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43章043求情,变态的独占欲!

    第43章 043求情,变态的独占欲

    纪云开没有卖关子,皇上一问,她便指了指自己的右脸道:“但是,我的血也有毒了!”

    原主为了给皇上试药,乱七八糟的毒和解药吃得太多了,以至于到最后她自己也不知道,自己到底是中毒,还是怎么了。

    皇上道:“这么说来,燕北王又中毒了?”如果是这样的话,那么……燕北军不足为惧。

    “可以这么说,不过请皇上放心,燕北王现在并无不妥,只是身子有些虚,休养几天就能下床了。”纪云开只当听不懂皇上的算计,一脸诚恳的道。

    皇上见她这副蠢样,心塞的要死,心中越发肯定不娶纪云开为后是对的,这女人完全不知他心中所想,若是娶个这样的蠢女人,他肯定会累死。

    “回头朕让太医去看看,燕北王乃是国之栋梁,他的身体出不得半点差错。”皇上是不信纪云开的,不让自己人确定过,他无法安心。

    “多谢皇上关爱,王爷知道皇上您这么重视他,一定会很高兴的。”纪云开眼睛一亮,一脸欢喜的看着皇上,那副真心为萧九安着想的样子,又让皇上心塞了。

    皇上莫名感觉自己心情烦躁,可又说不出什么,只得挥手道:“退下吧。”看不到纪云开这个蠢女人,他就不会心烦。

    “臣妇告退。”纪云开半刻也不敢停留,转身就往外走。

    她对皇宫没什么好感,能平安出宫她就满足了。

    “燕北王妃,这边请……”和上次的冷遇不一样,纪云开一出偏殿,就有小太监为她引路。

    可惜没走两步,就被人拦住了去路。

    “端王世子?”纪云开挑眉,一脸不解。

    端王世子不是在家闭门思过吗?怎么就出来了?

    “燕北王妃,借一步说话。”端王世子面带微笑,摆出一个请的姿势,扭头给了下面的人一个警告的眼神。

    还真是……在她面前,就不能装一下吗?

    纪云开摇了摇头,让小太监在原地等她,然后与端王世子走到一旁的凉亭。

    “世子爷,你找我有什么事?”纪云开主动开口寻问。

    “纪云开,我有哪里对不起你吗?”没有外人在,端王世子也就不装平易近人了,怒气冲冲的道。

    纪云开道:“没有呀!”陶安郡主虽然不懂事,但端王世子还算讲理,就算她再讨厌陶安郡主,也不可否认端王世子帮了她两次。

    “那你为什么要害我?”端王世子突然上前,按住纪云开的肩膀,用力摇晃:“你知不知道,我快被你害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世子爷,你冷静一点,冷静一点!”纪云开差点被摇吐了,连忙去推端王世子,可却怎么也推不动。

    “冷静,你叫我怎么冷静?皇上刚刚说要把我送到南疆去!你知道南疆是什么地方吗?那里毒虫横行,每年死在南疆的人不计其数,皇上把我送去南疆,不是要我去送死吗?”端王世子一向是个聪明人,他很清楚自己有几斤几两重,也知道自己要什么。

    他是端王世子,就是什么也不做,日后也会继承端王府。这样的情况下,哪怕他再想要建立功业,也不需要拿自己的命去拼,因为不划算。

    “皇上让你去南疆,关我什么事?”纪云开糊涂了。

    “当然跟你有关!皇上会让我去南疆,是燕北王府的人提议的!”端王世子死死捏着纪云开的胳膊,心里又气又急。

    他是招谁惹谁了?

    “你,你先松手,你捏疼我了。”纪云开连忙拍开端王世子的手。

    端王世子这才发现自己过激了,讷讷的松开了手,心里很自责,嘴上却恶劣的道:“纪云开,你别想我会道歉,这一切都是你的错。”

    “我犯什么错了?燕北王府的人送你去南疆,关我什么事?”纪云开揉了揉被捏痛的胳膊,暗叫倒霉。

    端王世子道:“怎么不关你的事?我让人去打听了,说是我跟你走得太近,惹得燕北王府的人不高兴了。不仅仅是我,就是萧家少主萧子戎也被萧家送回军营去了。”如果只有他一个人倒霉,他还不会相信,可再加上一个萧子戎,就容不得他不信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?你等会,我觉得我脑子不够用了。”纪云开连忙抬手,打断端王世子的话。

    她有点懵了,端王世子所说的这些话,分开来她听得懂,可组合在一起,她怎么就弄不明白呢?

    “纪云开,你别给我装傻。我知道燕北王醒了,你回去后,立刻跟燕北王解释清楚,我跟你什么关系也没有,我们两个不熟,让他千万千万帮我在皇上面前说说话,我一点也不想去南疆。”端王世子只当纪云开在装傻,气急败坏的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呀,这事……我完全不知道呀。”纪云开真心觉得自己冤枉死了。

    “我管你知不知道,这事你必须给我解决了,要是解决不了,我天天去燕北王府找你,到时候燕北王不会放过我这个奸夫,也不会放过你这个奸妇。”端王世子双手环抱,威胁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奸夫,奸妇的,我跟你一点关系也没有。”纪云开狠狠瞪了端王世子一眼:“我们家王爷很小气的,你千万别乱说。”

    她虽然只和萧九安打过一次交道,可看他宁可冒着毒素加深的风险,也要拦住凤祁把她带走,宁可杀了她,也不让她走,就知道那个男人的独占欲有多可怕。

    要是让萧九安知道她和端王世子牵扯不清,估计会活活掐死她。

    “哼……外面早传开了,说我是你的奸夫,我们两个是真爱,你并不爱燕北王,你是因为赌气才嫁给他的。”端王世子一口气将外面的流言说给纪云开听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散播流言或者说引导流言的人十分了解萧九安,知道他在乎什么,便让人传什么。

    却没有想到,萧九安听到流言后,并没有对纪云开下手,而是对无辜的端王世子下手。

    “流言传的很凶吗?”纪云开面露惊恐,后退三步,见端王世子点头,纪云开顿时头大:“要死了!”

    外面流言传的那么凶,她还跟端王世子单独说话,端王世子还对她动手动脚,要是让萧九安知道,依那个男人变态的占有欲,她肯定没有好果子吃。

    “被你害死了!”纪云开瞪了端王世子一眼,提起裙子就跑了下去。

    端王世子晚了一步,没有追上,站在凉亭上大喊:“喂,纪云开,你死之前,把我的事解释清楚啊,我不要去南疆。”

    纪云开没有搭理端王世子,头也不回的跑了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