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62章062纠结,死在同一道伤口上!

    第62章 062纠结,死在同一道伤口上

    毒发了!

    萧九安居然在这个时候毒发!

    那一刹那,纪云开杀人的心都有了。

    这里没人、没药,甚至连口水都没有,她怎么救萧九安,怎么替萧九安压下毒性?

    “萧九安,你混蛋!”纪云开冲到萧九安身旁,扣住他的脉搏,见他脉搏紊乱,心跳失绪,忍不住大骂一声。

    她费了这么大的劲,为萧九安找来水,找来吃食,结果这个混蛋居然毒发了。

    早知道,早知道……

    好吧,就算早知道萧九安会毒发,她也会去找水,会去找吃的,因为她纪云开从不认命,或者说即使到最后一刻,她仍不肯认命,仍要争一争,哪怕明知争不过。

    “不能放弃,我绝不能放弃!”纪云开慌忙取出凤祁给的药,将里面的药丸全部倒了出来,不管不顾的往萧九安嘴里塞,可是这一次萧九安却没有张嘴。

    “纪云开,没用的!”萧九安醒了,不,应该说他一直没有失去意识,只是睁不开眼,动不了罢了。

    “没试过,你怎么知道没用?”纪云开一手抱着萧九安,一手往他嘴里塞药:“张嘴,你张嘴呀!”

    天医谷出品的药丸,效果肯定不会差,就算不能解毒也能固本培元,为萧九安多争取一点时间。

    萧九安半靠在纪云开的怀里,扭头看着纪云开,嘲讽的道:“蠢女人,本王是毒发!”萧九安这会已是有气无力,明明是凶人的话,可却说的有气无力,像是情人间呢喃一般。

    可是,纪云开知道不是!

    她和萧九安是夫妻不错,但绝不是情人。

    “我蠢怎么了?你还不是要娶我。”纪云开气得直磨牙,这个男人脾气坏、性格差,即偏执控制欲又强,嘴巴还坏,简直无一事处,可偏偏她嫁给了他,生死还跟他绑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娶你是为了给本王陪葬,虽然本王很讨厌你。”纪云开嫁给他,也不知是走运还是倒霉。

    不过,他肯定是倒霉,倒霉取了纪云开一个这么丑的女人,还因为这个丑女人落到这般境地。

    “你当我喜欢你呢,我才不会为你陪葬呢。你要死了,我立马就跑,我就不信在这个鬼地方,你的人能找到我。”纪云开原本没有这个想法,可现在说出来后,她突然觉得此法十分可行。

    萧九安毒发,没医、没药的情况下只有死路一条,她跑掉也算情有可原吧?

    “除非死,不然你跑不掉。”纪云开太天真了,燕北王府可不是只有燕北军。

    “我不信这个邪。”天下又不止天启一个国家,天启不能呆,她跑到天武就去了,她就不信燕北军手,能伸到天武去。

    实在不行,还有南疆、北辰可以呆,不是吗?

    “你可以试……”试。

    最后一个字没有说完,萧九安就晕了过去,这一次他是真晕了,如同一滩泥倒在纪云开的怀里,连抬手的力气都没有。

    纪云开惊了一跳:“萧九安,萧九安你别吓我。”

    纪云开看着萧九安由青灰转为黑紫的脸,握药丸的手不断的颤抖。

    没有解药,萧九安就没救了。

    她,她要跑吗?

    可想到萧九安笃定的说她跑不掉,她又迟疑了。

    天下很大,可她能跑得过燕北军的追捕吗?

    天医谷能扛得住燕北军的威逼吗?

    萧九安死了,燕北王府的人绝不会放过她,一定会要她为萧九安陪葬。而且除了燕北王府的人,皇上也不会放过她,皇上一直想要凤佩,怎么会允许她跑掉?

    她就是跑到天涯海角,皇上和燕北王府的人也会把她寻出来。

    天医谷能扛得住燕北王军的威逼,也扛不住皇上的威逼。

    “我,我该怎么办?”纪云开看着萧九安黑紫的脸,心乱如麻。

    她想救萧九安的,不管是为了不陪葬,还是为了萧九安救了她,她都想救萧九安,可是她怎么救?

    别说这个鬼地方什么都没有,就算有足够多的药材,她也没有能力在短时间内配出解药,配出能压制毒性的药。

    救不了,又跑不掉,难道真的只能跟萧九安陪葬吗?

    她不甘心,她好不甘心。

    “萧九安,嫁给你我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。”不仅仅是她,就是原主也倒了八辈子的霉。

    皇上一赐下婚约,原主就被人害死了。

    而她?一醒来就面对各方算计,苦苦挣扎想要求得一线生机,最终却也仍逃不掉一死。

    “萧九安,我不想认命,也不想让我爸爸死后不安。我答应过首长,会遵循我爸爸的心愿努力的活着,我已经食言了一次,这一次我不想再食言。”纪云开看着萧九安,一字一字的说着。

    “我能救你,我一定能救你。”纪云开看着左手腕上,那道害死原主性命的伤,眼中闪过一抹坚决。

    之前在宫里,为了让皇上相信萧九安的清醒与她有关,她告诉皇上,她用自己的血为药引,帮萧九安解了毒,现在……

    她就做实这件事。

    不管有没有用,她都要试一试!

    纪云开起身,拿起匕首,将左手腕上即将愈合的伤口割开。

    这道伤,取了原主的性命,如果她的血不能救九安,那就让她也死在这道伤口上吧。

    手腕一痛,血管被割开了一个口子,鲜红的缓缓流出,纪云开没有浪费,第一时间捏开萧九安的嘴,把血滴入他的嘴里。

    萧九安此时已昏迷,可当粘稠的血落入他的嘴里,他仍旧本能的吞咽。

    显然,萧九安有强烈的求生欲。

    能喝下就好了!

    纪云开暗暗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她不怕流点血,就怕萧九安不喝,就怕她的血没有用,如果她的血能派上用场,她不介意放血,只要能救萧九安。

    鲜红的不断往下滴落,萧九安像是不知满足一般,不管多少血流下,他都全部咽下。

    很快,纪云开就站不稳了,也无力捏住萧九安的嘴巴,手腕无力垂下,正好落在萧九安的嘴里,萧九安无意识的吸吮,令血流得更快了。

    纪云开想要抽回手,可失血过多令她极度虚弱,不过瞬间眼前便发花,意识开始模糊,脑子根本无法思考,也无法控制自己的行动。

    “糟糕。”纪云开知道自己的状况不对,可她的手脚根本不听使唤。就好像中毒一般,眩晕感来得太快太突然,等她意识到不对,已经来不及了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