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294章294狠,早就有准备!

    第294章 294狠,早就有准备

    非去不可!

    或者说纪云开执意不肯现在搬进寒水堂,就算不去温泉庄子休养,她也不要搬去寒水堂养病,这一点纪云开十分坚持。

    萧九安自是不想同意,可想到纪云开昏迷前说的话,萧九安沉默片刻,说道:“从温泉庄子回来,你就住进寒水堂,这一点不容商量。”

    他知道纪云开执意外出养病必有所图,不过他愿意成全,只要到时候纪云开心甘情愿搬进寒水堂。

    今天看到纪云开死气沉沉的样子,他越发的肯定,他要的不是一具会呼吸的娃娃,他要的是活生生的纪云开,会说话,会笑,会动的纪云开……

    纪云开没有立刻回答,而是盯着萧九安看了许久,才沉重的应了一句:“好!”

    “很好,本王会派人去温泉山庄保护你。纪云开,记住本王的话,别跟本王玩花招。”他纵容纪云开任性,纵容纪云开恃病而娇,但也有限度。

    纪云开最好不要挑战他的忍耐极限,而他这个人的极限一向低。

    “我只想找一个没有你的地方,好好享受最后的安静,不可以吗?”纪云开看着萧九安,冷笑。

    花招?

    她身边到处都是监视的人,每说一句话,每走一步都有人说给萧九安听,她能耍什么花招?

    她能做的,只有从自己身上下手,对自己狠。

    纪云开这话可谓诛心,要说不满那是必然的,可萧九安却没有表露半分,只是冷冷一笑:“好好享受你最后的安静,以后你只能呆在本王的身边。”

    纪云开没有说话,笑得嘲讽……

    “别这么看本王,本王会忍不住挖掉你的眼睛。”萧九安伸手,捂住纪云开的双眼:“本王给你半个月的时间,这半个月不管你想做什么,本王都成全你。半个月后,乖乖地回来,乖乖地住进寒水堂。”

    纪云开身子一僵……

    他知道了!

    萧九安知道了!

    他到底知道多少?

    话落,萧九安不再看纪云开,转身往外走……

    纪云开猛地眼开眼,看着萧九安血色的背影,突然笑了出来,笑得讽刺,笑得眼泪直掉……

    她一向懂人心,可却不懂萧九安,完全弄不懂。

    不过,懂不懂并不重要,她已经开了局,就再无回头的可能。

    萧九安一走,纪云开就唤来暖冬,让她收拾一下,她今天就要出城去城外的温泉庄子,同时也把诸葛小大夫带上了。

    她是病人,病得很严重,需要大夫。

    纪云开的东西并不多,且刚刚才包好送到寒水堂,现在只要拿出来,放到马车上就行了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,纪云开出发,前往城外的庄子。

    紧盯燕北王府动静的探子,立刻将消息传给自家的主子,纪云开刚出城,皇上、天武公主、北辰天阙就知道纪云开吐血,病情加重一事。

    “莫非纪云开真要死了?”皇上皱眉,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滋味,总之不像先前那般,听到纪云开要死的消息就觉得高兴。

    “争来争去,最终争不过命。是燕北王妃又如何?得到萧九安的维护又如何?死了便什么也不是。”天武公主亲眼见到过纪云开有多虚弱,她不认为纪云开是装病。

    真要装病,那纪云开下的本钱也太大了。

    北辰天阙收到消息,却是微微一笑:“真是一个聪明的姑娘。”他或许是唯一一个,认为纪云开在装病的人。

    毕竟,凤祁的消息是他亲手送到纪云开手里的,而纪云开一收到消息就吐血晕倒,要说这是巧合,他是不信的。

    当天夜里,纪云开一行人终于抵达了城外的温泉山庄。庄子并不大,但因为有一处小温泉,是以价值不菲。

    当然,这么值钱的小庄子自然不是燕北王府的产业,而是纪云开的陪嫁,也算是她陪嫁里相对有价值的一处财产,可惜纪云开从来没把它当回事。

    庄子管理得极好,并没有发生什么奴大欺主,欺上瞒下的事。

    说实话,就算庄子上的人想要欺主,在看到纪云开身后一溜的侍卫后,也不敢了。

    萧九安给纪云开安排了三十个侍卫,每一个都是上过战场、见过血的,那一身肃杀之气别说庄子上的普通百姓,就是军中的小兵也不敢放肆。

    因为来得突然,事先庄子上什么也没有准备好,折腾了大半个时辰,暖冬才收拾好了纪云开的住处,而这个时候纪云开已累得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王妃只是睡着了,你不用担心。”经诸葛小大夫诊断,确定纪云开只是累着了,暖冬这才安下心,交待侍书和入画照看纪云开后,这才去收拾其他的房间。

    一行人忙到子夜时分才将将安顿好,侍卫还好,他们早就习惯这种强度的工作,随纪云开来的四个丫鬟,却是累得不行,可不等她们去休息,就发现纪云开脸上的黑斑突然扩散,瞬间布满了整张脸,十分恐怖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照顾纪云开的侍书与入画吓得大叫一声,立刻引起了侍卫和其他人的警觉。

    “嘭……”门被撞开,侍卫飞速地冲进来,问道:“发生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“王妃,王妃的脸……”侍书和入画指着床上的纪云开,嘴唇直哆嗦。

    侍卫见不是纪云开出事了,暗松了口气,可在看到纪云开的脸后,一个个面色凝重,赶紧让人去唤诸葛小大夫。

    诸葛小大夫离得稍远,待到他匆匆赶来,侍卫已经出去了,屋内只有暖冬四人,诸葛小大夫看到纪云开满脸都是黑斑也吓了一跳,忙上前诊断,却不见有毒发的迹象,稍稍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毒素扩散了,但没有毒发,王妃暂时没有生命危险。”只是好好的毒素怎么会扩散呢?

    诸葛小大夫想不明白……

    还有,王妃脸上的毒明明没有发作,怎么会昏迷不醒呢?

    莫不是引发了什么新的病症?

    诸葛小大夫心中担忧,顾不得疲累,与暖冬一起守了纪云开一夜,第二日纪云开醒来,得知自己满脸都是黑斑,沉默许久才说了一句:“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显然,她早就知道了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