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76章076探病,每个笑容背后都是悲伤!

    第76章 076探病,每个笑容背后都是悲伤

    凤祁和费小柴走了,走得悄无声息,没有惊动燕北王府任何一个人,直到第二天萧十庆吵着要“大哥哥”,燕北王府的下人才发现凤祁和费小柴走了。

    第一个傻眼的就是管事,听到侍卫的汇报,管事直接呆住了。

    王府的守卫什么时候这么差了?凤祁和费小柴两个大活人消失了,居然没有人发现?

    最主要的是,凤祁公子,费少主,你们两个是不是太不靠谱了?不是说好了要等王爷回来的吗?你们都等了十多天了,难道就差这两天吗?

    我原本今天想要去告诉你们,王爷两天后回来的。

    当然,这些都不算什么,最让管事头痛的事,凤祁不在,没有人能安抚的住萧十庆,萧十庆已经把她的房间砸烂了。

    “这事闹得……”管事忍不住叹气,暗暗责怪自己大意了,上了凤祁的当。

    要不是凤祁一再表示,非见王爷不可,摆出一副等不到王爷就不走的样子,他也不会放松对凤祁的监视。

    人走了,现在去追也晚了,管事无奈的道:“先去看看郡主。”

    可刚走两步,门房就来报:“司徒管事,端王世子在外面,说是来探望王妃娘娘。”

    “端王世子?”管事不由得皱眉。

    事情怎么这么巧?他们家王妃躺了十几天也不见有人来探望,今天凤祁公子一走,就有人来探病了。

    “端王世子说与王妃娘娘有旧,听闻娘娘病重,特来探望。”门房又重复了一遍,一副不好拒绝的样子。

    管事叹气,正打算先去打发端王世子,再去见十庆郡主,就见十庆郡主的另一个侍女急冲冲的跑了过来:“管事,管事,不好了,不好了,郡主要自杀。”

    “自杀?”管事脸色一变,再顾不得什么端王世子,匆匆交待一句去请示王妃就走了。

    门房只得去纪云开的院子通报此事,请纪云开拿主意,纪云开听到端王世子,第一反应就是不见。

    可想到端王世子上次在宫里说的话,怕端王世子真被发配到南疆,以后会来找她麻烦,只得让丫鬟为她穿戴,见客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样,也要把事情说清楚,端王世子的事她跟萧九安提了,也确实是尽力了,要是端王世子还怪罪她,她也认了。

    纪云开的身体还很虚,可下床的力气还是有的,穿戴一番后,纪云开便去花厅等人。

    纪云开刚坐下,端王世子就进来了,纪云开本能的起身相迎,可惜身子不争气,还不等她起来,端王世子就进来了,并客气的道:“王妃身子不适,不必客气。”

    纪云开今天并没有带面具,右脸上的黑斑赤裸裸的展现在人前,可端王世子却像是没有看到一样,面带微笑,举止温雅又风度翩翩,端得是让人心生好感,可是……

    见识过端王世子的恶劣与毒舌,纪云开已经不会被他骗了,客气与端王世子寒暄几句,在端王世子不耐烦前,纪云开把下人都打发下去了。

    果然,下人一离开,端王世子就恢复了他的毒舌:“纪云开,这才几天你怎么把自己弄得这么惨?你都已经够丑了,还往死里折腾自己,难怪燕北王半点不心疼你,拿你去换萧十庆,换作本世子也会这么做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?外面的人都知道了?”纪云开脸色微变,不是生气亦不是尴尬,而是担心。

    要是京城权贵都知晓此事,以后还有谁会把她这个有名无实的燕北王妃当回事?

    她倒不是怕被人看不起,她主要是怕被人欺负,比如宫里那位。

    “放心,这事知晓的人不多,毕竟不是每个人都像本世子这么关心你。”端王世子知道纪云开在担心什么,虽然也想吓唬吓唬她,可看到纪云开惨白的脸,又有些不忍。

    这女人,总是有本事让他心软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就好。”不知道皇上看在燕北王妃这个身份,还能容忍她一二,不然要让皇上知晓萧九安一点也不在意她,她肯定会死得很惨。

    “喂,你的关注点是不是错了?你现在不是应该担心燕北王对你的态度吗?他今天会拿你去交换十庆郡主,明天也会拿你去交换别人,你个傻女人,你知不知道?”端王世子一如既往的傲慢、刻薄,可是纪云开却知道端王世子这是在提醒她,提醒她别傻傻的任由萧九安摆布。

    “多谢世子关心,我会注意的。”纪云开看着端王世子明明关心她,却故意摆出一副轻蔑不屑的别扭样,不由得笑了笑。

    端王世子还真是一个有趣的人。

    见纪云开还笑得出来,端王世子不由得恼怒:“注意有什么用,这世间多的是置妻子于不顾,甚至牺牲妻子保全自己的男人,你还算幸运的,至少萧九安有本事把你救回来,我母妃,我母妃她……”

    端王世子眼眶一红,哽咽了一声,后面的话半天也没有说下去,可就在纪云开以为端王世子不会往下说的时候,端王世子却低声缓缓说道:“纪云开,我一看到你就想到我娘,我娘她和你一样,被未婚夫所弃,最后只能嫁给名声败坏、无贵女肯嫁的端王。我娘是个很好的女人,她并没有做错什么,可端王却从不曾珍惜她。甚至,甚至在遇到危险,为了保全他心爱的表妹,把我娘推了出去。”

    端王世子从头到尾,直呼端王的名号,可见在端王世子心中,端王并不配做他的父亲。

    “纪云开,你知道吗?端王的表妹惹了祸,引来了劫匪,端王为了保全她,把我娘推给劫匪……当时我和妹妹都在马车上,他以为我睡着了什么都不知道,其实我什么都知道。可是,我又不能知道,舅舅家已经败落了,我要知道了端王的行径,端王肯定不会放过我,也不会放过我妹妹。为了妹妹,为了给我娘报仇,我必须什么都不知道,我必须叫那个贱女人为母妃,我必须天天笑,当作什么也没有发生。”

    端王世子说这话时一直在笑,笑得很灿烂,声音也很温柔,就好像是在说别人的事,可纪云开却从他的笑容看到了泣血的悲伤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