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68章068无耻,一辈子被皇上毁了!

    第68章 068无耻,一辈子被皇上毁了

    萧九安一回京,皇上就下旨宣他进宫,所有人都以为萧九安此行凶多吉少,可是……

    一个时辰后,萧九安不仅安全出宫,还拿到了大批的赏赐。看样子萧九安不仅没有被皇上训斥,还被皇上夸赞了。

    “真是奇了!”

    “看不懂呀,看不懂呀,皇上怎么会赏赐燕北王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不仅仅是外面的人,就是萧少戎也不能理解,萧九安一回来,他就围着萧九安来回打转,嘴里不停的念叨:“不可能!”

    “看不懂!”

    “皇上是撞了邪吗?怎么会赏赐你?”

    “你打了胜仗回来也不见皇上赏赐你,怎么你抗旨不遵,私自出京,还能得到皇上的赏赐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萧九安被他念的烦不胜烦,冷着脸道:“萧少戎,你够了……该滚了!”萧家少主没事呆在他的王府,像什么样?

    “走之前,你先说说皇上为什么赏赐你。”冷冰冰的燕北王府,连点人气都没有,真当他愿意呆呢。

    “皇上赏给纪云开的。”萧少戎不是外人,不必隐瞒。

    “什么?赏给纪云开的?皇上他这是什么意思?”萧少戎不愧为是萧家少主,只一句话就明白了皇上的用意。

    “如你所想的那般。”萧九安嘲讽的道,眼中闪过一抹不屑。

    不是他看不起皇上,而是皇上太自大了,在皇上眼中恐怕除了他自己外,旁人都是傻子。

    “皇上……还真是不要脸了,纪云开可是救了他的命呀。”说到这事萧少戎就忍不住心寒。

    当时皇上身中奇毒,众太医束手无策,那时候一众大臣都在考虑另立新君的事,就连皇上自己也准备安排身后事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纪云开站了出来,以命相赌,说如果解不了皇上的毒,她陪皇上一起死。

    为了配出解药,纪云开给自己下了相同的毒,以身试药,为了寻出解药,纪云开喝了不下百副的药,生生把绝世倾城的容貌给毁了。

    纪云开以命相救,才换来皇上的生机,皇上不感恩便罢,事后居然以纪云开貌丑无国母之姿为由,解除了他和纪云开的婚约。

    当时,已有不少人为之心寒,不过大部分人都能理解,毕竟天启不能有一个丑颜皇后,解除了婚约没有什么,只要事后给纪云开足够多的赏赐,许她一世安稳荣华便好,可是皇上做了什么?

    皇上不仅没给纪云开赏赐,反倒把她赐给了仇视她的燕北王萧九安。

    当时九安也中了毒,和皇上中的毒有七成相似,但比皇上还要凶险,萧十庆见皇上的毒解了,便想请纪云开再配一副解药,或者请纪云开把解药的配方拿出来,好方便大夫研究。

    纪云开倒是没有拒绝,但却推说药引已经用完,解药只有一份,她配不出第二副解药,至于药方?

    纪云开倒是写了一份,可没有药引那药方一点用处都没有。

    这样的情况下,燕北王府的人会怎么想纪云开?

    这样的情况下,不管真相如何,燕北王府的人都只会认为,纪云开不肯拿出解药救萧九安,就是她拿出来的药方也是假的。

    纪云开天真不知事,觉得自己说的是实话,自己尽了力,燕北王府的人不会记恨她,可皇上会不知道燕北王府的人是怎么想的吗?

    可就在燕北王府对纪云开极度不满的情况下,皇上居然以纪云开对萧九安一网情深为由赐婚,简真是要坑死纪云开。

    好在知道此事的人只有燕北王府的几个主子,要是燕北军上下都知晓此事,纪云开根本无法在燕北王府立足。

    皇上对自己的救命恩人都这么狠心,还会善待旁人吗?这样的皇上哪里值得他们拼命。

    原本,萧家是不赞同萧少戎跟萧九安走这么近的,可就因为这事,萧家默许了萧少戎的行为。

    他们萧家会忠君、忠国,不会叛变,但却不敢把身家性命全部压在皇上身上。他们怕,怕粉身碎骨为皇上拼命,换来的不是对手的一刀,而是皇上的背后一刀。

    本以为皇上的狠到此就结束了,没想到纪云开如他所愿嫁了人,皇上还是不肯放过她,真是……

    “纪云开还真是有眼无珠,一辈子都被毁了。”萧少戎想到纪云开的遭遇,又忍不住感慨了一句。

    好好的名门贵女,南方豪族云家的外孙女,却落得如此境地,果然是时也,命也。

    “你很关心她?”萧九安察觉萧少戎对纪云开异常的关心。

    萧少戎并不否认,爽快的认下:“她很惨,我对惨的人和事都很关系。”就好像在路上看到一个可怜人,也会忍不住多看两眼、不由得心生同情一样。

    可也只是看看,只是同情,真要他出手帮纪云开也不可能。

    “天下比她惨的人多的是,有精力关心这些没用的事,去把军中的叛乱处理了。”萧九安再次不客气的下逐客令。

    “其余人我都关起来了,按军法处置即可,广平侯是你舅舅,我不便插手。”萧少戎在萧九安面前一向有什么说什么,从不见外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萧九安应了一声,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萧少戎见状只得识趣的起身:“行了,行了,我……”

    话还没有说完,就被急冲冲走进来的管事打断了:“王爷,王妃不好了!”

    萧少戎脚步一顿,问道:“怎么了?不会是要死了吧?”

    管事没有立刻回答,而是看了萧九安一眼,见萧九安点头,管事才道:“王妃的毒又发作了,诸葛大夫说压不住,怕是没救了!”

    纪家好好的女儿,嫁进燕北王府第三天就死了,就算纪家不敢跟燕北王府计较,皇上也不会放过燕北王府。

    人死在燕北王府,燕北王府理亏,到时候皇上打着为救命恩人,讨公道的旗号找燕北王府的麻烦,就算燕北王府再强势也要让皇上刮掉一层皮。

    萧九安今天见识到了皇上的无耻,很清楚皇上绝对做得出这样的事。是以,就算他再不在意纪云开的生死,这个时候也不想让人死在燕北王府。

    萧九安沉吟片刻,说道:“去,让人去找凤祁。”

    他相信凤祁一定会救纪云开,至于凤祁会不会因此伤势加重,那就与他无关了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