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45章045换人,又是纪云开!

    第45章 045换人,又是纪云开

    “你凭什么这么欺负人?凭什么?”

    纪云开跌坐在地上,嚎啕大哭,不是梨花带泪惹人怜爱的哭泣,而像是受了伤害的孩子一样,用尽全身力气在哭。

    她哭,不是为了惹人怜爱,不是为了博取同情,她只是哭,为自己哭……

    萧九安知不知道她有多难?

    在纪府,有人为了阻止她嫁给萧九安而要她的命;在燕北王府,萧九安随口就是取她的性命。

    她只是想要活着,怎么就这么难呢?

    纪云开越想越委屈,顾不得萧九安高不高兴,一股脑的道:“你凭什么误会我?凭什么往我身上泼脏水?我身上有痕迹怎么了?我身上除了这些红痕,还有刀伤和擦伤的痕迹呢,你问过我一句吗?”

    “你这是在怪本王?”纪云开哭的很伤心,可却不足已让萧九安动容。

    女人的泪水在他面前一点用处也没有,不管是哭的楚楚可怜还是伤心欲绝,他都无法动容。

    纪云开恨恨道:“我哪敢怪你,我只怪我自己!”她倒霉,重活一世,过得比上辈子还要惨。

    上辈子虽然不顺,可终归没有性命危险,在学校有老师照顾,在部队爸爸的同事护着,可现在呢?

    护着她的师父不知道在哪里,为救她而冒险的师兄受伤了,下落不明,而她自己随时都面临着生命危险,她不知道自己今晚合上了眼,能不能看到明天的太阳。

    “知道是你自己的错就好。”萧九安软硬不吃,完全不受纪云开的大哭影响:“别以为哭两句,本王就会忘了你做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我做什么了?都说了这些痕迹是我自己弄的,你爱信不信。”哭得蠢兮兮的,纪云开也有点看不起自己,站起身来,擦掉眼泪,红着眼睛道。

    萧九安懒懒道:“对于一个,一心想要走的女人,本王为什么不能欺负欺负?”纪云开莫不是以为他忘了昨晚的事吧?

    “我不走,难道留下来给你陪葬?”纪云开理直气壮地说道。

    萧九安莫不是认为,她会高尚到因为一个“丈夫”的名份,就为一个陌生男人牺牲性命吧?

    试问,萧九安他自己能做到吗?萧九安能为了她纪云开,牺牲自己的性命吗?

    如若不能,有什么资格要求她,要知道在昨晚之前,她根本没有见过萧九安。

    “夫妻本是同林鸟,大难临头各自飞,你没有错。”萧九安语气极轻,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嘲讽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这个意思。”纪云开莫名觉得不对:“夫妻自然是要同甘共苦,但我们根本还称不上夫妻,我们只是两个陌生人。”

    “嗯,你可以滚了!”萧九安应了一声,闭上眼睛,不再理会纪云开。

    “端王世子的事呢?”纪云开知道萧九安不高兴,可仍旧抱着试一试的念头。

    “哼……”萧九安冷哼一声,睁开眼睛,浅色的眸子如同尖刀,眼中的寒光如有实质,飞向纪云开。

    “我跟端王世子真的没什么,之前在宫里,还有宫外……他帮过我两回,我当还他一个人情。”纪云开承认,她是真怕端王世子缠着她,外头关于她的流言已经够多了,真的不需要再添一桩。

    “你有什么资格跟本王谈条件?”萧九安嘲弄的看着纪云开,毫不掩饰眼中的轻蔑。

    纪云开道:“我……能帮你解毒,你应该知道,皇上的毒就是我解的,你中的毒和皇上当初所中的毒虽有不同,但我肯定能找出解药。”她要让萧九安看到她的价值,最主要的是她不能让萧九安死。

    萧九安死,她肯定也要死。

    而且,她在皇上面前随口胡谄的师兄出现了,她需要萧九安的庇护,不然皇上为了凤佩找上凤祁,那她就罪过了。

    萧九安道:“你的解药,对本王无用!”当日纪云开给皇上配了解药后,他的人就按原样重配了一份,中了毒的人服下后立刻无事,可对他却一点用处也没有。

    “解药无效,那么……我的血呢?我吃了那么多药,你要不要试试?”纪云开突然想起她忽悠皇上的说词,忍不住拿来忽悠萧九安。

    好吧,这不是忽悠,有没有用一试便知。

    “你的血?”萧九安的视线,落在纪云开的右脸上。

    她的血,有毒!

    纪云开道:“试一试,对你并没有损失,不是吗?”放血的人是她,萧九安担心什么?

    放了血,让人检查一遍,能用就用,不能用倒了就是。

    “你倒是不怕死。”萧九安的视线,落在纪云开的左手腕上,眼露嘲讽。

    纪云开摇头:“王爷,你错了,我就是怕死,才会想方设法,甚至不惜用自己的血来救你。”这话半点不假,要不是萧九安的生死与她息息相关,她不一定会说出这样的话。

    万一她的血有用,她可是要天天放血的。

    可是,纪云开下定了决心,萧九安却拒绝了:“不必!本王不需要,滚出去。”他还没有窝囊到,需要一个女人用血来救他。

    他的毒虽然解不了,可一时半刻也要不了他的命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算了,我不管你,皇上派来的太医很快就要到了,你自己看着办吧。”病人不配合,纪云开也没有办法,她该说的都说了,能做的都做了,结果如何不是她能左右的。

    “王爷,端王世子的事请你再考虑一下,别牵连无辜的人。”纪云开走之前,又提了一句,不等萧九安回答便转身往外走,步伐迈得又快又急,就好像身后有人在追赶她一样。

    纪云开一离开,一名黑衣人就从暗处走了出来:“王爷,有郡主的消息了。”

    “人在哪里?”萧九安眼皮也没有动一下,不知情的人还以为,他根本不在乎萧十庆的生死。

    “城外,沧琼茶山,对方要求王爷拿纪云开交换。”黑衣人低着头,呼吸压得极低,生怕一不小心惹怒他们家王爷。

    “又是纪云开?好,很好!”萧九安冷酷一笑:“今晚子时,在静茗茶园换人,把消息透给凤祁。”

    “是,王爷。”黑衣人大气也不敢喘一下,小心翼翼的退下。

    他们家王爷从来不是怜香惜玉的人,遇到他们家王爷,王妃只能自认倒霉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