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52章052懂他,只有一刻钟的时间!

    第52章 052懂他,只有一刻钟的时间

    “叶庄主,我天医谷的人,不是什么人都能动的。”白衣男子由远及近,步履从容,姿态优雅,气势迫人,一瞬间便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。

    “你是……”叶沧琼后退数步,摆脱了费小柴的纠缠。

    费小柴没有再像之前那样拼命,而是退至白衣男子身边:“老大……叶沧琼和燕北王欺人太甚,他们欺负云开小师妹。”

    “在下凤祁。”凤祁双手作揖,皎洁的月光洒在他身上,衬得其人更加的高洁、夺目。

    “凤家的凤祁?”那个凤、祁两家联姻的嫡子,那个本该是天之骄子,却因为一出生就克死母亲、外祖、外祖母、祖父、祖父母而被凤、祁两家遗弃的凤祁?

    凤祁没有否认,但却重复了一句:“天医谷凤祁。”

    “凤家嫡长子,祁家的外孙,居然拜在天医谷门下,天医谷果然深藏不露。”叶沧琼意有所指的看向费小柴。

    凤祁就算被凤、祁两家遗弃,也改变了他顶级世家出身、父亲是凤家家主,嫡亲舅舅是祁家家主的事实。天医谷有这么一个大弟子,是个人都要给天医谷一份薄面。

    “天医谷一向与世无争,与沧琼山庄更是无怨无仇,还请叶庄主将我小师妹放了。”凤祁没有拐弯抹角,直言道出自己的来意。

    “很抱歉,你的小师妹也是燕北王妃,我不能放她。”叶沧琼虽然拒绝,语气却没了之前的猖狂。

    没办法,此一时彼一时,要是萧九安、凤祁、费小柴三人联手,他根本不是对手。

    “我小师妹昨天才刚嫁入燕北王府,叶庄主不会认为,只一天的时间,燕北王便对我小师妹情根深种,为她不顾一切吧?”凤祁语气平静,并无嘲讽之意,只是客观的陈述事实。

    “当然不……但你我都知,依燕北王萧九安的骄傲,不管他对你小师妹有情没情,他都不会坐视不理。”凡是与萧九安打过交道的人都知道,萧九安此人极度护短,极度自我,凡是被他划在自己地盘的人与物,旁人都不能染指半分。

    “叶庄主,你太不了解燕北王了,燕北王是骄傲,但他并不自大狂妄,他不允许旁人动的人都是对他有用的人,我的小师妹对他半点用处也没有。要不是这样,他刚刚也不会冷眼旁观,明明有机会却不肯救我小师妹。”凤祁摇了摇头,他即使心急纪云开的安危,面上依旧带着三分笑容,浑身都散发着世家公子的从容、高贵。

    叶沧琼看着他,眉头微皱,萧九安确实是从头到尾都不曾在乎过纪云开的生死,否则就不会拿纪云开来换萧十庆,更不会让萧十庆先离开,只留下纪云开一个弱女子。

    有那么一刹那,叶沧琼动摇了,可当他看到费小柴脸上担忧、紧张的神情后,突然又笑了:“燕北王不在意,你们在意就成。能劳动凤家大公子和天医谷少谷主亲自前来,想必天医谷很重视这位小师妹。”

    “我天医谷的人,每个都重视。”凤祁淡淡道,既表明了对纪云开的重视,也说明了纪云开并非独特。

    “重视就好,既然不能拿燕北王妃跟燕北王做交换,我只好跟你们天医谷谈了。”叶沧琼抬了抬手,他身后的三个侍女会意,转身走入屋内,守在铁盒旁。

    铁盒内,纪云开已经恢复神智,也听到了外面几人的交谈,听到了凤祁和费小柴的声音,纪云开的眼泪再也控制不住,一颗接一颗的往下落。

    她没有被全世界遗弃,还有人为了救她而努力,她绝不能自己先放弃!

    纪云开抹掉脸上的泪,闭上眼睛,调整呼吸,借此缓和紧张、害怕、惶恐等负面情绪。

    天助自助者,虽然有人救她,她也不能放弃自助。

    院外,费小柴一听到叶沧琼的话,就知他想要什么,不等叶沧琼开口,先一步道:“九转天医丹没有,除此之外,什么条件都依你。”只要叶沧琼肯放了他小师妹,帮他卖一次命又如何?

    “除了九转天医丹,你们天医谷还有什么值得我上心?”叶沧琼一脸不屑的道。

    “你看不起我天医谷?”费小柴怒了,撩起袖子就要冲上前,却被凤祁一把按住:“别胡闹。”

    “我哪有胡闹,是他们欺人太甚。”费小柴不敢乱动,只能用眼神瞪向叶沧琼和萧九安。

    别以为萧九安站在一旁不说话,他就会忘了萧九安欺负他小师妹的事,别想!

    费小柴拼命的睁大眼睛,用力去瞪萧九安,恨不得用眼神把萧九安瞪死,可是……这无全是不可能的!

    不管费小柴瞪得多用力,萧九安始终面无表情,完全不把他孩子气的举动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凤祁无奈摇头,却也没有去管他,只对叶沧琼道:“得罪天医谷,对沧琼山庄并没有好处。”

    叶沧琼耸了耸肩:“这天下,并不是只有天医谷才有大夫。”不过是一群医术高超一些的大夫罢了,就是得罪了又如何?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凤某只好得罪了。”凤祁的话还未落下,与他配合默契的费小柴,便如同离弦的箭,冲向屋内。

    “想在我的眼皮底下抢人,凤祁,你太看得起自己了。”费小柴的速度虽快,叶沧琼也不慢:“没有九转天医丹,休想把人带走。”

    叶沧琼一剑刺向费小柴,不给费小柴喘息的进间,手腕一动,挽了一个剑花,将费小柴逼退。

    “都说了没有九转天医丹,你个疯子。”费小柴眼见就要冲进屋内,却被叶沧琼逼退,他生喝人血的心都有了。

    而在叶沧琼缠住费小柴的瞬间,凤祁也出手了,他的目标则是叶沧琼的三个侍女。

    他昨夜与萧九安一战,伤了心肺,短短一天一夜,根本不可能痊愈,此刻也只能勉力一战。

    叶沧琼的三个侍女武功并不算顶强,却也棘手,初时凤祁自不会落下风,可他撑不了太久。是以,一交手,他便对萧九安说了一句:“你有一刻钟的时间。”

    他知道萧九安懂他的意思,也明白他此时的状况,一如他也清楚萧九安的状况一样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