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65章065算计,王爷的小心思!

    第65章 065算计,王爷的小心思

    萧九安只是外伤,上了药基本上就没有多大的问题,得到诸葛大夫的同意后,亲卫便准备上前背着萧九安往上爬。

    “小些点,别撞到了王爷身上的伤。”萧少戎看一眼,确定没有什么问题后,示意亲卫把人背起来,可是……

    亲卫一伸手就被挡了回来:“不必,本王可以自己走。”

    依树而坐的萧九安突然睁开眼,浅色的眸子精光毕现,神色清明,完全不似刚清醒的人。

    “王爷,你没事了?”

    “王爷,你醒了?”

    萧少戎与亲卫几乎同时开口,惊喜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萧九安淡淡的应了一声,站了起来, 看到露在外面的青紫伤痕,不由得皱眉,伸手道:“衣服!”

    把伤口露在外面,就像是弱者在人前展示自己的悲伤,借此博取他人的同情,他一向不喜。

    萧少戎深知萧九安的性子,忙把纪云开放下,脱下身上的衣服:“没带你的衣服,我脱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 萧九安没有拒绝,眼神若有似无的扫向萧少戎的双臂和胸前,眼中闪过一丝不满。

    不过,萧九安并没有说出什么,因为萧少戎不是旁人。

    萧九安比萧少戎稍结实些、高一点,换上萧少戎的衣服还算合适,只除了稍微有点紧,不那么自在。

    可再不自在,也比伤口露在外面的好。

    换好衣服,萧九安指着树下的纪云开道:“她怎么样了?死了吗?”他记得,他昏迷前最后的意识,是在喝纪云开的血,而且还喝了不少。

    被他喝了那么多血,也不知纪云开还有没有命?

    诸葛大夫以为萧九安在问他,忙上前道:“王妃的情况很不好,恐怕是……”没救了!

    后面三个字大夫没有说,但个中意思却表露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嗯。把人带回府,尽力救治。”意料之中的答案,萧九安并不震惊,要是纪云开什么事都没有,他才觉得奇怪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见萧九安要救纪云开,萧少戎微不可闻的松了口气,正准备将纪云开抱起来,可他刚一弯腰,就听到萧九安道:“少戎,我失踪了多久?”

    萧少戎只得收手,站好道:“八个时辰。”从昨晚到现在。

    萧九安点了点头,继续问道:“昨晚,谁动手了?”

    “广平侯。”老王妃的亲兄长,王爷和十庆郡主的舅舅。

    萧九安对这个答案似乎一点也不意外,脸色不变的继续道:“十庆呢?”

    “广平侯没有伤她,她被广平侯关了起来,我赶到的时候广平侯之子意图侵犯她,我要晚到一步就成了。”广平侯之子比萧十庆年长一岁,老王妃在世时,想要亲上加亲,让萧十庆嫁入娘家,可是萧十庆不同意,这婚事便不了了之。

    广平侯的长子两年前就娶亲了,没想到他仍然惦记着萧十庆。

    “胆子真大,替本王废了他。”萧十庆是他燕北王府的郡主,不管他们兄妹亲不亲,也容不得外人伤害他的燕北王府的郡主。

    “十庆郡主昏迷前命人废了他,并让人把他丢去挖矿,一辈子不准回来。”九安和十庆真不愧为是双生子,虽说长相完全不同,可行事却是如此一则。

    “太轻了。”萧九安皱眉,不过没有再多说,只让萧少戎随他一起走。

    “王妃……”萧少戎走了两步,才记起纪云开的存在,忙顿住脚步。

    萧九安脚步不停,随手势指了两个侍卫:“你们……把王妃背上去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亲卫点头应是,转身就将纪云开背在身上,严格执行萧九安的命令。

    萧少戎看着亲卫背着人从他身边走过,总觉得有哪里不对,可一时又想不出来,只得摇了摇头不想了。

    见萧九安已借着垂下来的绳索爬了上去,萧少戎忙收起心思,轻轻跃了上去。

    他一个身体健康的人,可不能输给萧九安一个病患。

    两人一前一后,借着绳索飞速往上爬,很快就把一干人丢在身后,身后的亲卫看着身手矫健,动作迅速的萧九安与萧少戎,大汗淋漓……

    王爷伤得那么重都比他们快,他们好像有点废!

    在萧九安的刺激下,亲卫们使出吃奶的力,拼命的往上爬,可就是这样他们也落后了一大节。

    没办法,山底太深了,不是他们拼一口、拼一下命就能爬上去的,没有足够的体力,连爬上去都是吃力。

    萧九安与萧少戎先一步抵达山顶,等到马车等一应事物都安排好了,亲卫才背着纪云开爬上山顶。

    亲卫安顿好纪云开,气喘吁吁的前来报道,萧九安淡漠的点了点头,下令回城。

    在燕北军的护送下,萧九安一行高调回京。

    凤祁与费小柴站在暗处,看着萧九安的人把纪云开背上来,看着萧九安下令回城……

    “老大,云开小师妹好像伤得很重,我们真的不管她吗?”看着马车渐行渐远,费小柴忍不住开口。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凤祁未说话,先咳出了一口血:“我们这个样子,怎么带走小师妹?”

    凤祁抬手,擦掉脸上的血,只是一个普通的动作,可由他做出来却带着一股说不出来的潇洒韵味。

    可此时费小柴却无心欣赏,见凤祁又吐血了,担心的道:“老大,你还好吧?”

    不等凤祁回答,费小柴又气冲冲的道:“要不是萧九安那个混蛋算计我们,老大你也不会伤得这么重。”

    “小师妹应该是失血过多,养上一段时间就好,我们也安排一下,看看接下来怎么做。”他的伤确实不轻,短时间内怕是不能再用武了,而想要用和平的手段从萧九安手里带走纪云开,几乎是不可能的事。

    至于被萧九安算计的事?

    凤祁并不认为那是算计,因为事先他就知道会是这样,萧九安用的是阳谋,他是可以选择的,只是……

    他不想师父自责,不想师叔伤心,所以明知萧九安是利用他和费小柴,他也来了。

    有时候,有些事,没有必要想得太清,也没有必要去计较得失,更没有必要去想是不是被人利用了,凡事都算得清清楚楚,太累了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