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48章048王爷,你真自私!

    第48章 048王爷,你真自私

    就这么一点要求,萧九安也不肯答应。

    “你有什么资格跟本王谈条件?”萧九安扭头看向纪云开,眼中没有轻蔑,也没有嘲讽,只有淡淡的冷意。

    纪云开莫名的发寒,不过没有退缩,笑道:“我能救十庆郡主,不是吗?”

    萧九安道:“你死了,一样可以救十庆。”是给叶沧琼一个活人,还是一个死人,这并不重要。

    纪云开道:“王爷可以试……”试。

    最后一个字还来不及说出来,就被屋顶上的叶沧琼打断了:“我说你们两个够了没有?只是走三步而已,又不是生离死别,至于这么缠绵吗?”

    “闭嘴!”话被人打断,纪云开本就糟糕的心情更加糟糕了,抬头,狠狠地瞪了叶沧琼一眼。

    “瞪我?你胆子不小,去……给她一点教训。”叶沧琼抬了抬手,身后的侍女立刻放下灯笼,从屋顶飞落而下,走到萧九安与纪云开的面前,福了福身,客气的道:“燕北王,请让让。”

    “叶沧琼,别逼本王灭了你的沧琼山庄。”萧九安没有让,但在场的所有人都知道,萧九安不让并不是为了保护纪云开,只是为了燕北王府和他的面子罢了。

    “燕北王,从来没有人在瞪了本庄主之后,还能全身而退。”叶沧琼脸上的笑意转冷,透着三分杀气。

    萧九安冷笑一声:“叶沧琼,从来没有人在威胁了本王之后,还能活着。”

    同样的话,叶沧琼说的杀气凛然,萧九安却说的平静淡然,就好像本该如此。

    “你找不到我。”沧琼山庄的叶沧琼神出鬼没,只要他不愿意,没有人能找到他。

    “你不可能躲一辈子。”叶沧琼要是能躲一辈子,他萧九安认了。

    “确实不可能躲一辈子。”叶沧琼认真的点了点头,指着纪云开道:“要不这样好了,让你的王妃接我的侍女一招,如果她能站稳,我便放你们三人离开。”

    叶沧琼似乎生怕萧九安不满,又补了一句:“当然,要是燕北王你心疼你的王妃,可以代她接这一招。”

    叶沧琼看似随意一说,可不管是纪云开还是萧九安都知道,叶沧琼这是在针对萧九安。

    外人不知,纪云开却是很清楚,凭萧九安现在的身体状况,别说接叶沧琼的侍女一招,能站在这里就已是不易。

    叶沧琼这是试探?这才是叶沧琼的真正目的?

    不管是什么,纪云开都知道,她不能让萧九安接这一招,不然他们今晚谁都走不出静茗茶园。

    不等萧九安多言,纪云开便上前一步道:“不必,女人之间的事,王爷一个大老爷们插手像什么样?”

    “燕北王妃,你还真是护着你们家王爷。”叶沧琼似笑非笑道的看着纪云开,抬手打了一个响指:“既然如此,那我也就不客气了,春风,动手!”

    “慢着!”不给侍女动手的机会,纪云开忙道:“如果我失手杀了你的侍女,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她无能,你尽管动手。”叶沧琼满不在乎的道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……”纪云开话未说完,便突然上前,手中不知何时多出一把匕首,以极刁钻的角度刺向侍女的脸颊,在侍女闪躲之际,纪云开脚尖一动,转到那侍女身后,手中的匕首先一步抵在对方的背脊上:“不想死,就别乱动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侍女被钳制,一张俏脸涨得通红,纪云开却理也不理她,扭头看向叶沧琼:“叶庄主,是不是可以放人了?”

    “放人?敢对我的人下手,你让我怎么放人?”叶沧琼脸色陡变,站了起来,身上的衣袍无风自飞舞,看上去妖艳而又危险。

    “沧琼山庄的庄主,竟然这般言而无信?”纪云开的脸色也好看不到哪里去,她刚刚奋力一博已耗费掉太多的力气,可惜现在看来,似乎没有效果。

    叶沧琼冷哼一声,居高临下的道:“本庄主怎么做事,还轮不到你来置喙,放开我的人,饶你一命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。”纪云开想也不想就否绝。

    放了人,她还有谈得筹码吗?

    “你没有拒绝的权利,除非你想要萧十庆的命。”叶沧琼的话一落下,就见押着萧十庆的人,举刀架在她的脖子上。

    叶沧琼满意的点头,语气恢复原有的轻松:“燕北王妃,我数三声,你若不放人,我便断萧十庆一条胳膊。”

    这话看似是在威胁纪云开,实则是在威胁萧九安。

    纪云开气得不行:“你……卑鄙!”

    “本庄主从来就不是君子。”叶沧琼毫不在乎道,转而望向萧九安:“燕北王,继续我们先前的约定,让你的王妃走进屋内,我放萧十庆。”

    “本王的王妃已往前三步,叶庄主该履行承诺了。”萧九安声音冰冷,隐含杀意,浅色的眸子一瞬不瞬的看着叶沧琼。

    他从来不曾被人如此威胁,叶沧琼真的惹怒了他,要不是他现在的身体不允许他动手,叶沧琼此刻已是他剑下亡魂。

    叶沧琼没有说话,他站在屋顶上,毫不畏惧的迎上萧九安的视线。两人视线相交,火花四溅,杀气四溢,周遭的空气好似凝固了一般,包括纪云开在内,所有人都不敢呼吸。

    就在纪云开以为,这两人会一直对视,直至其中一人撑不住时,叶沧琼突然开口道:“放开十庆郡主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押着萧十庆的人一愣,旋即在第一时间收回刀,松开了对萧十庆的钳制,不过挡在了萧十庆的面前,不让她离开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放人了,让你的王妃走进去。”叶沧琼面露不悦道。

    这一次,萧九安没有多言,只冷冷下令:“纪云开,进去!”

    纪云开没有立刻回答,而是静静的看着萧九安,眼中有失望,还有愤怒。

    叶沧琼明显很在意这个侍女,她好不容易占了半分优势,只要萧九安肯放手一博,他们就能带着萧十庆全身而退,可是……

    萧九安不肯,或者说萧九安不愿拿萧十庆的命去冒险,所以只能牺牲她,用她的命去冒险。

    纪云开恨恨道:“萧九安,你真自私!”眼中的落终于没有忍住,顺着黄金面具滚了下来。

    纪云开闭上眼睛,掩去眼中的愤怒与悲伤,同时松手,任由匕首从手中滑落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