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71章071黑锅,抱怨是这世间最无用事!

    第71章 071黑锅,抱怨是这世间最无用事

    一刻钟后,金针颤抖的频率渐缓,凤祁这才坐起来道:“准备一桶热水,让人抬进来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大夫见凤祁看着他,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,跳起来道:“我这就去,我这就去……”

    诸葛大夫三步并做两步跑到外面,让人抬热水进来。

    管事一直在外面候命,听到大夫的话点了点头,说道:“诸葛大夫,请转告凤祁公子,生鹿寻到了,可要现在放血?”

    “你等等。”诸葛大夫嘭的一声把门关上,又跑去问凤祁,得到凤祁的答案,又跑去跟出去交待管事,完全就是一个传话筒,可他自己做得很开心。

    纪云开的院子一直备着热水,很快下人就把热水抬了进来,看到倒在角落里的两个丫鬟抬水的粗妇吓了一跳,差点把水撒了。

    诸葛大夫虽然看着好欺负,可却不是没有脾气,见状冷着脸道:“在王府做了这么久做的,什么该看什么不该看还不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奴才明白。”抬水的粗妇吓得脸色发白,再不敢乱看,低眉顺眼的把水放下,再不敢乱瞄。

    凤祁让费小柴把他推上前,试了温度后,指着桌上的药瓶道:“把药倒进去。”

    一共六个瓶子,有的装的是药丸,有的装的是切水,一一倒入水中后,水依旧是清澈的,但却散发着浓浓的药味。

    “好了,把云开抱进去泡着。”凤祁继续指费小柴。

    “要穿上衣服吗?”费小柴虽然没啥男女之别,可想到之前丫鬟的话,忍不住纠结起来了。

    他要抱了,会不会给小师妹带来麻烦?

    “披件外套,抱下去。”凤祁知道费小柴在想什么,可他不觉得萧九安的看法很重要。

    萧九安不把他小师妹当妻子,他小师妹就会把他当丈夫吗?

    “好咧。”有凤祁发话,费小柴就不用纠结了,抱起纪云开小心的放入浴桶里,看到纪云开左手腕上的伤,费小柴皱了皱眉,却没有说什么。

    纪云开失血过多,身上却没有伤口,不用查也知伤在哪里。

    轻轻的摸了摸纪云开手腕上的伤,费小柴眼中闪过一抹自责:“云开小师妹,师兄没有保护好你,师兄真没用。”

    明明小师妹就在他们面前,可他们却没有办法把小师妹带走,真是……

    “老大,我们能把小师妹带走吗?”这才两天一夜,燕北王就把他们活蹦乱跳的小师妹,折腾的只剩下一口气,日子长了可要怎么办呀?

    “会带走的。”今天带不走,总有一天也会带走,燕北王府对纪云开来说不是一个好地方,燕北王也不是纪云开的好归宿。

    他凤祁的师妹,天医谷的小弟子,值得最好的一切。

    “哦!”费小柴闷闷不乐的应了一声,神情有些蔫蔫的,像是受了极大的打击一般。

    凤祁见状,摇了摇头,决定给费小柴找点事做:“去,取两碗新鲜鹿血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这就去。”果然,有事情可做了,费小柴就不再胡思乱想了,立刻精神了起来。

    不假他人之手,费小柴亲自宰了那头鹿,把所有的鹿血都端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老大,鹿血来了,还是热呼着呢。”费小柴端着一大盆鹿血走了进来,神情有些亢奋。

    只一眼,凤祁就知道费小柴肯定做了坏事:“说吧,你做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嘿嘿……”费小柴奸笑一声:“就知道瞒不过老大你,我私下问了萧九安在哪里,然后……给那头鹿留了半条命,喂了点药,把它放到萧九安的院子去了。”

    癫狂的鹿最是难缠,就算萧九安本事强,不会被鹿弄伤,可也够他头痛的。

    哼哼,让萧九安欺负他师妹,不给他点教训,还真当他小师妹是好欺负的。

    “你呀……”凤祁无奈的摇头,可看费小柴一提起萧九安就一脸愤慨,到底不忍说他什么:“下不为例。”这种小招术,于萧九安而言不痛不痒,萧九安根本不会看在眼里。

    “放心啦,我知道分寸,不会让小师妹难做的。”他们现在没能力带走小师妹,小师妹还要在燕北王府呆一段时间呢,要把燕北王得罪狠了,小师妹的日子肯定会不好过。

    他就是开个无伤大雅的玩笑,萧九安就算膈应,也不会跟他计较。

    “既然知道分寸,还不快把鹿血喂小师妹喝下。”真不知费小柴这性子像谁,明明师父和死去的师娘都不是这个性子呀?

    “喂两碗?好咧,保证一滴不洒。”费小柴精神亢奋,做什么都有劲,当即打了一鹿血过来,捏开纪云开的下巴就要灌,可刚一碰就发现不对:“老大,你快看,小师妹的嘴角,被人捏紫了。”

    纪云开一脸青灰,看到她的脸最先注意到的,就是她脸上的黑斑,再加上她的上衣被脱了,不管是凤祁还是费小柴,都不好盯着她正面,以至于直到现在才发现她嘴角的伤。

    “许是喂药的时候弄伤的,给小师妹抹点药。”从萧九安的态度,就可以看出纪云开在燕北王府并不受重视,下人喂药粗暴一些也是正常的。

    可怜的萧九安,默默地为萧少戎背了黑锅。

    “萧九安太可恶了,小师妹可是因为他,才落得这个地步的,他的怎么可以纵容下人欺负小师妹,我小师妹又没有得罪过他们,凭什么伤害我小妹。”费小柴说着说着,眼眶就红了。

    他越想越替纪云开不值,他小师妹招谁惹谁了,凭什么一个个欺负他小师妹。

    “好了,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,你喂鹿血时仔细些,别再伤着云开了。”凤祁虽心疼,可却不像费小柴一样抱怨不休。

    在被凤、祁两家同时遗弃后,他就明白抱怨是这世间最无用事,有力气抱怨了不如做一些有意义的事。

    费小柴吸了吸气,闷闷的点头,小心翼翼的捏开纪云开的嘴,一点一点将鹿血灌进去,可是……

    纪云开无法吞咽,没灌两口,鹿血就溢了出来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