不知道并不是理由,本王的燕北王军因纪府和云府死伤惨重,这笔账本王会好好跟纪家和云家清算。”

    话落,萧九安随手一甩,将纪云开甩了出去,纪云开本能的抱住头,却连惊尖的力气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嘭……”纪云开撞在墙上,摔了下来,软软的趴在地上,无法动弹。

    我真倒霉!

    好不容易用命博了一个转机,又被纪家和云家给坑了。

    纪夫人和纪澜上门,恐怕是来打探消息,或者让她背黑锅的。

    一滴泪,从纪云开眼角滑落,带着满心的不甘与愤恨,纪云开闭上了眼,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萧九安冷冷的看了一眼,没有一丝不舍,转身往外走……

    城西的茶楼,全身包得密不透风的萧十庆,坐在书房里的大椅子上,背对着手下。

    “主上,广平侯自杀了,死前把事情全部推给了皇上,王爷没有怀疑。”黑衣人单膝跪在地上,沉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,保护好大少爷还有广平侯的家人,我不希望他们再出事,或者被萧九安抓到。”黑衣主人也就是萧十庆,把玩着一块玉佩,缓缓开口,声音一如既往的低沉,听不出男女。

    “属下遵命。”黑衣人应下,声音中气十足。

    没有哪个当人属下的,不喜欢爱护下属、愿保护下属家人的主子,即便黑衣人没有家人也一样。

    “可有凤祁公子的下落。”萧十庆说到凤祁,握玉佩的手一顿,声音也与平时不同。

    “没有,依属下猜测,凤祁公子应该回天医谷了。”黑衣人很清楚主上对凤祁公子的在意,没有想到凤祁的下落,黑衣人的底气自然不足

    “下支吧。”没有凤祁的下落,萧十庆整个人都有些提不起精神。

    黑衣人火速退下,半秒也不敢多呆。

    萧十庆继续把握着手中了玉佩,片刻后突然起身,将手中的玉佩往上一弹:“凤祁,你什么时候才能记起我?”

    “啪”玉佩稳稳的落在书桌上的盒子里,透着折射进来的阳光,能清楚的看到上面的“凤”字。

    没错,这就是纪云开遗失的凤佩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