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55章055算计,对自己更狠!

    第55章 055算计,对自己更狠

    费小柴这人或许冲动,或许看事不透,但他有一个极大的长处,那就是有自知之明。

    他知道自己没有凤祁想的多,没有凤祁看问题透彻,所以他很听凤祁的话,凤祁说什么就是什么。

    就好比现在,他怎么看都觉得他云开小师妹应该把萧九安丢下,可凤祁发话了,费小柴就立马改变立场了,嚷嚷着叫纪云开照顾好萧九安,别让他死了。

    费小柴轻易改变立场,并非是没有原则,而是他清楚的知道凤祁比他聪明,比他的脑子好使,凤祁说不能丢下萧九安,就肯定不能丢下萧九安。

    他想不到那些弯弯绕绕的事,他只要听凤祁的话就行了。

    “云开小师妹,你跑快点呀,小心燕北王,别让他被木头砸死了。”费小柴担心纪云开,时不时就看上一眼,见纪云开有危险,立刻提醒道:“退,退,小师妹快后退两步,木梁要砸下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。”纪云开拖着萧九安,十分吃力,听到费小柴的话踉跄后退数步,险些栽倒在地,可就是这样她也没有松开萧九安。

    一报还一报,萧九安舍了性命救她,她怎么可以把萧九安丢下。

    “小师妹,快,快,往右三步,然后往前跑。”费小柴一心二用,时不时就给纪云开指指路,好方便她避开危险。

    此举,无疑是对对手的最大羞辱,叶沧琼也是一个骄傲的人,见费小柴与他对战时还能分心,当即怒了,招式陡变,变得凌厉锋芒,招招直击要害。

    “喂,喂,你在干吗?”费小柴瞬间压力备增,不得不将全副心思,都放在与叶沧琼对战上。

    好在纪云开这时候已拖着萧九安出来了,虽然最后出来的姿势有点狼狈,两人在地上滚了好几圈,可好歹是跑出来了,没有被跌落木头降瓦片砸死。

    “云开,带着燕北王……”凤祁不给纪云开喘息的机会,催促他们快走,可话还未说完,就听到一阵整齐急促的脚步声响起。

    “救兵来了!”费小柴顿时大喜,眼睛都亮了,凤祁亦是一喜,虚晃一招逼退叶沧琼的侍女后,凤祁旋身来到纪云开身边,将她扶了起来,并取出一瓶药递给她:“小师妹,这是固本培元的药丸,你先吃两粒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凤祁……师兄。”纪云开看着面前面带微笑,润玉如玉却又陌生的男人,眼神恍了一下。

    她这是第二次见凤祁,第一次说话,可却没有一生陌生的感觉,甚至无法对他产生一丝的防备,真正是奇怪。

    要知道,因为幼时的经历,她对人的防备心极重,毕竟连血脉至亲都信不过,这世间还有什么人值得信任?

    “不客气。”凤祁似能看透人心,知道纪云开的不自在一般,把药给了纪云开后,凤祁极有风度的后退,拉开两人的距离。

    堪堪只一步,即不会让人觉得疏离又不会让人防备,是一个进可攻、退可守的距离,十分适合他们俩现在的情况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,真得……让人舒服,也让人讨厌不起来,防备不起来。

    纪云开不由得露出一抹浅笑,发自内心的笑。

    院外的脚步声由远极近,叶沧琼的两个侍女也追了过来,凤祁不得不转身应对两个侍女的纠缠:“小师妹,那药你给燕北王喂三颗,然后想办法脱身。”

    凤祁对萧九安没有好感,但也没有恶感,要不是因为纪云开,他与萧九安此生也不一定会有交集,给萧九安三粒药丸保住他一命,把他交给援兵已是足够了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纪云开倒了三粒药丸,粗暴的塞进萧九安的嘴里。

    而此时,院外的脚步声越来越近,很明显来人很快就能冲进来,可不管是叶沧琼还是他的侍女,皆是一副不在意的轻松样,好像来的不是萧九安的救兵,而是他们的人一样。

    “你还不跑吗?”费小柴不是一个能藏得住话的人,见状不由得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跑?我为什么要跑?”叶沧琼不置可否的一笑:“费小柴,你不会天真的以为,来人就一定是萧九安的人吧?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费小柴脸色微变,眼中闪过一丝不安。

    此时,院外的人已经冲了进来,叶沧琼看到领头的人,微微一笑:“字面上的意思,凤祁,这一局我叶沧琼赢了。现在,我要的就不仅仅是一粒九转天一丹了。”

    “云开,快,带着萧九安走。”凤祁不是费小柴,叶沧琼都把话说得这么明白了,他就是再傻也明白是怎么一回事。

    燕北军内出了叛徒,他们今晚等不到萧九安的援兵。

    “萧九安,你果然……是走一步算三步主!”凤祁终于明白,萧九安为什么一定要通知他和费小柴了。

    萧九安怕是早就猜到了,或者说萧九安是故意的,故意借今晚之事引出燕北军中奸细。要知道萧九安为了找燕北军中的奸细,装了一个月的昏迷,今晚冒个险算什么?

    纪云开不是费小柴,别说凤祁提醒了,就是凤祁不说她也猜到了一二。

    萧九安还真是一个狠人,不仅仅对别人狠,对自己也狠。

    “你就不怕我和凤祁不管你,任你死在这里吗?”纪云开憋屈的不行,可还是认命的扶起萧九安,朝另一个方向跑。

    “云开小师妹,你快走……我和老大会断后。”费小柴后知后觉,可看到冲进来的“援军”二话不说冲向纪云开与萧九安,他就明白怎么一回事了。

    费小柴随手洒了一把药粉,把叶沧琼逼退后,凌空跃到纪云开面前,替她挡住了“援军”的攻击。

    看着挡在自己面前并不高大的身影,纪云开眼睛一红,哽咽的道:“师兄,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她一直都是一个人,这是第二次有人挡在她面前,为她挡住风雨,为她挡住危险,她无法不谨记在心。

    “谢什么谢,照顾小师妹是应该的, 快走,别墨迹啦。”费小柴一向大大咧咧,最是受不得这种内敛的感激之情,佯装恼怒的赶纪云开走,其实心里美的不行。

    他的小师妹叫他师兄了,他也是有小师妹的人了,哈哈哈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