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297章297幻觉,寻声而至!

    第297章 297幻觉,寻声而至

    解开了绳索,纪云开继续往下爬,这一次她比先前更仔细,当然速度也更慢了。余下不到四分之一的,她却和前先花得时间差不多,将将天黑才抵达崖底。

    而这个时候,距离凤祁失踪已经六天了!

    崖底下的温度很低,举目望去全是石头,一片荒凉,看哪都一样,完全看不出哪是哪,哪怕是方向感再好的人,在这里都有迷路的可能。

    “这要怎么找?”纪云开叹了口气,默默地抬头看崖顶,对比了一下方位,纪云开默默的往左走。

    她要是没有记错,她先前看到的痕迹,就是在她下来的左侧。

    往前走了不到百米,便无法视物了,纪云开将提前准备好油布取出来,寻了一块长条的石头,将油布包在一端,然后点燃,做照明用。

    油布灯的效果并不太好,举远了就看不到,为了寻找地上的痕迹,纪云开只能弯着腰,不多时就累得腰酸背疼,可纪云开也只是站起来缓了缓,又继续弯腰寻找地上的痕迹。

    不是她一定要这么拼,而是崖底寒气太重,她晚上根本不能睡,为了不浪费时间,她只能摸黑找人了。

    一路找找停停,效率极低,半个时辰后,纪云开倒是找到了一些痕迹,可地上的痕迹断断续续,时有时无,纪云开被折腾的晕头转向,找了大半夜才勉强找到一道还算靠谱的痕迹。

    “这是故意的?还是故意的呢?”抹掉痕迹,制造新的痕迹,这应该是为了掩饰行踪吧?

    这也就是她观察入微,记忆力惊人,这要换作普通人,得被凤祁和费小柴两个人玩死。

    寻到了痕迹,纪云开顺着痕迹一路找呀找,找得眼睛都快睁不开了,也没有找到凤祁与费小柴的影子。

    “累死我了。” 晨曦微露,朝阳初上,金黄的太阳从远处缓缓伸起,纪云开站起来,直直了酸痛得不行的腰。

    弯了一晚上的腰,她的腰都快断了。

    找了一晚上,寻到了石块、碎石子移动过的痕迹,却看不到有人出没的踪迹,纪云开不禁有些气馁,忍不住大声喊了一句:“凤祁,费小柴,你们在哪?”

    “在,在,在……”

    “哪,哪,哪……”

    回应纪云开的是一连串的回音,纪云开默了默,认命的从背囊里拿出干粮和水,干粮管饱,水只喝了一小口。

    她只带了一壶水,是要留给凤祁和费小柴的,不过她带了不少水果种子,水喝完了,他们可以吃水果。

    是的,纪云开已经做好了在凤祁、费小柴面前暴露异能的准备。

    当然,如果他们能在干粮吃完前走出去,那是最好不过,虽然她觉得不太可能。

    一夜未睡,吃饱了就开始犯困了,可现在还不能睡,太阳没有出来,温度不够高,真要睡着了她肯定会着凉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她可不能病倒。

    凭着强大的毅力,纪云开拖着疲累的身体继续前行,时不时的注意四周的情况,以免落入凤祁和费小柴的圈套,被两人故意留下来的痕迹带歪了。

    一路前行,直到太阳正当午,纪云开才停下来,吃了一些干粮,又用小黄瓜的种子催熟一株黄瓜藤,得到四根水嫩嫩的黄瓜和一把黄瓜种子。

    黄瓜汁多水嫩,完全可以代替水,不过纪云开舍不得多吃,只吃了一根便收起来了。

    见此时气温正高,纪云开寻了一块大石头,躺上去睡觉……

    她是人不是神,走了一天一夜真得很累了,要不是凭着毅力支撑,她早就倒下了。

    纪云开是一个十分自律的人,且在户外她也不可能久睡,一个半时辰后纪云开醒了,然后继续赶路……

    睡了一觉,养足了精神,纪云开的步子比先前更快了,而越往前,她发现这里的痕迹越明显。

    “可能就是这附近了。”纪云开眼前一喜,边走边扯着嗓子大喊:“凤祁师兄……费小柴,你们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喂……凤祁师兄?你听到没有?”

    “费小柴,你听到了就回一句,我来找你们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纪云开一边走一边喊,喊得嗓子都哑了,啃了一根黄瓜又继续喊……

    崖底,简易的石洞里,凤祁躺在地上,身上到处都是擦伤,露在外面的肌肤烧得通红,嘴唇干得发裂,已经失去了意识。

    费小柴一身是血的靠在石头上,他的右腿折断了,血肉模糊,脸色惨白的吓人,不过还有气。

    许是听到了动静,费小柴耳根动了动,倏地睁开了眼,干涩的眸子崩发出强烈的求生欲望,干枯的嘴唇动了动,用低到不能再低的声音自问:“我好像听到了小师妹的声音。”

    “凤祁师兄……费小柴,你们在哪里?”

    声音越来越近,费小柴初时还以为自己快死了,这是他死前的幻觉,可随着纪云开一声又一声叫唤,费小柴终于相信是纪云开来找他们了。

    “小师妹,我们,我们在这里……”费小柴已经没有力气喊话了,声音弱的只有他自己能听到。

    “小师妹,小师妹……”费小柴挣扎着要起来,可失血过多,加外又饿又渴,让他根本站不起来。

    可是费小柴知道,他不能放弃,这也许是他和凤祁唯一活下来的可能,哪怕是爬,他也要爬出去:“小师妹,小师妹……”

    费小柴趴在地上,爬到洞开就再也动不了,因为洞口有一块大石头,拦住了他的路。

    用尽全身的力气,费小柴也无法将挡在洞口的石头移开,心里又急又悔:“小师妹,小师妹……”

    这块石头是他特意寻来的,挡在洞口是为了挡住追杀他们的人,却不想现在却成了他求生的阻碍。

    “小师妹……”费小柴愤愤地喊了一句,可声音却传不出山洞。

    “小师妹,我在这里,我在这里……”不知道是不是错觉,费小柴总觉得他透过石缝看到了纪云开的身影,可是纪云开背对着他,越走越远了。

    “不,不……云开小师妹,我在这里,我们在这里呀。”费小柴急得大喊,可声音却弱得吓人,用手去推挡在洞口的石头,除了在石头上留下一个个血印外,什么效果也没有。

    “小师妹,小师妹,我在这里呀!”恍惚间,费小柴觉得纪云开的声音越来越远了,绝望的他愤愤的将手边的石头丢了出去……

    “咚……”小石块从石缝砸了出去,撞在外面的石头上,发出一声轻唤,漫无目标寻人了纪云开听到声音,猛地回头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