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63章063后手,一再被算计!

    第63章 063后手,一再被算计

    萧家少主萧少戎带人赶到山谷,看到就是满嘴是血的萧九安,抱着一身脏污的纪云开靠在大树上,一动不动,像是死了一般。

    纪云开的手腕露在外面,左手腕上的伤口狰狞刺目,血凝成了块,衣服上到处都是血迹,脸色白得跟鬼似的,衬得脸上的黑斑越发的醒目、恶心,让人看了一眼就不想再看第二眼。

    与之相反,萧九安脸色红润,气色很不错,只是身上同样沾了不少血迹,也不知是他的血还是纪云开的血,不过可以肯定的是,萧九安一定还活着。

    只一眼,萧少戎就明白,定是纪云开用自己的血喂萧九安,当然也不排除是萧九安抓着纪云开的手咬,因为纪云开的手上有牙印。

    不过,不管是哪一种可能,萧少戎都同情纪云开。

    不知两人的具体情况,萧少戎也不敢随意上前将人拉开,扭头问像身后的人:“诸葛大夫下来了吗?”

    他们知道萧九安的情况,是以出来寻来时,把府上医术最好的大夫也带上了。

    “来了,来了。” 诸葛大夫刚刚被人带下山底,还没站稳脚步,就急冲冲的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啊!”看到萧九安和纪云开的情况,惊得大叫一声。

    这两人,太惨了。

    “叫什么叫,还不快上去看看他们怎么了?”萧少戎脸色一沉,语气严厉的道。

    “是,是,是。” 诸葛大夫忙提着药箱上前,自然是先给萧九安诊治,只是诸葛大夫刚一碰到萧九安的手,就被反扣住了手腕。

    “哎哟,哎哟……王爷,王爷饶命呀。” 诸葛大夫疼得大叫,想要甩开萧九安的钳制,可偏偏萧九安的手像是铁钳一样,任凭诸葛大夫怎么用力也抽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王爷?”萧少戎以为萧九安醒了,连忙上前,却见萧九安根本没有清醒的迹象,扣住大夫的手只是下意识的行为。

    “你还真是……”萧少戎不由得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他算是见识到萧九安的防备心了,人都昏迷不醒了,还能拒绝外人的碰触。

    “王爷,是自己人,你放手。”萧少戎抓住萧九安的手,使了巧劲逼的萧九安松开诸葛大夫的手。

    “哎哟,哎哟……我的手呀,我的手呀!” 诸葛大夫疼得哇哇大叫,眼泪都出来了,可萧少戎却半点也不同情他,冷着脸道:“还愣着干什么?还不快替王爷诊治。”

    “是,是。” 诸葛大夫含泪应下,单膝跪在萧九安面前,小心翼翼的伸手,先试着碰了碰,确定萧九安没有出手伤他的意思,这才握住萧九安手,替他诊脉。

    诸葛大夫诊了半天,说道:“王爷元气受损,体虚力竭,虽伤了肺腑,但万幸没有伤在要害,养养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诸葛大夫收回手,可手收到一半,突然顿住,脸色大变的道:“不对,不对!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萧少戎刚放下的心,又再次高高悬起,急切的追问。

    “毒,毒,毒!” 诸葛大夫是萧九安身边得用的,也是他替萧九安控制了毒素,没有人比他更清楚,萧九安体内的毒有没有解。

    “毒怎么?更麻烦了?”萧少戎能在这个时候带事兵来找萧九安,可见他绝对是萧九安信任的人,知道萧九安的真实情况一点也不意外。

    想来也是,要不是萧少戎与萧九安交情不错,十庆郡主怎么也不可能请到萧家少主,帮萧九安代娶新娘。

    萧家的少主,可不是什么人都能请得动的。

    “不,不是,不是……是,是……” 诸葛大夫一激动,一紧张,就不会说话了。

    “是什么?”萧少戎不是一个急性子的人,可这会他真得着急了。

    萧九安的命关乎重大,萧九安要是有个三长两短,燕北军必乱,天启必乱。

    “是,是……毒,毒,毒解了!” 诸葛大夫激动的大吼,语无伦次的道:“毒解了,王爷没事了,王爷的毒解了。”

    诸葛大夫越想越激动:“太厉害了,真是太厉害,真不知是哪位杏林高手出了手,真的是太厉害了,王爷的毒我自认这辈子也没有本事解,只能压制。可对方一出手,就把王爷的毒给解了,不知王爷醒来后,可否引见我认识那位高手,让我能讨教一二?”

    诸葛大夫腆着脸看着萧少戎,似乎是在等萧少戎的答案,可萧少戎这会压根就没有心思理他。

    萧少戎不是诸葛大夫,一心沉浸在医学中,完全不管事情的合理性,所以他比诸葛大夫看得更透彻。

    王爷昨天晚上从王府出来,身上的毒还没有解,而昨天晚上他和纪云开一起掉进了山底,这附近除了他们两人的踪迹外,再没有第三个的痕迹。

    萧九安的毒哪里是什么杏林高手解的毒,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,萧九安体内的毒能解恐怕跟纪云开有关,或者说跟纪云开的血有关。

    现场除了几个没有吃完的竹笋外,什么东西都没有,萧九安不可能咽的下生竹笋,他唯一吃过的东西想必就是纪云开的血。

    “去看看那几个坑里有什么?”不过,本着弄清一切疑问的原则,萧少戎让人查看了地上的几个坑,同时让诸葛大夫去给纪云开诊治:“去,看看王妃如何了?”

    看到纪云开惨白的脸,和右脸上的狰狞黑斑,萧少戎忍不住皱眉:一天一夜不见,他觉得纪云开脸上的黑斑好像更难看了?是他的错觉吗?

    “是,是,是。” 诸葛大夫稍稍平复了激动的心情,上前为纪云开诊治。

    这厢,士兵奉命查看地上的小坑,发现坑里什么都没有,只有沾了水珠叶子,当即惊喜的大叫了一声:“萧少,你快来看!”

    “水珠?”萧少戎不是养尊处优的贵公子,他能与萧九安交好,就证明他没少随军上战场。

    看到叶子上的水珠,萧少戎瞬间明白了:“好精巧的心思。”

    不用想也知,这些坑必是纪云开挖的,目的吗?

    自然是为了取水。

    萧少戎的视线不由自主的落在纪云开身上,想到迎亲时发生的事,眼中闪过一抹可惜。

    可惜了,这般聪慧的女子却成为权利下的牺牲品,一再被人算计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