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296章296遇上,相逢不相识!

    第296章 296遇上,相逢不相识

    纪云开脸上的黑斑是她的标志,不管认不认识纪云开的人,只要看到她脸上的黑斑,都知道那就是纪云开。

    同样,看到一个脸上干干净净,背着竹篓的普通乡下村姑,谁也不会认为她是纪云开。

    萧九安派来的侍卫不会,暗卫不会,在暗处盯着她的北辰人、南疆人也不会,在重重监视下,纪云开没有惊动任何人,平安脱身了。

    离开温泉庄子,纪云开去镇上换了一身装扮,又去市场上买了许多东西,有种子、有干粮还有粗绳,要不是铁器管制的太严格,纪云开还会考虑买几把铁器。

    准备齐全后,纪云开这才骑马赶往望风崖。

    她知道,这个时候望风崖四周必然聚集了各路人马,她一出现就会被人发现,可就算是如此她也得去。

    算算时间,凤祁已经失踪了四天,再拖下去就算凤祁没事,也会活活饿死在望风崖。

    她可是查了,那个鬼地方根本没有吃的东西,凤祁在望风崖被困得越久,死在望风崖的机率就越高,所以她必须尽快赶到,哪怕为此暴露行踪也在所不惜。

    而且,就算真得暴露了行踪她也不怕,身为大夫最擅长的就是用药,她来之前做足了准备,什么乱七八糟的药都带了一些,真要遇上了找茬的,哪怕是高手,她也不怕,别忘了她还有天医神针。

    她,不是那么好欺负的。

    纪云开的骑术很好,与原主无关,是纪云开自己学的,她学得时间不长,但她观察能力与记忆力都十分好,学什么都快,旁人花十天半个月才能掌握诀窍,她顶多一天就会。

    是以,旁人嫉妒她也是情有可原的事。

    自凤祁失踪后,从京城到望风崖的这段路,就聚集了各方人马,有北辰的,有凤家的,也有燕北王府的……

    纪云开并没有隐藏行踪,她一出现就被人发现了,只是她一副生面孔,不管是北辰人、凤家人还是燕北王府的人,都没有认出她是谁。

    是以,三方人马即使看到了她,也猜到了她是冲着凤祁去的,却没有对她下手。

    毕竟,他们埋伏在这里都是有目的的,目标人物没有出现,他们轻易不会暴露,以免被隐藏在暗处的对手给围了,得不偿失。

    再说了,能进入望风崖并不代表能找到凤祁,就算能找到凤祁,也不代表他们能活着出来。

    与其现在动手,为一个小人物而打草惊蛇,不如再等等,指不定这姑娘就死在望见崖,就算没有死有那里,等她从望风崖出来再解决也不迟。

    因三方人马互相牵制,纪云开这个“非目标人物”,便在他们的眼皮底下走进了望风崖,让纪云开大呼庆幸。

    是的,庆幸,庆幸她不爱美,先前没有为了漂亮而用药遮住脸上的斑,不然这次绝不会这么顺利。

    望风崖很大,有无数个山头,可以说是群山林立,且全是石头山,偶有杂草长出来,也少得可怜。

    纪云开收到的消息很简单,只知道凤祁在望风崖失踪了,至于在哪个山头失踪的,纪云开半点也不知。

    好在纪云开擅长观察,只要哪个地方有动过的痕迹,纪云开就能看出来,且望风崖因无草、无树、无猎物,平日极时有人过来,是以只要她寻到了人走过的痕迹,大至就能找出凤祁在哪里失踪了。

    纪云开是个有耐心的人,且因为一毕业就在军中工作,她骨子里有军人的坚毅,也有军人不折不扣完成任务的态度。

    进入望风崖,纪云开弃马而行,一路仔细查看痕迹,寻了两天一夜,终于找到了人有走过的痕迹。

    根据现场的痕迹,纪云开推断费小柴应该和凤祁在一起,且两人一起从山顶掉了下去。

    山底有多深纪云开不知道,崖壁全是凹凸不平的石头,时不时就有大石头从崖壁凸出来,遮挡了视线,站在山顶上根本看不到山下的情况。

    “只能下山了。”纪云开四处寻找,终于找到了一处能下山的地方。

    纪云开参加过特训,爬个山对她来说并不是太难的事。

    纪云开用带来的粗绳做安全绳,固定好一头,然后绑在自己身上,她知道这样的绳子根本不禁磨,被尖锐凸出来的石头磨多了,必然会断,但了有胜无呀。

    “呼……”纪云开深吸了口气,取出一双粗布手套,又将绑在小腿一侧的匕首取了出来,然后借着崖壁的支撑,缓缓往下……

    纪云开用牙咬着匕首,双手攀着凸出来的石头,一步一步往下走,要是寻不到可以支撑的地方,就将匕首插入石缝里,借此固定身形。

    纪云开知道下山的危险,每一步都走得很小心,就怕一个不注意摔了下去……

    至于束在腰上的安全绳?

    纪云开并没有指望这绳子能派上用场,只是起一个防范的作用,以防万一罢了。

    石头山也有石头山的好处,崖壁上不仅有凸起石头做支撑,还不用担心有草丛、树木遮挡视线,纪云开一路往下,每一步都走得极稳,可是意外还是发生了。

    “哗啦……”纪云开一脚踏在一块凸起的石头上,却不想那块石头风化的严重,一脚踩下,石头瞬间变成粉一样,根本无法支撑,纪云开一脚踏空,摔了下去……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纪云开条件反射性的尖叫了一声,却没有因此慌神,而是飞快的握紧匕首,努力调整方向扑向崖壁,以保证自己能碰到崖壁。

    “嗞嗞嗞……”匕首划过崖壁,闪过一连串的火花,纪云开不断的往下落,直到……

    “咚”的一声,绑着她的绳子绷紧,才稳住了身形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这根绳子还真的起了作用。”纪云开身上、脸上被石块划了无数道,脸上甚至有两道血痕,可她却不觉得疼,劫后余生的她只想笑。

    “吱吱……”绳子支撑不住,发出刺耳的声响,纪云开顾不得高兴,忙将匕首插在石头上,稳定身形,同时将身上的绳索解开。

    没办法,绳子的长度有限,而她现在所站的位置,离崖底还有一段距离,想要继续往下,就必须解开绳索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