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295章295离开,女人一向得寸进尺!

    第295章 295离开,女人一向得寸进尺

    诸葛小大夫是个藏不住话的人,见纪云开这副样子,小声的问了一句:“王妃,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她自己弄的,怎么可能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是故意要出来的?”不想让王爷看到你这副样子?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纪云开飞速否定,可不管是诸葛小大夫还是暖冬都不信,两人对视一眼,无声叹了口气,又移开了视线。

    诸葛小大夫心里闷得难受,可仍旧如实的道:“王妃,你的脸……我暂时没有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纪云开声音很轻、很稳,就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,可越是如此,诸葛小大夫与暖冬越发不放心。

    “王妃,你别担心,会好的,你的脸肯定会好起来的,实在不行我去找我师父,我师父他肯定能医好你的毒。”诸葛小大夫看着纪云开的脸,心里堵得难受。

    纪云开勾了勾唇,想要笑,可却怎么也笑不出来,暖冬鼻子一酸,哭了出来:“王妃……”她终于明白,王妃为什么非要离开王府不可,她是不想王爷看到她这个样子。

    “暖冬,你过来。”纪云开这下终于笑了出来,朝暖冬招了招手。

    “王妃……”暖冬上前,纪云开却让她再靠近一点,暖冬以为纪云开有什么话要对她说,再次上前,可是……

    脖子突然一痛,暖冬瞪大眼看着纪云开,嘴巴张了张,却一句话也没有说出来,两眼一闭,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晕倒前,她听到纪云开说:“暖冬,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对不起?王妃对不起她什么?王妃她,她到底要做什么?

    带着满心的不安与惶恐,暖冬闭上了眼,失去了意识。

    “王,王妃……”突来的变化,把诸葛小大夫吓了一跳,诸葛小大夫愣愣地看着纪云开,不知该做何反应。

    “嘘!”纪云开比了一个禁声的手势,轻轻跃下床,将暖冬身上的有服脱了下来。

    诸葛小大夫见状,忙转过身不敢看,纪云开也不理会他,三两下将暖冬的外衣脱下,穿在自己身上,并把暖冬塞进被子里。

    “好了。”收拾好一切,纪云开才拍了拍诸葛小大夫的肩膀,示意他可以转身了。

    “王妃你要做什么?”诸葛小大夫压低声音,小声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要去找凤祁。”不管有什么陷阱在等着她,她终归要去看一看。

    “王妃,你你要自己去?”诸葛小大夫吓得结巴了,连连摇头:“不行不行,这太危险了。”

    “安静。”纪云开低声呵了一句:“望风崖那个地方,普通人活不了多久,但我可以,你放心我有准备。”

    不就是一个寸草不生的地方吗?有种子,她在哪里都不愁吃。

    “可是,可是……”诸葛小大夫还想劝说,可纪云开却不给他说话的机会:“好了,我费了这么多功夫才能脱身,你别再劝我了,我已经决定了。”

    “太太危险了。”诸葛小大夫苦着一张脸,心里暗暗后悔,早知道这样,他就不把凤祁公子的消息说给王妃听了。

    “危险我也要去,我脸上的毒只有凤祁能医。好了,不说这些了……我会给暖冬留一封信,到时候她醒来,应该会帮我隐瞒,就算不帮我隐瞒也无事,昨晚很多侍卫都看到了我的脸。”等到暖冬醒来,至少是三个时辰后,有这么长的时间,她早就走远了。

    “王妃,你的脸……不要紧吗?”诸葛小大夫这才记起,纪云开此时满脸都是毒素,这个样子怎么出门?

    “不要紧,我抹了一点东西才会变成这个样子,用药粉洗掉就好了。”纪云开走到水架旁,往水盆里洒了一些药粉,待到药粉完全融化,便用手拭脸,很快脸上的黑斑就消失了,只留下右脸上那几道。

    她天天摆弄那些花草,进出诸葛小大夫的药房,偷藏一点药再正常不过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抹上去的,吓死我了。”见纪云开恢复如常,诸葛小大夫这才安心。

    “好了,不说这些,你想办法把门外的侍卫调走,我好出去。”她和暖冬身形相仿,但终归不是同一个人,不能让太多人看到。

    诸葛小大夫挣扎了一下,点头同意了。

    王妃决定的事,他左右不了,他能做的就是帮助王妃。

    诸葛小大夫深吸了口气,脚步匆匆地跑了出去,以需要救命药草为由,将院内的侍卫支了出去,又把司棋、入画和侍书支去熬药做早膳。

    当然,就算是这样,纪云开的院子外还有四个侍卫,不过这对纪云开来说并不麻烦,借着药粉,纪云开将脸上的黑斑遮住,给暖冬留下一封似而非言的行,形色匆匆的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她其实能调出药粉,暂时遮住脸上的黑斑,只是她从来没有做过,因为她觉得没有必要。

    在她看来暂时的遮住,并不能解决问题,与其自欺欺人,不如大大方方地让人看到脸上的黑斑,反正她不在乎。

    京中,包括燕北王府的人,都知道脸上有黑斑的才是纪云开,这块黑斑成了她纪云开的标志,而现在则方便了她。

    毕竟,侍卫绝对想不到,她脸上的黑斑能遮住。

    “暖冬”快步往外走,侍卫只看到了一个侧面,见“暖冬”脚步匆忙,以为纪云开有事了,并没有过问。

    成功出了院子,纪云开火速来到下人房,换了一身村里姑娘的土布衣服,又梳了两个大辫子,看着和村里的姑娘没有什么两样。

    顶着乡下姑娘的装扮,纪云开顺利出了庄子,侍卫半点也没有起疑。

    没办法,侍卫刚到,还没有把庄子上的认全,且侍卫做梦也没有想到,纪云开能把脸上的黑斑掩住。

    要知道,身为侍卫并不敢盯着纪云开看,且纪云开脸上有那么一大块黑斑,是个人都不会认错,突然出现一个脸色腊黄却干干净净的姑娘,他们就是做梦也想不到,这个姑娘是纪云开。

    成功走出温泉庄子,纪云开长长地松了口气,她没有回头,她仍旧闷头往前走。

    她要尽快离开庄子,赶往望风崖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