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42章042吻痕,我们是夫妻!

    第42章 042吻痕,我们是夫妻

    要怎么做,才能在萧九安不出现的情况下,证明他清醒了、毒解了,除了身体虚弱外,并没有别的不妥?

    纪云开坐在马车上左想右想,最终咬了咬牙,豁出脸皮,动手在脖子和胸前掐出数道红痕。

    为了让痕迹看上去更像是吻痕,纪云开还在自己的肩膀上咬了两口。

    她不确定皇上是否会看,但可以肯定,她脖子上的痕迹,皇上一定能看到。

    至于皇上信不信,那就不是她能决定的,她只能做到这里了。

    “王妃,到了!”燕北王府距离皇宫不算远,纪云开刚做好伪装就到了。

    和上次进宫受到的冷遇不同,纪云开刚下轿,就有太监抬着轿子过来迎接,一路把她抬到上次来的偏殿。

    “王妃娘娘,皇上已经在里面等你。”和上次不一样,皇上并没有晾着纪云开。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纪云开淡淡道,优雅中带着一丝慵懒。

    人还是那个人,可却透着一股成熟的风情,让人忍不住多看一眼。

    纪云开缓缓步入殿内,离殿内还有三步远时,纪云开脚步一顿,摸了摸脸上的黄金面具,心中暗想:不知皇上会不会把这块面具也捏碎?

    要是捏碎了,那就太好了,她并不喜欢这块面具,不是不好,而是太好,太招摇了。

    “进来吧。”许是察觉到了纪云开的迟疑,皇上特意催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呼……”暗暗吸了口气,纪云开整了整衣服,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拜见皇上,万岁万岁万万岁。”纪云开屈膝行礼。

    她现在是燕北王妃,可以不用跪,但是……

    要是皇上不叫起,屈膝比跪着还要难受。

    三十,三十一,三十二……

    纪云开默默的在心里数了五十下,皇上才大发慈悲的开龙口:“免礼。”

    “谢皇上。”纪云开差点把腿蹲麻,把腰蹲酸,终于可以站直了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只有你一个人进宫,燕北王呢?不是醒了吗?”看到纪云开脸上的黄金面具,皇上忍不住皱眉。

    这块面具比纪云开之前戴的兰花面具耀眼,虽不是同样的风格,但却同样适合纪云开。带着兰花面具的纪云开典雅妩媚;带着黄金面具的纪云开高贵神圣,不同的气质,可却同样的吸引人。

    现在的纪云开,似乎比没有毁容之前更加的美丽,更加容易吸引男人的眼球。

    “王爷昨夜清醒了,只是他这段时间躺太久了,一时没力气起床。”纪云开适时红着脸,低下头,露出脖子上的痕迹。

    两人离得并不远,皇上第一时间就看到了,当即脸黑了,眼睛死死的盯着纪云开脖子上的痕迹,像是要吃人一般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昨晚和燕北王同房了?”皇上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,明明这个女人是他不要,不屑要的,为什么看到她身上,有别的男人留下来的痕迹,他却不高兴呢?

    “回皇上的话,是的。”纪云开小声说道,一副害羞的样子。

    她这副娇羞的模样更让皇上恼怒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,月前还为了自己,冒着生命的危险试药,现在居然为另一个男人娇羞,简直不要脸!

    “你……不要脸!”皇上是什么人?他说话从来不需要顾忌什么人,心里想什么,自然就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啊?皇上你,你说什么?”纪云开猛地抬头看着皇上,眼神慌乱不安。

    “朕说你不要脸!你才见过燕北王几次,你就,你就……跟他同房!”皇上承认,他很介意纪云开跟萧九安同房的事。

    这女人,怎么说也曾是他的未婚妻,他不要的女人,别的男人也不能碰!

    第一次,皇上后悔把纪云开指给萧九安了。

    原以为,纪云开嫁到燕北王府是等死,没想到成亲当天就传出萧九安醒了的消息,现在两人还同房了。

    纪云开善意提醒:“皇上,我和燕北王是夫妻。”夫妻同房不是很正常的事吗?皇上发什么神经呀。

    千万别告诉她,皇上心里其实是爱着她的,只是皇上自己不知道,等到她跟别的男人在一起了,才发现这个事实。

    如果真是这样的话,她真的会吐血,也会为死去的纪云开不值!

    皇上问道:“你不是说燕北王身子很虚吗?”急着同房干吗?

    “昨晚稍好些。”纪云开低头,一副尴尬的样子。

    她这话,就差没说萧九安纵欲过度,起不了床。

    “你,你……个不要脸的女人!”皇上没想到纪云开什么话都敢说,又羞又恼。

    “皇上问话,臣妇不敢不回。”纪云开闷声说道,心里比谁都委屈。

    她明明没有说不要脸的话,是皇上自己想歪了好不好。

    同房怎么了?谁规定同睡一间房,就一定要做什么?就不能盖棉被纯聊天吗?

    “这么说来,燕北王是真的醒了?他身上的毒也解了?”皇上憋气的不行,只得直奔主题。

    “是真的醒了,毒也解了!”纪云开半秒也没有迟疑。

    “毒解了?你解的毒?”皇上的眼神一瞬间变得凌厉,隐含杀气。

    纪云开明白为什么,可还是毫不犹豫的点头:“是的!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说,给朕服的是最后一颗解药吗?你哪来的解药给他?”皇上当然知道萧九安中的是什么毒,要不是确定世间再无解药,他也不会把纪云开赐给萧九安。

    萧九安的毒并不是他下的,但拖延治疗,让萧九安毒发昏迷的却是他。

    纪云开道:“臣女不敢撒谎,皇上服的确实是最后一颗解药,我并没有给燕北王服解药。”萧九安是自己醒的,毒还没有解呢。

    皇上冷冷道:“没有解药,他怎么会没事?”天知道当他听到萧九安昨晚醒来时,有多愤怒。

    纪云开这个笨女人,还真是会给他添乱,早知道就不该同情她,让她老死孤庙算了。

    “皇上,我曾中了同样的毒,喝了不下数十种是解药不是解药的药,我的血里有解药。”纪云开低眉顺眼地说道,举了举左手,露出左手腕上狰狞的伤疤:“我的血对毒有效,但是……”

    纪云开说到这里,突然一顿,皇上隐约觉得事情兴许有转机,忙问:“但是什么?”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