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292章292陪睡,这误会大发了!

    第292章 292陪睡,这误会大发了

    跟萧九安相处了这么久,纪云开自然知道萧九安是个说到做到的主,为了不被丢出来,纪云开只能憋屈的出去。

    心里想着,回头再跟萧九安争取一下,总之她绝不跟萧九安同床而睡,绝不履行这项义务。

    她现在还没有做好失身的准备,也不想床上多出一个人,她习惯不了。

    可是,纪云开一回到自己的院子,就发现院中除了花草外,其他属于她的东西,全部被搬空了,偌大的院子瞬时空得吓人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一回事?”纪云开怒了,站在门口,指着空荡荡的屋子,质问暖冬、司棋四人。

    “扑通”,四女十分自觉,笔直跪在纪云开面前,磕头请罪:“王妃恕罪,奴婢,奴婢阻止不了。”是的,她们阻止了,可一点用处也没有。

    “我的东西全搬到寒水堂去了?”合着萧九安真的就是通知她一声,他老人家都直接把事情办好了。

    暖冬点了点头,小声地道:“王爷说,王妃你从今天起,只能睡在寒水堂。”

    “只能睡在寒水堂?我偏不,去……重新给我铺床。”萧九安那个男人真得太过分了,纪云开只觉得心里憋了口火,吐不出来,也咽不下去。

    萧九安到底把她当成什么了?

    “王妃,奴,奴婢不敢。”暖冬真得很想听纪云开的命令,借机表现她的忠诚,可是她真得没有胆子。

    “不敢?你到底是我的下人,还是萧九安的下人?啊?”纪云开真得想要吐血,偌大的燕北王府不是她的家,可她偏偏走不出去,她只能被困在燕北王府,任由萧九安摆布。

    “王妃,这里是燕北王府,奴婢真得不敢呀。”暖冬吓得哭了出来,怕纪云开生气,不断的磕头求饶:“王妃,奴婢没用,求王妃饶恕奴婢一次,奴婢,奴婢真得不敢呀。”

    她忠于纪云开,却也不敢挑衅王爷的权威,尤其是在燕北王府。

    “你说得对,这是燕北王府,这是燕北王府……”她是外来者,她是外人,所以她没有说不的权利,她只能选择低头。

    泪,缓缓从纪云开的眼泪流出:“所以,我只能任由萧九安摆布,他要我滚出去,我就得滚出去,他要我陪睡,我就得陪睡。”

    失血过多差点横死,她没有哭;被萧九安推出去交换十庆郡主,她没有哭;被萧九安摔倒肋骨,她没有哭;在宫里跪得双腿皆废,她没有哭,可这一刻纪云开却忍不住了。

    “我比妓女还不如,他要睡我,我就得乖乖送上门给他睡,哈哈哈……我是什么燕北王妃,我就是一个呼之则来,挥之则去,甚至都不需要付银子的妓女。”

    陪睡,萧九安要她陪睡,一个女人陪一个男人睡觉,能做什么?

    “萧九安,我恨你,我恨你……”恨你把我踩入泥底,恨你不把我当人看,恨你让我明白我有多么卑贱!

    可是,后面的话纪云开没有说出来,她说到一半,突然吐出一大口血,血点溅落在泥土里,不等暖冬反应过来,就见纪云开身子一软,嘭的一声摔倒在地……

    “王妃,王妃……”暖冬、司棋四人吓坏了,忙上前将纪云开抬起来,见纪云开昏迷不醒,一身是血,吓全手脚不断颤抖。

    “来人呀,来人呀,快来人呀,王妃吐血晕倒了,快来人呀……”

    一阵兵慌马乱后,诸葛小大夫提着药箱来了,指挥着暖冬和司棋将纪云开安顿好,诊断过后,诸葛小大夫的脸色凝重:“王妃郁结于心,且,且……”

    “且什么?”暖冬急切的追问。

    诸葛小大夫没有说话,而是指了指纪云开的脸,眼眶微红:“你们看。”

    纪云开脸上的黑斑在动,不断的流动,却不知流向哪里……

    “这是?”暖冬不解,只能寻问。

    “毒血攻心,顺着血液流向四肢百骸。”通俗的说法就是毒发了。

    “这,这要怎么办?”暖冬吓得手脚冰冷,四肢都不听使唤了。

    “王妃给了我一株月雾草,我虽还未完全了解它的药性,但月雾草可以暂时控制王妃身上的毒。但也只是暂时有效,想救王妃还要想别的东西。”诸葛小大夫强压下心中的不安,提笔写好了药方,而月雾草在首位。

    “按这个方子,立刻跟王妃熬一碗药,我去找王爷。”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但他知道王妃脸上的毒不能再等了。

    诸葛小大夫不顾侍卫的阻拦,直接闯到萧九安的书房,跪在萧九安面前,将纪云开的病情说了一遍,末了重重地磕了一个头,一脸泪水地请求道:“王爷,求求你,救救王妃吧,王妃她的毒要不解,活不过这个月。”

    他知道凤祁公子出事了,现在能救凤祁公子的只有王爷,他只能求王爷了。

    “王爷,我求你,我求求你了,你救救王妃吧,王妃她是一个好人,她真得是一个好人。你不会知道,王妃为了救三万燕北军牺牲了什么,王妃她,王妃她……”一想到纪云开每次制完解药 脸色苍白如鬼的样子,诸葛小大夫心里就难受得不行。

    他自以为自己悲天怜悯,心存大爱,为医治病人而忘记小我,从不计较个人得失,可看到王妃所做的一切才明白,真正的为救人而忘我,不是挂在嘴上说的,而是用实际用动去做的,且要做了后也不会以此沾沾自喜,而是该像王妃一样,把这视为理所当然的事。

    王妃,她是一个真正心存大爱的人,即使她从来都是否定,可他也知道王妃有多么善良,这么善良美好的王妃不该早逝,更不该死得这般憋屈。

    “王爷,我求求你了,我求求你了,求你救救王妃,王妃真得要不行了。”诸葛小大夫越想心里越难过,眼泪更是止不住的往下落。

    萧九安本就因纪云开误会他而恼怒,现在看到诸葛小大夫一把眼泪,一把鼻涕的样子,心里更是烦躁。

    “滚,本王不想看到你。”纪云开是他萧九安的王妃,他自然会救,哪里轮得到诸葛小大夫到处求人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