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293章293达成,侍病而娇又怎样!

    第293章 293达成,侍病而娇又怎样

    月雾草的效果立竿见影,服下药不到一刻钟纪云开就醒了,只是她并不说话,双眼空洞的看着床顶,好似心如死灰,生无可恋一般。

    “王妃,你别吓我!”暖冬见纪云开这副样子,吓得眼泪直掉,可又不知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诸葛小大夫在门外,听到暖冬的声音,快步冲了进来,大喊:“王妃醒了?”

    萧九安原本走在诸葛小大夫前面,可诸葛小大夫一跑,他便落后了。

    萧九安没有说话,只是皱了皱眉,加快了步子,一进屋就听到暖冬说道:“诸葛大夫,你来得正好,你快看看,王妃她醒了却不言不语。”

    暖冬看到诸葛小大夫,就像是看到了救命稻草一般,连忙起身,让诸葛小大夫上前。

    至于紧随诸葛小大夫进来的萧九安?

    暖冬还真没有看到,她一双眼都粘在纪云开身上,生怕纪云开出事。

    “王妃,你能听到我说话吗?”诸葛小大夫半跪在床边,伸手替纪云开把脉,同时不忘跟她说话,可是纪云开仍旧没有回应。

    “王妃……”诸葛小大夫急切的唤了数句,却仍旧不见纪云开回应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萧九安上前,暖冬这才发现他进来了,连忙跪下请罪,可萧九安却看也不看他,直接走到床边。

    “王妃她……好像伤神了。”诸葛小大夫不敢说纪云开哀莫大于心死,只能选择一个中和的词。

    “伤神?”萧九安居高临下的看着纪云开,见她像死尸一样平躺在床上,不笑不语,心里莫名的闷得难受,就好像心脏被人抓住一样。

    他原先以为,他并不在意纪云开怎么想,甚至她的意愿也不在他的考虑范围内,可是……

    看到像木头一样的纪云开,萧九安却突然发现,哪怕这样的纪云开,身上仍有让他安定的气息,他也不想抱着这样的纪云开睡,就算抱着了他也睡不着。

    “王妃心情郁结,这对她的身体不利。王妃脸上的毒太霸道了,月雾草只能勉强压制毒性,且毒这种东西越是越制,待到日后暴发出来会更严重。”诸葛小大夫诊完脉,轻叹了口气,起身,站在一旁。

    “心情郁结?”萧九安当仁不让的在纪云开身旁坐下,盯着纪云开看了片刻,才道:“因为搬进寒水堂的事?”

    纪云开没有回答,只是看着她,黑亮的眸子盈满悲伤与控诉。

    她该说的话晕迷前都说了,她赌,赌萧九安有万分之一的在乎她,只要有那么一丝的在乎她,她就赢了。

    “出去。”萧九安抬手,示意诸葛小大夫和暖冬滚蛋。

    两人犹豫了一下,默默地退下,暖冬知道原因,自然明白能开导纪云开的只有王爷,而诸葛小大夫虽不知原因,可也知整个王府能让纪云开心情郁结的,恐怕只有王爷了。

    让王爷和王妃单独谈谈也好,不然就算王妃脸上的毒解了,王妃也不开心,而不开心真的会要一个人的命。

    暖冬最后出门,还顺便将门窗关上了,好方便萧九安与纪云开说话。

    萧九安看着纪云开,并没有立刻说话,而是伸手戳了戳她的脸。

    这个动作他先前就想做,只是当时两人隔得太远,不好下手,现在……

    脸颊不鼓了,戳起来就感觉少了点什么,萧九安颇为遗憾。

    不过,难得纪云开不吭声不反抗,虽说手感差了一点,萧九安还是很认真的戳了两下,还换手戳了另一边。

    “够了!”纪云开忍了很久,见萧九安没完没了,终于忍不住了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简直是够了,没看到她心情不好吗?

    “肯说话了?”萧九安收回手,一脸正经,就好像刚刚个手戳人的不是他一般。

    “我不想看到你。”纪云开闭上眼,心里憋屈的不行。

    她都气得吐血了,这个男人就不能正常一点吗?

    这真是有点在乎她?

    莫不是她想太多了,不对,肯定是她想太多了,萧九安怎么可能会喜欢她,或者在乎她?

    “北辰天阙盯上了你。”萧九安像是没有听到纪云开的话一般,自顾自的说道。

    他才不是跟纪云开解释,他只是告诉纪云开,他没有纪云开想得那般龌龊。且他萧九安真要找女人,什么女人找不到,至于逼迫纪云开吗?

    纪云开也太看得起自己了。

    “然后呢?”看样子,端王世子这个挡箭牌并不好用。

    “你住在这里不安全。”所以,搬去寒水堂吧,有他在北辰天阙伤不了纪云开。

    至于真实的原因?

    他是绝不会让人知晓的。

    “寒水堂就安全了吗?”且她这是要躲一辈子吗?

    “有本王在便是安全。”萧九安理所当然地说道,语速不变,可见在他看来,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。

    “我要躲一辈子吗?且你也不可能十二个时辰盯着我。”她不知道萧九安要她搬到寒水堂的真正原因,但可以肯定这绝对不是真的理由。

    萧九安没有那么在乎她,这一点她可以肯定。

    “纪云开,本王这是在帮你。”见纪云开不相信,萧九安怒了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,那么聪明做什么?

    “是真是假只有你自己明白,不过这都不重要了,我现在这个样子,不适合搬进寒水堂。如果可以的话,我想要去温泉庄子休养一段时间,待心情平复,身体养好了再搬进寒水堂。”纪云开侧过脸,不去看萧九安。

    她有九成的把握,萧九安无法从她的眼中看出什么,可仍旧不想看萧九安那双仿佛能将一切看透的眸子。

    “你想去温泉庄子?”合着他刚刚的话全都白说了,这女人仍然要出去。

    “我想要安静的养病,燕北王府不适合养病。”她刚刚被气得吐血了,要外出冷静一下,很正常对不对?

    “你可知危险?”明知北辰天阙盯上了她,还要外出,纪云开什么时候这么不怕死了?

    “正好可以拿我当诱饵引北辰天阙出来。”她不知北辰天阙盯上她的事是真是假,但不管真假都没有关系,北辰天阙终究会动手的,与其在家坐立不安,天天担心北辰天阙出手,不然主动出击,把北辰天阙诱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是非去温泉庄子不可?”萧九安明白了,纪云开哪里是为了诱北辰天阙,她是不想呆在燕北王府,或者说不想呆在他身边。

    他就这么惹纪云开讨厌?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