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50章050蠢货,小师妹的价值!

    第50章 050蠢货,小师妹的价值

    叶沧琼凌空扑来,一出手便是大杀招,明显是想取萧九安的性命。

    面对杀气凛然的叶沧琼,萧九安不慌不忙,摆出防御的姿势,看他那胸有成竹的样子,似乎完全不将叶沧琼放在眼中。

    有那么一刹那,叶沧琼也迷惑了,可不管他迷不迷惑,已经出招了,就容不得他后退。

    “今日,就让我领教一下燕北王的厉害。”话说间,叶沧琼的衣袖已划为利刃,直击萧九安的面门。

    萧九安没有说话,亦没有反击,他脚步一动,身形一转,正好避开了叶沧琼的攻击,红袖似的利刃险险擦着他的胸膛飞过。

    “再来!”一击不中,叶沧琼并不气馁,他左脚落地,右脚踩在左脚上,一个转身便再次攻向萧九安,这一次萧九安依旧是退,并不反击,也不与叶沧琼交手。

    又一击落空,叶沧琼顿时恼火,眼神一变,带着几分凌厉:“燕北王,你看不起我?”

    “出手!”萧九安没有回答叶沧琼的话,而是将左手背在身后,摆明就是看不起叶沧琼。

    “你,很好!”萧九安此举彻底的激怒了叶沧琼,他没有急着再出手,而是伸手道:“拿本庄主的剑来!”

    “啪……”屋顶上的侍女一抬手,一柄银色长剑飞至叶沧琼的手中,叶沧琼抽出长剑,随手将剑鞘丢在地上,长剑泛着幽幽寒光,直指萧九安,狂妄的道:“燕北王,轻视本庄主是要付出代价的。”

    萧九安依旧脸色不变,冷漠的道:“出手吧!”

    “好!”叶沧琼身形一动,再不复之前的漫不经心,如同游龙一般,猛地扑向萧九安,手中的剑亦朝萧九安的要害击去。

    这一次,萧九安没有后退,在叶沧琼挥出长剑的那一刻,萧九安以常人做不到的速度伸手,夹住了叶沧琼的剑,扭头看向叶沧琼,轻蔑的道:“你,不是本王的对手!”如若他全盛之期,叶沧琼在他手里过不了十招。

    “松手!”叶沧琼神色微变,用力抽剑,却见剑身纹丝不动。

    “你输了!”萧九安随手一甩,将剑刃甩了出去,叶沧琼随之往一侧摔倒,可就在他即将摔下去的瞬间,反应极快的将手中的剑抵在地上,堪堪稳住了身形。

    “再来!”不等站稳,叶沧琼就再次挥剑。

    萧九安的眼中闪过一抹厌恶,后退一步,对着左侧喊了一句:“凤祁,你还要看到什么时候?”

    “凤祁?”叶沧琼握剑的手一顿,顺着萧九安的视线望去。

    只见一道银白色的身影,突然从黑暗中蹿起,朝叶沧琼扑来。

    “叶沧琼,敢欺负我小师妹,你惨了!”银白色的身影还未到眼前,攻击就已经到了,一大把石子砸向叶沧琼。

    叶沧琼不得不放弃对萧九安的攻击,随手挽个剑花,打断面前的石头。

    “费小柴?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听到来人的声音,叶沧琼的脸色微变。

    江湖上最不好惹的人,就是天医谷的费家人,而其中又以少谷主费小柴最难惹。

    “你绑了我小师妹,还不许我来?”说话间,费小柴已经扑到叶沧琼面前,不管不顾的对叶沧琼出手。

    叶沧琼皱眉,手上的招式却不减半分:“你师妹?燕北王府的郡主什么时候拜在天医谷门下了,我怎么不知道?”

    “我师妹是纪云开,我云开小师妹!”费小柴没好气的纠正道。

    “燕北王妃?”叶沧琼的声音猛地提高,差点破音,可见他真被惊到了。

    “对,我师妹纪云开就是燕北王妃,识趣的快放了她。”费小柴一脸得意的道。

    他们天医谷的名气还是很大的,虽然萧九安不把天医谷放在眼里,可在江湖上谁不给天医谷三分面子。

    可不想,他的话一说完,叶沧琼就欢喜的道:“太好了,原本还以为燕北王妃没什么用处,现在看来,我今晚就是杀不了萧九安也赚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,你想干什么?”费小柴一听就傻眼了,叶沧琼这是什么意思?不把他天医谷放在眼里?

    “蠢货!”萧九安站在一旁,听到两人的对话,冷冷的斥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听闻天医谷的九转天医丹,可以起死回生,不知天医谷的小弟子值不值一颗九转天医丹?”叶沧琼毫不在意的说出自己的目的。

    “你想拿我小师妹换九转天医丹?你在做梦!”费小柴一听怒了,出手更加不留情,一招一式都是要叶沧琼的命。

    叶沧琼也不甘示弱,手中的剑舞得飞快,肉眼已看不见他的招式,只看到一片银光闪现。

    如果说他之前只是受人之托,忠人之事,只肯出七分力,那么他现在就是出了十分力,为了九转天医丹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做梦,稍候就知晓了。”叶沧琼不再与费小柴废话,精致的五观绷得紧紧的,整个人如同一把出鞘的剑,凌厉而锋芒。

    萧九安站在一旁,仍旧是只看未动,无视纪云开越来越弱的求救声。

    被关在铁盒里的纪云开,并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,此时的她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,紧紧的抱着自己,蜷缩在一角,有一声没一声的喊着:“放我出去……”

    铁盒密不透风,空气无法流通,里面的空气越来越稀薄,纪云开的意识很快就模糊了,她分不清自己是幼时被妈妈关在柜子里,还是重活一世被叶沧琼关在铁盒里,为了让自己撑下去,纪云开不断的对自己说:“不怕,我不害怕!”

    这一句声音更低,只有她自己才能听到,除了她自己外,没有人知道她在铁盒里有多么的害怕,又有多么的无助。

    费小柴与叶沧琼打得难解难分,一时间分不出胜负,偶然听到纪云开的呼救声,费小柴这才记起他是来救人的。

    回头,看到萧九安站在一旁看热闹,顿时气不打一处来:“燕北王你在看什么?还不快去救我小师妹,她被关在那破盒子里,久了会没法呼吸,会憋坏的。”

    人在密封的空间关久了会窒息而死,这个道理费小柴知道,萧九安当然也知道。甚至萧九安猜想,纪云开很可能已经昏迷了,可是萧九安仍旧没有出手救人的意思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