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58章058失手,别人不能动!

    第58章 058失手,别人不能动

    萧九安想要知道燕北军中的奸细是谁,而叶沧琼明显是知道的,可是他会说吗?

    别说萧九安这会还不一定会死,就算萧九安一定会死,他又为什么要告诉萧九安奸细是谁?他叶沧琼可没有那么善良。

    “想要知道奸细是谁,就睁大眼睛看清楚,至于你能不能看到,那就不是我的事了。”叶沧琼一脸嘲讽的看着萧九安。

    被自己最亲近的人背叛,萧九安有什么资格骄傲?

    “本王一定能看到奸细是谁。”对于这一点,萧九安有十足的把握。

    纪云开静静地站在萧九安的身旁,听着他与叶沧琼不断的打机锋,默默地寻找出路。

    燕北军中出了奸细,萧九安被人出卖了,他们别想等人来救,只能自己找出路,可不等纪云开找到逃生的法子,就看到静茗茶园外突然涌出无数的光点,将静茗茶园团团围住。

    明显,这绝不可能是叶沧琼的人,叶沧琼一个江草莽,不可能在京中调动这么多人。

    “王爷,你看……”纪云开眼前一亮,指着茶园所在,欢喜的道。

    萧九安不用看纪云开,就知道她想问什么,当即缓缓点头,肯定纪云开的猜测。

    “太好了!”得到萧九安肯定的答复,纪云开高悬的心终于落下。

    好在,好在萧九安虽然冒险,可却做了两手安排,不然她真的会郁闷死。

    “你们别故弄玄虚,我是不会上当的。”叶沧琼背对着茶园,什么也看不到。见萧九安与纪云开一唱一和,直觉告诉他,这两人肯定是联手骗他。

    这两人不止一次骗了他,也不止一次骗过他,他绝不会上当。

    “叶庄主变聪明了。”援军来了,即使叶沧琼离他们只有五步远,纪云开仍旧觉得安心。

    至少,他们有活路了。

    “哼……”叶沧琼冷哼一声,可不知为何,他心底却十分不安。

    叶沧琼相信自己的直觉,未免事情有变,他决定速战速绝:“萧九安,堂堂正正跟我打一场,赢了你走,输了把命留下。”

    “本王为什么要跟你打?”燕北军已将静茗茶园围住,不要多久时间,就会有人发现他们的存在,到时候叶沧琼插翅难飞。

    “你怕了吗?”请将不如激将,叶沧琼试图激怒萧九安,可萧九安又不是什么十七八岁的少年,哪里会轻易受他激。

    不对,就算萧九安十七、八岁时,也不会轻易被人激怒,他打从小就比旁的孩子冷静,也比旁的人冷情。

    萧九安连个眼神也懒得给叶沧琼,只是轻轻晃动手中的飞刀,无声的威胁叶沧琼,让他不敢妄动。

    叶沧琼原本想要突袭,可见萧九安手中的飞刀一动,他又不敢动了,只能继续憋着。

    纪云开将两人的小动作看在眼里,忍不住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萧九安还真是厉害,明明弱到连她也打不过,可偏偏装得像那么一回事,凭着两把射不出去的飞刀,生生压得叶沧琼不敢动弹。

    要是日后叶沧琼知晓真相,不知会不会气得吐血。

    要知道,叶沧琼可是错过了狙杀萧九安的最好机会,错过了今日,日后想要杀萧九安,怕是不容易了。

    叶沧琼不敢妄动,萧九安绝不会主动出手,刚刚的骚动如同昙花一现,两人继用眼神对峙,纪云开站在一旁默默不语,生怕自己不经意的一个动作,会打破这份平衡。

    要知道,此时动手对他们极不利。

    可是,纪云开能管好自己却不能管别人,她能配合萧九安的动作,给叶沧琼营造压力,让他不敢妄动,旁人却不会。

    在叶沧琼不知道的时候,静茗茶园已经被燕北军围了,领头的人许是知道了萧九安不在院内,大军在园外等了片刻后便冲进园内。

    一瞬间喊杀声响起,即使隔得远,叶沧琼也听到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叶沧琼一惊,扭头看向身后,这一看他便怔住了:“怎么可能?怎么可能?”城外的燕北军不是已经被那人掌控了吗?怎么可能杀到静茗茶园来。

    就是这时候了!

    萧九安眼中闪过一道寒光,抬手,将手中的飞刀射了出去。

    萧九安的力道并不大,只堪堪将飞刀射出去,凭这速度绝对伤不了叶沧琼,可叶沧琼这会惊魂未定,见萧九安的飞刀射来,他本能的在闪躲,奈何他左腿伤的很重,在闪躲之际绊住了自己的身形。

    趁你病要你命,站在一旁的纪云开伺机而动,将手中仅剩的药粉全部洒向叶沧琼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叶沧琼惨叫一声,双手捂脸,痛呼。

    “快走。”纪云开拉着萧九安往原路折回。

    救兵都来了,他们还跑什么?

    两人快步往回走,倒在地上,痛得直打滚的叶沧琼见两人的身影渐行渐远,怒不可揭,不顾脸上的痛,猛地从地上跳了起来:“萧九安,纪云开,我要你们的命!”

    叶沧琼以鱼死网破之姿扑向萧九安与纪云开,完全不管自己会不会受伤,只求拉下纪云开和萧九安。

    纪云开扭头一看,见叶沧琼举剑刺了过来,第一时间把萧九安推开了:“快闪开!”萧九安不能死,萧九安死了,她也没有活路。

    “蠢女人!”萧九安现在比纪云开还要虚弱三分,被纪云开猛力一推,他一点招架之力都没有,踉跄的撞在树上。

    “唰……”叶沧琼一剑刺空,并不甘心,他生生在半空停下,不顾受伤的左脚,单腿落地,再次折回:“燕北王妃,你这么伟大,我成全你!”

    这一剑,叶沧琼直指纪云开,纪云开连连后退,可是她快叶沧琼的剑更快,叶沧琼手中的剑像是长了眼睛一般,死死的缠着纪云开。

    眼见叶沧琼手中的剑就要刺入纪云开的心窝,萧九安突然冲了过来:“叶沧琼,本王的王妃,也是你能动的?”

    萧九安上前,肩膀一动,撞向叶沧琼,将叶沧琼的剑撞歪了。

    叶沧琼一剑刺空,纪云开九死一生,可不等高兴,就发现身后无路,而她一脚踏空,往后摔了下去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