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67章067挖坑,把自己给坑了!

    第67章 067挖坑,把自己给坑了

    “你看朕,居然忘了云开已经嫁给你了,再称呼她的名字已经不合适了。”皇上轻拍脑门,一副懊恼的样子,随即又担心的解释了一句:“九安,你不会往心里吧?朕和云开真的没有什么,朕只是把云开当成妹妹,所以在婚约解除后,才会应下她的请求,为你们赐婚。”

    谎话说多了就会成真,皇上自己都快要相信,当初是纪云开求他赐的婚。

    “臣知道云开心中只有臣。云开在臣生死不明下嫁给臣,愿为臣陪葬,臣知道她的心意。”萧九安眼中闪过一抹嘲讽。

    皇上太嫩了,真以为这么几句话,就能挑起他的不满?他萧九安确实在某些方面霸道、不讲理,可他又不是蠢蛋,怎么可能会做令仇者快的事。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皇上被狠狠的噎了一下,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呛死,咳了好半天才顺过气,心中暗怨当初赐婚的理由实在太烂了。

    什么对燕北王一网情深,愿陪燕北王一起死,实在是为纪云开加分太多了,现在想要离间他们夫妻都没有理由。

    话说到这个份上,他还要再解释两句加深萧九安的误会就显得过了,皇上只得干巴巴的说了一句:“九安说得是,云开对你一片真心,为了救你不惜以血为药引,你可不能辜负了她,不然朕绝对不饶你。”

    “皇上放心,臣定不会辜负云开的一片深情。”萧九安说这话时并没有什么感情,纯粹是膈应皇上。

    娶了个皇上不要的女人已经够叫人心塞了,皇上还想膈应他?

    真当他是傻子,什么都不知道吗?

    他和纪云开都很清楚,赐婚圣旨所写的那些话全是扯蛋,纪云开是被逼无奈嫁他,根本不存在什么一网情深,深情不悔。

    真要一网情深,深情不悔,会在成亲当天就跟人跑?

    当然,这些萧九安是不会让皇上知道的,皇上只要看到他和纪云开都过得很好就行了。

    该说的都说了,该膈应的也膈应了,萧九安不觉得他还有什么事需要跟皇上报备,略等了三秒,见皇上没有开口,萧九安起身道:“皇上,臣身体不适,云开昨晚也受了伤,臣实在担心她的安危,还请皇上准臣先行告退。”

    “云开受伤了?伤的可重?你怎么不早告诉朕?朕刚刚问你云开有没有被吓着,你怎么也不说云开受伤的事。”皇上猛地起身,连珠带炮的问道,一副急得不行的样子。

    要不是萧九安知道皇上有多厌恶纪云开,指不定还真会以为皇上对纪云开有感情。

    用这种手段对付纪云开一个弱女子,皇上真得太不要脸了。

    萧九安垂眸,掩去眼中的鄙夷,冷着脸道:“皇上放心,云开无事,只是皮外伤罢了。”

    确实,在他的保护下,哪怕是坠入山底,纪云开也没有受伤,只是左手腕被她自己划了一道,失血过多罢了。

    “不行,没有看到朕还是不放心。现在还早,朕带太医随你一同去王府。”皇上说一出就是一出,不等萧九安说话,就下令让太医院所有太医都过来。

    萧九安再次冷笑,皇上这是什么意思?要满京城的人都知道,他萧九安娶了一个皇上心心念念的女人,想满京城的人都知道,他刚娶进门的妻子给他带了一顶绿帽子?

    皇上,是不是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?

    见皇上不停的要太监取这个药,拿那个绸缎,萧九安高声呵道:“皇上,不必了!”

    “怎么?带的东西太多了吗?那减掉两样好了。”皇上装傻,自顾自的挥手让太监减掉两匹布。

    可是,萧九安却不允许他装傻,直言道:“皇上,云开是臣的妻子,你去看她不合适。本王听说纪府的二小姐还病着,皇上要得空,不如去纪府看看纪二小姐。”

    “九安,朕把云开当妹妹!”皇上沉着脸,一脸严肃的道。

    “既然皇上把云开当作妹妹,不如下旨认云开为义妹,给她公主的封号和封邑,皇上意下如何?”堂堂天子,嘴上说一句把纪云开当妹妹有什么用,真把纪云开当作妹妹就直接认下来,封为公主。

    不过想也知道,皇上是不会把纪云开封为公主的。真要封纪云开为公主,早就封了,哪里会等到现在。

    他们这位皇上不是一般的小气,纪云开舍命救他,最后毁了容貌,丢了到手的后位,皇上却一点实际的赏赐也没有给她,只随便拿一个赐婚,就把救驾的功劳给揭了过去,想想都让人心寒。

    以后,皇上要是再出事,谁还愿意豁出命去救他?

    “封公主?”萧九安的话就像是一盆凉水,瞬间把皇上的算计浇息了,皇上想也不想就道:“不妥,皇家之事便是国家,事关国家大事,不可草率。”

    “皇上把云开当妹妹,认她为义妹也在情理之中,还请皇上仔细斟酌。”想去燕北王府见纪云开?可以,拿公主尊位来交换,拿不出来就别天天把“朕把云开当妹妹”挂在嘴上膈应人。

    “这事……容朕在想想。”皇上顿时熄了给萧九安添堵,离间纪云开和萧九安的心思。

    他打从心底厌恶纪云开,怎么会愿意给她公主的之尊。

    “皇上慢慢想,不急,臣先代云开谢过皇上的赏赐。”去看纪云开没有必要,但赏赐还是要给的。

    他不稀罕皇上的赏赐,他只是想让皇上太得意。

    “不、必、多礼!”皇上再次被萧九安咽住了,看萧九安的脸色都不对了,可偏偏他又说不出收回赏赐的话。

    萧九安不是纪云开,不是他拿皇帝身份就能随便欺压的人,明知萧九安是故意的,他也只能忍!

    皇上后悔了,当知如此他就不该说什么把纪云开当妹妹,没坑到萧九安,反倒是把自己给坑了,简直是憋屈。

    “果然,朕……就是没有办法喜欢燕北王,哪怕他再能打仗,没有二心,朕也无法喜欢他!”

    看着萧九安渐行渐远的背景,皇上的脸色越发的难看了。

    他是皇帝,他的权威不容挑衅,像萧九安这种无时无刻不在挑衅他权威的臣子,就不该存在!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