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46章046茶园,说不的权利!

    第46章 046茶园,说不的权利

    城外,静茗茶园

    茶园的人很快就收到了燕北王府的回复。

    “主上,燕北王同意了。”黑衣人跪在地上,不敢抬头看坐在书桌后的神秘主人。

    “安排好,记住,我们要的是燕北王的命!”神秘主人依旧一身黑衣,从头包到脚,背对着黑衣人而坐,声音依旧粗哑难辨,分不出男女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黑衣人领命,弓身退下。

    神秘主人独自坐了许久,才缓缓转过身来,取下头上的黑帽子,露出一张姣好的面容,那张脸赫然是——萧十庆,燕北王府失踪的十庆郡主!

    不知是出于什么原因,燕北王府的人并没有在第一时间,告诉纪云开晚上的行动,而是在一切准备好,出发前一刻钟把纪云开从床上挖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纪云开睡得并不安稳,哪怕是刚刚起来,脸上也没有一丝困意。

    管事弓身道:“王妃,王爷有请。”

    纪云开没有多问,只是见管事带她去前院,不由得问了一句:“王爷在前院?”萧九安的身体那么虚弱,就起来了?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管事比平时更加沉默,脚步也沉重了几分。

    看着临近半夜,仍旧灯火通明的燕北王府,肃穆异常的燕北王府,纪云开知道肯定是有事发生了,只是不知道这事跟她有没有关系。

    前院,精兵分列两排,人数不多,气势却不弱,纪云开进来的那一刹那,着实是被吓到了,好在她胆子大,也见惯了这样的场合,这才镇定下来。

    主厅里,萧九安一身黑衣,威武霸气的坐在主位上,下首各站着两个亲兵,看这阵式,像是三堂会审。

    纪云开的心猛地一跳,暗暗吸了口气,迈着沉稳的步子走了进去,尽力用平静的语气道:“王爷。”

    她今天下午什么也没有做,一直在院子里休息,萧九安摆出这么大的阵仗,不是要审她吧?

    哪知萧九安看也没有看她一眼,起身道:“出发!”

    “是!”院外,侍卫齐声应是,主厅内,萧九安身后的侍卫也在第一时间跟上。

    “这是要去哪里?”纪云开一头雾水,见萧九安从她身边走过,转身问道。

    “王妃,这是您的衣服!”跟在萧九安身后的亲兵,拿了一件黑色披风递给纪云开,然后就跟着萧九安走了。

    离去前,特意多看了纪云开一眼,那一眼充满同情与怜悯。

    纪云开一头雾水,拿着披风站在原地,傻眼了。

    谁来告诉她一声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

    怎么大家看她的眼神都不对?

    “王妃,快跟上!”管事立在一旁,见纪云开一直站着不动,催促了一句。

    他承认,他确实有些同情纪云开,可是……他们王爷所做的决定,任何人也不敢说不。

    “这是要去哪里?”纪云开系上披风,问道。

    “王妃去了就知道了。”管事低头,不敢看纪云开的双眼。

    他要怎么告诉王妃,他们家王爷要拿她去换十庆郡主?

    不对,应该是说了又能如何,这里是燕北王府,纪云开身边全是燕北军,说与不说纪云开都只有认命的份。

    纪云开问道:“我能不去吗?”直觉告诉她,今晚的行动没什么好事。

    管事没有回答纪云开的话,而是说道:“王妃,王爷的耐心不太好。”

    这话比说“不能”还要直接,纪云开点了点头,认命的追上大部队,为了不落队,纪云开一路小跑,只比萧九安慢了十来步。

    刚一出去,就有人牵了一匹小矮马给她:“王妃,你的马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纪云开接过缰绳,默默的望天。

    这些人事先有问过她会不会骑马吗?

    “出发!”纪云开呆愣间,萧九安和他的手下早已坐在马背上,纪云开不敢耽搁,连忙爬上马背。

    动作有点狼狈,但看姿势应该是会骑马的,一旁的侍卫见状,暗暗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王爷没有准备马车,而且时间算得特别紧,他们还真怕王妃不会骑马,没法随他们一起出城。

    萧九安的兵马训练有素,即使是骑马也是整齐划一的,明明有数百人,可却只能听到一道“哒哒哒”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不过,很快就有第二道了。

    纪云开确实会骑马,但骑术很一般,至少不能和训练有素的骑兵比,也没办法融入骑兵中。

    在一众整齐划一的骑兵中,纪云开是最特别的存在,不仅破坏了队形,还破坏了整齐划一的脚步声,突兀的马蹄声让她周边的小兵十分不习惯,甚至有几个不自觉的配合起纪云开,免得被她杂乱的声音拢乱心绪。

    纪云开自然也发现了,她也想尽力配合骑兵的节奏,可是她真的做不到呀!

    好在,她身边的骑兵体贴,很快就开始配合她的步子,如此一来,又影响了周边的人,等到他们一行人快到城门口时,马蹄声居然渐渐统一了……除了萧九安!

    所有的骑兵不自觉的受纪云开这股嗓音影响,唯独萧九安例外,依旧保持原来的节奏,以至于他的马蹄声显得特别突兀。

    不过萧九安没有当回事,一马当先,走在前面,并不受其他人的干扰,当然也不会像纪云开那样干扰其他人,只保持着自己独特的频率。

    一路前行,离子时还有一刻钟时,一行人抵达静茗茶园,茶园外早有人在等候,确定萧九安一行人的身份后,道:“请燕北王与王妃入内,其他人请在园外等候。”

    “下马!”萧九安下马,将马鞭丢给身后的人,同时提醒纪云开也下来。

    纪云开下马后,没有上前,而是不安地问道:“现在可以告诉我怎么回事吗?”

    不需要直觉,她只要有脑子就知道事情不对。

    “知道又如何?不知道又如何?你有选择吗?”萧九安一脸冷酷的道,不给纪云开说不的机会,大步朝茶园走去。

    纪云开站在原地,看了看左、右和身后的人,咬了咬牙,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萧九安说的没错,不过前面等着她的是什么,她都没有说不的权利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