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75章075试探,第一次!

    第75章 075试探,第一次

    “凤祁师兄,你和小师兄先回天医谷吧。”这话纪云开醒来的那天就想说,可她却贪恋凤祁和费小柴带来的温暖,一直自私的拖着,不顾凤祁的身体,迟迟不肯开口。

    “小师妹,发生什么事了?”费小柴愣住了,傻傻的看着纪云开。

    昨天还好好的,怎么今天一见面就要他们走?莫不是小师妹还不相信他们?

    “凤祁师兄的伤在这里得不到好的照顾,还有十庆郡主……”纪云开看着凤祁,她知道凤祁明白她的话。

    她不是原主,她是学医的也有临床经验,虽然不曾为凤祁诊治,可也知凤祁的伤恢复得太慢了。

    “你脸上的毒,必须随我们一同回天医谷,让师父为你医治。”他要说服萧九安,同意纪云开跟他回天医谷,在没有见到萧九安前,他不能走。

    “凤祁师兄,你知道萧九安不会同意的。”虽然她与萧九安只相处了两日,可却很清楚那个男人有多霸道。

    如果没有新婚那日的强抢,也许萧九安会同意,现在已是不可能了。

    “而且你留得越久,十庆郡主越不会放过你。”萧十庆虽是因为失去心智,可却对凤祁十分依恋,甚至霸道。

    纪云开不知十庆郡主是真失了心智还是假的,但不管真假对凤祁来说都很危险。

    “凤祁师兄,除非你想娶十庆郡主,不然还是早些离开的好。”通过费小柴偶尔漏出来的话,纪云开可以肯定萧十庆喜欢凤祁,虽然她并不清楚为什么。

    “萧九安应该快回来了。”凤祁看着纪云开,眼神平静却坚决。

    显然,他不想轻易放弃。

    纪云开摇了摇头,原本不想说出来让凤祁和费小柴担心,现在看来不说不行了:“凤祁师兄,就算萧九安同意我随你回天医谷,皇上也不会同意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费小柴先一步问了一出来。

    “因为,皇上要的凤佩只有我知道在哪里,在没有得到凤佩前,皇上是不会让我离京的。”这是她最大的麻烦,也是她宁可牺牲自己也要救萧九安的原因。

    没了萧九安的庇护,就算她不用为萧九安陪葬,皇上也不会放过她。

    “凤佩?天启皇后的凤佩,你没有还给皇上?”凤祁不解的看向纪云开。

    经过这几天的相处,他可以肯定纪云开不是贪图荣华的女人,不然她不可能坦然的接受自己从皇后变成燕北王妃。

    “凤佩遗失了,我没有办法还给皇上。”这是她对凤祁和费小柴的信任,除去重生一事,她什么都可以告诉凤祁和费小柴。

    “遗失?”费小柴大叫,随即想到什么,忙压低声音问道:“是遗失还是被人偷走了?”

    “那不重要。”哪怕听到纪云开弄丢了凤佩,凤祁仍旧是一脸平静:“说一说,怎么丢的?”

    这就是凤祁,他能坦然面对凤、祁两家的遗弃,能坦然面对自己的身份,还有什么能让他失态?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,那天……”纪云开没有隐瞒,将她被人设计成自杀,醒来发现凤佩遗失的事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总之,我现在一点头绪也没有,完全没有怀疑的对象。”她怎么想也想不出,凤佩遗失最得利的人是谁,也就找不到怀疑对象。

    “这事很麻烦,皇上不会放过你。”虽说凤祁不得凤、祁二家可重,可他也是世家子弟,费小柴不知凤佩的重要性他却很清楚。

    纪云开苦笑:“最麻烦的是萧九安也知道此事。”并且还拿这事威胁她。

    “除了他,还有谁知晓?”凤祁终于明白,纪云开老实听萧九安摆布的原因了。

    “就只有你们,这事除了你们,我谁也不敢说。”连亲爹她都不敢说。

    费小柴感动坏了,当即拍胸脯道:“小师妹你放心,这事我一定替你保密,连我爹都不说。”

    “我很放心,要是不放心也不会告诉你们。”她是一个防备心很重要的,初见,她并不相信费小柴和凤祁,可在费小柴挡在她面前,在凤祁不顾伤重为她医治,忍着对十庆郡主的厌恶为她留下后,她无法再防备,也无法不信任。

    这两人,对她太好太好了,好到她觉得这是一场梦。

    可是,她不能自私的要求凤祁和费小柴一再为她付出,她无法心安理得的享受这份好而不回报。

    “凤祁师兄,你不用担心我,我现在怎么说也是萧九安的救命恩人,萧九安那人虽然自负、狂妄,可也不是不讲理的人,他不会为难我的。”至于其他人的为难,她却是不怕的。

    “不为难你,可也不会管你的死活呀。”费小柴小声的嘀咕了一句,一脸的不情愿意,可他也知他没有决定权,只能嘀咕两句。

    纪云开笑了笑,继续对凤祁道:“凤祁师兄,你身上的伤要紧,不然你的身子要是因此受损,我一辈子不会原谅自己。而且,只有你的身体好了,才能帮我更多不是吗?”

    她不知道她这番话能不能打动凤祁,凤祁和费小柴是不一样的人,凤祁看似温和、亲切,实则疏离,凤祁对她很好,可这份好总透着一份不真实,就像凤祁这个人一样,明明就在你眼前,可你却会觉得你抓不住他。

    她不是天真的小女孩,她不会拼命的去抓住凤祁,更不会过度的消费凤祁对她的好了,她很珍惜凤祁和费小柴对她的好。

    凤祁没有立刻回答,而是静静的看着纪云开,片刻后才开口道:“被你说服了,小师妹,等我的伤好后,再来帮你寻找凤佩的下落。”

    凤祁唇角微微上挑,扬起一抹淡淡的笑,眼中闪过一抹极浅极浅宠溺,不似平时的疏离,而是透着亲切。

    “凤祁师兄……”纪云开眼眶微红,有不舍,也有羞愧。

    她这话是在在试探凤祁,而凤祁明白了,给了她肯定的答复。

    凤祁无奈的摇摇头,伸手,摸了摸纪云开的脑袋,柔声道:“你是我的小师妹,好了……别想些乱七八糟的,乖乖的养身体,别再拿自己的身体胡闹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纪云开轻轻点了点头,有些眷恋凤祁掌心的温柔。

    第一次,有人拿她当孩子疼,拿她当孩子安慰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