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288章288利用,他是为你而来!

    第288章 288利用,他是为你而来

    北辰天阕不怕做白工,也不怕找错人,就怕无人可找,无工可做,不管纪云开是不是萧九安的弱点,他都要试一试。

    凤宁虽不插手他与萧九安之间的事,但时不时还是会给个意见:“纪云开与凤祁是师兄妹,先前凤祁为了救纪云开弄得一身是伤。这次凤祁会匆匆赶来京城,也是为了纪云开。十庆郡主听到凤祁出事,都急得跑去,寻他。你说……要是纪云开知晓凤祁因她出事了,会如何?”

    女人重情感性,这是优点也是弱点,端看怎么用了。

    “很有意思,我突然很期待萧九安的反应了。”北辰天阕不是什么好人,在他眼里自然不会有牵连无辜一说,且纪云开真的无辜吗?

    “我那个哥哥人缘一向好,我也想知道纪云开会不会是例外。”凤宁闭着眼,靠在椅子上,一副万事都在手中的沉稳样。

    北辰天阕见罢,摇了摇头,能把凤宁一个不满十八岁的少年,逼得如同老者一般,可见凤家也不是什么安宁地,不过这些都与他无关……

    纪云开提早离开,诸葛小大夫一个人忙了一天一夜,终于把解药全部分了下去,除了还有三千人的尸毒未解,其他人都已无事了。

    只是在床上躺了这么久,那些士兵的身子大多虚了,需要好生调养,不过这些与诸葛小大夫无关了,他对燕北军没有好感,自然不会去管后续如何了。

    天方亮,诸葛小大夫已经累得睁不开眼了,正准备收拾一下回王府休息,燕北王府侍卫却送来了最后三壶解药。

    诸葛小大夫无奈,只得继续给中毒的士兵们分解药,待到解药分完已是一个时辰后,诸葛小大夫已经累得不想动了。

    在椅子上瘫坐了许久,诸葛小大夫这才有力气起来,可一动却发现手心不知何时多了一张纸条。

    “咦?”诸葛小大夫愣了一下,打开纸片一看,愣住了……

    左右看了两眼,确定没有人注意他的异常后,诸葛小大夫飞快地将纸条收了起来,顾不得身体的疲累,火速收拾东西让侍卫送他回王府。

    一路不断催促,抵达王府后,诸葛小大夫片刻也不曾停留,下了马车就跑去找纪云开,可纪云开这会正在休息。

    暖冬见诸葛小大夫一脸急切怕有大事,便说去叫醒纪云开,却被诸葛小大夫拒绝了:“不用了,不用了,也不是多急的事,等王妃醒来再说。”

    冷静下来,诸葛小大夫才发现自己的举动不对,有心人一眼就能看出问题。

    “真的不急吗?”莫说旁人,就是暖冬也看出了异常,诸葛小大夫这下更急了,连连表示不着急,只是小事。

    不等暖冬多说就跑了,留下暖冬站在原地,若有所思……

    为了不让人看出异常,诸葛小大夫竭尽全力的保持冷静,回去沐浴、吃东西、睡觉,只是不管他再累,倒在床上也睡不着,脑子里不断的想起纸条上的内容。

    终于,在床上煎蛋似的翻了两个时辰,下人来报,王妃醒了。

    诸葛小大夫直接从床上跳了起来,临开门才反应过来,要冷静,要冷静。

    在屋内,深吸了口气,诸葛小大夫才保持了表面的平静,和往常一样走得不快不慢,尽量不让人看出他心中的急切,只是……

    他终归还是嫩了点!

    就算他装得再平静,忽快忽慢的步子,还有眼中的急切,仍旧泄露了他此时的心情。

    不过,王府内没有当家做主的人,侍卫虽心中存疑,可却没有多问,只默默地将诸葛小大夫的反常记在心里。

    来到纪云开的院子,诸葛小大夫刻意放缓了步子,在暖冬的引领下来到偏厅,一看到纪云开,诸葛小大夫就忍不住唤了一句:“王妃,你终于醒了。”

    声音很委屈,就像是被人欺负的小可怜终于找到了主人一样,纪云开摇了摇头,没有理他,而是对暖冬道:“去倒两杯山楂茶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,王妃。”暖冬原先还以为出了什么事,可看诸葛小大夫一副小可怜的样子,不由得闷笑了一声,暗自猜测军中哪个不长眼的,给诸葛小大夫气受了。

    她们家王妃可是个护短的,且护起短来完全不讲理,欺负诸葛小大夫的那人估计要倒大霉了。

    “王妃……”暖冬一走,诸葛小大夫就急切的开口,纪云开却朝他摇了摇头,嘴上说着:“是不是遇到不开心的事了?”

    手指却在桌上写着:有事用写的。

    这是燕北王府,且如果她没有猜错,她身边应该有监视的人,诸葛小大夫不是一个受不得委屈的人,这么急切的来找她,必然是有大事,且还是不能让人知道的事。

    不管如何,小心一些。

    诸葛小大夫愣了一下,什么话也没有说,而是将纸条掏出来,递给纪云开:“王妃,你看……这是我无意中发现的方子。”

    纪云开接过来一看,脸色立刻变了:“什么时候发现的?”

    凤祁出事了,在来京的途中失踪了,最后的现身地是望风崖。

    “今天中午,我给燕北军分配药,突然发现。”诸葛小大夫也不知这张纸条是谁给他的,他当时精神不济,只本能的做事,根本没有注意到这个细节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你先回去研究一番,这株月雾草你拿着,看着怎么入药比较好。”纪云开神色微凝,一脸凝重,手中的纸团握得紧紧的。

    “月雾草?不行,不行……不行的,王妃,这个太贵重了,我不能要。”诸葛小大夫是个心宽的,烦心事留过一天,一株月雾草,便让他把凤祁的事放下了。

    “拿着,你最了解我的病情,我拿着它无法配药,反倒是你能用得上。”纪云开将纸条收起,同时将一早准备好的月雾草强塞到诸葛小大夫的手里。

    这株草在她手中,只有被糟蹋的命,可要在诸葛小大夫手里,指不定能派上大用场。

    “可是,可是……”诸葛小大夫拿着药草,一脸纠结。

    月雾草太贵重了他不能收,可没有月雾草,他肯定无法帮王妃配药。当然,有了月雾草也不一定会成功,但至少有一线机会不是?

    他不知道,要不要用月雾草试那一线机会?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