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289章289上勾,万全的准备!

    第289章 289上勾,万全的准备

    诸葛小大夫迟疑不决,纪云开不等他多想,先一步替他决定了:“没有可是,药草本就是拿来用的,你先用着,不够咱们再想办法。”

    纪云开按住诸葛小大夫的肩膀,欺身上前,在他耳边道:“回去好好研究月雾草,凤祁的事,不要让第二个人知晓。”

    通过诸葛小大夫的手,把凤祁的消息送到她手上,背后之人铁定没安好心,可是……

    就算明知那是一个陷阱,她也得跳。

    凤祁和费小柴是她在这个世界上,最先对她好的人,无条件不计回报的对她好,她无法坐视他们遇险而不理会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”诸葛小大夫拿着月雾草,看着纪云开平静的面容,隐有不好的预感。

    他这是好心办了坏事吗?

    “什么都不要想,最好忘记这件事,听话。”纪云开拍了拍诸葛小大夫的肩膀,以示安慰,不等他回神,便坐回了原位。

    不多时,暖冬就端着山楂茶过来了,上完茶后并没有直接下去,而是乖巧的站在一旁。

    作为一个聪明的丫鬟,必须要明白什么时候该出现,什么时候不该出现,她刚刚在茶房等了许久,足够王妃和诸葛大夫说完话了。

    诸葛小大夫还是一副懵懂的样子,纪云开却已恢复如初,端起山楂茶让诸葛小大夫尝尝,又说几件与南疆药草相关的事,直到诸葛小大夫收拾好情绪,这才让他回去休息。

    诸葛小大夫的脸色很差,一看就知没有休息好,诸葛小大夫也不勉强,拿着月雾草,情绪不高的走了。

    诸葛小大夫走后,纪云开如常的吃饭、睡觉、看书,没有一丝异常,顶多就是平时看的医书改成了游记。

    可要不仔细看,根本发现不了她换了一本书,毕竟她平时也会看游记,只是看得不多罢了。

    明天不需要再给燕北军准备解药了,纪云开便和往常一样,看了半个时辰的书才休息。

    在暖冬看来,纪云开这一天过得平淡无奇,可只有纪云开自己明白,她这一天过得魂不守舍,心神不宁。

    凤祁为了她来京城,却在望风崖出事,而她今天查了望风崖,那个地方全是石头,寸草不生,要是跌到崖底,几乎没有活路,就算不摔死也会活活饿死。

    三天了!

    按纸条上所写,凤祁已经失踪三天了,要是人再不出去,凤祁和费小柴真有可能凶多吉少。

    “我该怎么办?”看着床面,纪云开无声叹气。

    很明显,这是一个局,一个引她去望风崖的局,而不管如何她都必须去,不管真假……

    当然,她相信是真的可能性更高,不是真的怎么可能引她上勾?她又不是傻子,会不找人确定事情的真假。

    第二天,纪云开就以有事要与端王世子商量为由,要出府去找端王世子。

    燕北王府的侍卫一脸为难,可偏偏王爷不在府,管事又病在床上,没一个人能阻止纪云开外出,且侍卫听纪云开说事情很急,也不敢阻拦,只能认命的准备马车。

    顺利出府,纪云开悄悄拍了拍心口,自嘲的道:“我居然混到出个门都要小心翼翼,还要跟侍卫玩心眼,真是越活越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马车出了燕北王府,直接朝端王府驶去,因事先没有递帖子,纪云开一行人在外面等了约莫一刻钟,才被迎入府内。

    步入端王府,纪云开见端王府好几处都被人破坏了,不由得皱眉,可不等她寻问,端王世子就出来了,见到她的第一句话就是:“你知道了?”

    “出什么事了?”纪云开愣了一下,才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不知道?”端王世子瞪大眼睛看着纪云开,好像不认识她一般。

    “到底出什么事了?我要知道什么?”纪云开扫了一眼端王世子的胳膊,皱眉道:“你受伤了?”

    端王世子没有回答他的话,而且自嘲一笑:“萧九安还真是把你护得严严实实的。”

    “到底怎么了?”纪云开眉头紧皱,神色严峻的看向端王世子。

    怎么又和萧九安扯上关系了?莫不是琉璃方子的事?

    端王世子笑了笑,一脸无所谓地说道:“没有多大的事……不过是北辰的大皇子带人杀进端王府,要琉璃方子。”

    端王世子说得平常,可各中惊险不需要言语,纪云开也能猜到一二。

    纪云开沉默片刻,才问道:“陶安郡主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她很好,我父王被刺客砍掉了一条胳膊,受了很重的伤,躺在床上生死不明。”这算是最幸运的事了,他们兄妹二人都没有出事,不然这事他绝不会就这么算了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很抱歉。”纪云开叹了口气,不知该说什么。

    他们都是聪明人,聪明的知道端王府是被萧九安推出来,为她挡灾的。

    “无所谓啦,反正萧九安也有安排人帮忙,我和陶安都无事。”端王世子确实很生气,可也知这事怪不得纪云开。

    且萧九安的做法没有错,纪云开是他的妻子,他自然是优先保护纪云开。

    “没事就好。”除了这话外,纪云开不知还能说什么。

    她当时找端王世子合作,真没有拿他当挡箭牌的意思,只是她认识的人不多,而端王世子是最好的人选。

    “好了,不说这些了,你今天来找我有什么事?”旁人不知,端王世子却知萧九安把纪云开看得多牢,没有事纪云开根本出不了门。

    “有,我想打听凤祁的事。”在端王世子面前,纪云开自然也不会拐弯抹角。

    “他失踪的事吗?是真的。”他查北辰天阙的动向时,无意中查到的。

    “闹得很大吗?”怎么端王世子也知晓了?

    “应该吧,听说十庆郡主跑出去找他了。”这个消息也是他偶然听到的,虽然他也觉得奇怪,他今天怎么老是收到与凤祁有关系的消息。

    想来,应该是有人故意漏给他知晓的,而目的……

    看着一脸担忧的纪云开,端王世子不用想也知道了。

    “我劝你最好别去,这明摆着就是一个局。”端王世子将自己的怀疑说了出来,并给出他的建议,但纪云开最终如何决定,却不是他能管的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