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59章059探路,根本不敢想!

    第59章 059探路,根本不敢想

    纪云开不知身后没有路,一脚踏空,往后仰倒,她拼命的想要抓住什么,可眼前却没有任何支撑物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摔下去……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在跌落的瞬间,纪云开无法控制的失声尖叫。

    这一刻,她想了很多很多,想她摔下去会不会死?她死了有几个会真心难过?要是没死,摔残了她要怎么活?

    她想了很多很多,却独独没有去想萧九安会不会救她,这对她来说是完全不需要想的问题,可是……

    就在她摔下去的瞬间,一只大手拉住了她。

    “萧九安?”纪云开睁开眼,愣愣的看着面前熟悉又陌生的男人。

    萧九安居然救了她,这怎么可能?

    “蠢女人!”见纪云开一副见了鬼的样子,萧九安忍不住骂了一声。

    看到他来救她,就这么震惊?

    好吧,事实上他自己也很震惊,在看到纪云开跌落的瞬间,他的身体比他的脑子反应更快,什么都没有想人就冲过来了,等他握到纪云开的手,才惊觉自己做了什么。

    至于后不后悔?

    这个问题完全不需要思考,他很清楚自己此举有多么蠢,他此举简直就是把命交给叶沧琼。

    果然,叶沧琼没有放过这个机会,在萧九安扑上前瞬间,叶沧琼举剑刺向萧九安:“为了美人连命都不要,燕北王你今天可真是让我刮目相看。”

    “噗嗤!”萧九安刚刚抓住纪云开的手,正欲将她拉上来,叶沧琼的剑便刺入他背后。

    “小……”叶沧琼的速度太快,快到纪云开来不及说一句小心,叶沧琼就已把剑抽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噗……”萧九安张嘴吐了口血,大半落在纪云开的衣服上。

    叶沧琼抽出剑,抬腿踹向萧九安,纪云开脸色大变,飞快的甩开萧九安的手:“王爷,松手!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拉着她,两人都会掉下去,如果萧九安松开她,至少萧九安不会有事。

    “蠢死了!”萧九安没好气的又骂了一句。

    叶沧琼就在身后,这个时候松手有什么用?

    再者,他萧九安做事从来不会半途而废,既然救了就一定要救到底,不过是掉到山底,这么矮的山还能摔死他不成?

    “嘭……”的一声,萧九安和纪云开同时摔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失重的感觉让纪云开不受控制的尖叫,引来萧九安的低呵:“蠢女人,闭嘴!”叫这么响不是在告诉叶沧琼,山底离地面有多远吗?

    “好,好深!”纪云开闭上嘴,颤抖的道。

    两人笔直坠落,风在耳边呼呼的吹着,树叶不断的拍打在脸上,山底离地面好似有十万八千里,他们至今还没有落到底。

    “不会死。”萧九安抱着纪云开没有松手。

    山上,叶沧琼一直站在那里,等着底下传来重物落地的声音,可半天过去也不见两人落地的声音传来,叶沧琼就知这山底怕是极深,萧九安与纪云开摔下去必是凶多吉少。

    没有必要在这里等结果,叶沧琼看了一眼已经找过来的燕北军,当即纵身离去。

    左脚上的伤影响了他的速度,不过燕北军离他还远,他有足够的时间离开。

    山底,萧九安和纪云开命大的没有直接摔下去,在半路萧九安及时抓住一棵树,两手这会正吊在树上,只是……

    萧九安的身体本就虚弱,再加上刚刚中了一剑,他根本没有办法一直抱着纪云开,等救援的人过来。

    可夜色太黑,底下又是层层叠叠的杂草,他们什么也看不见,根本不知他们此时离山底有多远的距离,哪敢贸然跳下去。

    纪云开很清楚萧九安的状况,不等他开口便道:“王爷你松手,让我先下去,看看此地离山底有多远的距离。”

    总得要有一个人探路,本就是她连累了萧九安,自然是她去。

    “摔死了,本王岂不是白忙一场。”萧九安没有松手,只冷冷的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两个……坚持不到天亮。”燕北军的人也许能凭借痕迹,确定他们摔落的位置,可要下来救人,至少也要等到天亮才行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你需要考虑的事。”纪云开管太多了,他在这里,要怎么做还轮不到纪云开决定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纪云开闭嘴,不敢再说话了,静等萧九安做决定。

    她倒要看看,这个男人还能想出什么更好的办法。

    片刻后,萧九安开口道:“一起跳下去!”

    “啊?”纪云开愣了一下,萧九安想了这么久,就想了一个这么笨的法子?

    纪云开惯性的看向萧九安,金色的面具在夜晚显得特别醒目,萧九安能清楚的看到纪云开眼中的怀疑。

    萧九安冷哼一声,说道:“怎么,你有更好的办法?”

    “没有!”她的办法就是她一个人先跳下去,可之前就被萧九安否绝了。

    “既然没有,那就听本王的。”萧九安根本不给纪云开说不的机会,话还未说完就松手了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失重的感觉来得太突然,纪云开完全无法控制自己的尖叫,不过只急促的叫了半声,纪云开就闭嘴了,因为他们落地了!

    “咔嚓!”地面离树木太近,两人落下时毫无防备,为减轻压力,萧九安单膝跪在地上,抱着纪云开的手用力过猛,骨节发出一块脆响。

    “唔!”萧九安痛闷一声,手一松,怀里的纪云开摔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纪云开不受控制的滚了出去,在地上滚了几圈后,不知撞到了什么,只听见“咚”的一声响,纪云开彻底没有声音了。

    “麻烦!”萧九安厌恶的低咒了一声,检查了一下自己的右手,发现只是脱臼,暗自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用力将手腕装了回去,萧九安上前查纪云开的情况。

    不知该说纪云开倒霉还是要说她走运,她好死不死撞在一声石头上,不过命大的是脸上面具帮她挡了一记,不然她十有八九会没命。

    “丑人多作怪。”萧九安将撞的变了形的面具扯掉,露面纪云开满是鲜血的脸。

    “女人,真是麻烦。”天太黑,萧九安不知纪云开撞到了哪里,只得胡乱将她脸上的血抹掉,扯过布条包住她的额头,然后将她背在身后,去寻找栖身之地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