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54章054震惊,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!

    第54章 054震惊,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

    萧九安警告的看了费小柴一眼后,就没有再说话,拿起地上的梁木走到铁盒旁,示意纪云开往后退,便将木棍卡入纪云开挖出来的口子里,以此为支点将铁盒撬起来,好方便纪云开出来,可是……

    还未动,就听到叶沧琼的警告:“燕北王,我要是你,我就不会动,你不会天真的以为,我没有留后手吧?”

    静茗茶园是一个局,是一个取萧九安与纪云开性命的局。

    萧九安没有说话,回头看了他一眼,继续撬铁盒。

    他萧九安要是因旁人一句话,就改变自己的决定,他就不是萧九安。

    叶沧琼有后手又如何,不过是兵来将挡,水来土淹,他都敢带纪云开进静茗茶园,他还怕什么?

    铁盒重逾千金,即使开了一个口子,找到了支点,想要将其撬开仍需不小的力气,如果是平时萧九安自然不惧,可现在?

    对萧九安来说,还真是一个不小的麻烦。

    萧九安用力,只撬开一道小口,绝对不够纪云开爬出来。

    即使看不到,纪云开也知萧九安此时的情况必定糟糕极了,不由得出声安慰道:“王爷,别急,慢慢来。”

    “蠢女人,闭嘴!”萧九安从不在人前示弱,也不愿意让人看到他虚弱的一面,纪云开这话无疑是在告诉他,她看穿了他强撑的强势。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萧九安确实是在强撑,不过是五个字,话还没有说完,鲜红的血便不受控制的从他的嘴角溢出,越擦越多。

    这就是萧九安不与费小柴、叶沧琼说话的原因,那一口甜腥他咽下去了,可也仅仅是咽下去了,一张嘴血还是会流出来。

    他不想,也不能让叶沧琼、费小柴看出他此时有多虚弱。

    不知是因为淤血吐了出来,还是其他的原因,萧九安再次用力,居然将铁盒撬开了一道可供人爬出来的口子。

    “蠢女人……”萧九安张嘴唤道,可听见“轰”的一声巨响,紧接着就看到一块巨大的石头,从内室迎面袭来,目标是他还有地上的铁盒。

    “咔嚓!”同一时刻,萧九安手中的梁木承受不住铁盒的重力折断了,刚撬开的口子再次合上,幸亏纪云开反应快退了回去,不然她的脖子就生生被铁盒切断了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燕北王,我提醒过你,不要碰铁盒的。”巨声响起的刹那,叶沧琼的嘲讽也在耳边响起。

    趴在铁盒里的纪云开一动不动,双眼睁得大大的,透过拳头大小的缺口,死死的看着前方。

    即使她什么也看不到,她也能猜到出了什么事。叶沧琼设的是连环局,从她踏入屋内的那刻,就注定了是死路一条。

    不过,此刻她不怪任何人。

    她努力了,为了救她凤祁和费小柴也努力,她没有被全世界人遗弃,她也没有放弃自己,她一直在努力的活着,只是上天不允许罢了。

    “爸爸,我有听你的话努力活着,这一次真的不能怨我。”纪云开闭上眼,等待死亡的降临……

    “该死!”萧九安低咒一声,没有理会叶沧琼。

    巨石飞袭而来的速度太快,这个时候他要丢下纪云开,他可以安全脱身,但他要走了,被巨石砸中的纪云开必死无疑。

    可是,他要是不丢下纪云开,凭他此刻的状况,他没有办法保证两人都能全身而退,甚至他也会死在这里。

    抉择就在一瞬间,萧九安也不知他是怎么想的,反正等他反应过来,他已经丢下了木棍……

    “蠢女人,后退!”没错,在生死存亡之际,萧九安选择冒险救纪云开。

    “嘭”的一声巨响,萧九安拼尽最后一丝力气,将铁盒掀起,抱着呆愣的纪云开滚向一侧。

    “轰……”被掀起的铁盒与石块相撞,发出一声巨响,屋子、地面随着震动,屋子承受不住巨大的震动,隐有倒塌的迹象。

    “噗…… ”最后一丝力气被耗尽的萧九安,张嘴吐了一口血,昏死了过去。

    被萧九安紧紧护住的纪云开有片刻的呆滞,可随之就是不敢置信。

    她不敢相信萧九安居然会在生死存亡之际选择救她?

    “这不可能。”看着萧九安苍白没有血色的脸,纪云开有片刻的恍惚,她总觉得这是在做梦。

    萧九安是什么人?

    冷酷,自私,无情,甚至想过杀她,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会冒险救她?

    她不相信,她不相信这是真的!

    “云开,快出来,房子要倒了!”屋外的凤祁与费小柴,看到纪云开与萧九安平安脱身,长长的松了口的气。

    “我,好……出去,我出去。”劫后余生,被一个认定不可能会救自己的人,冒着生命危险救出,纪云开一时半刻还无法冷静,大脑也无法思考,整个人都是懵的,听到凤祁的话这才稍稍恢复了些许的理智。

    没有一丝迟疑,纪云开将昏迷不醒的萧九安扶了起来,半拖半扯的带着他一起往外走。

    此时,屋子已摇摇欲坠,屋顶上的瓦片与木头不断的往下落,纪云开拖着萧九安本就吃力,还要时刻注意头顶上坠落物,速度自是快不起来。

    屋内,费小柴看的心急不已,恨不得冲上前去帮纪云开,可叶沧琼死死的缠着他,根本不让他脱身。

    眼见屋子就要塌了,纪云开还没有跑出来,费小柴急了,大声喊道:“云开小师妹,你管萧九安那个混蛋的死活干嘛,把人丢下,快跑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我不能丢下他!”她不能,不能丢下冒死救她的萧九安,她的良心过不去,她的原则也不会允许她这么做。

    最主要的是,萧九安死了,身为燕北王妃的她,能活吗?

    “你,你……我真被你气死了。”费小柴气得跳脚,可偏偏一点办法也没有,最最让费小柴不高兴的还是,凤祁还在这时候开口帮纪云开:“小师妹你做得对,你不能丢下燕北王。”

    燕北王死,燕北王妃陪葬,这个规矩费小柴不记得了,他却是不敢忘。是以,明知萧九安让人给他送消息,存着利用他和费小柴的心思,他也来了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