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39章039失踪,我是女主人!

    第39章 039失踪,我是女主人

    凤佩!

    纪云开讷讷道:“你,你知道了?”知道她把凤佩弄丢了?

    萧九安怎么会知道的?

    纪云开这次真的被吓坏了,连呼吸都急促起来:“你怎么知道的?”

    萧九安冷冷道:“本王怎么知道的一点也不重要,重要的是你别再次给本王杀你的理由!”如果凤祁不出现,纪云开没有离开的心思,他也不会想杀纪云开。

    一个女人罢了,他还没有小气到容不下她。

    “除了你,还有谁知道?”纪云开咬着唇,不断的呼气、吸气,借以平复自己的心情。

    萧九安道:“你是燕北王妃的一天,本王就会保你一天。”他的妻子,哪怕他再厌恶,也容不得旁人动手。

    纪云开暗暗松了口气,主动道:“你想要我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果然很聪明,既然这么聪明,要怎么做还需要本王教吗?”萧九安声音嘶哑、低沉,最后一个字刻意拖着华丽的尾音,威胁的意味十足。

    纪云开认命的闭上眼睛:“我知……”

    “咚!”

    纪云开的话还未说完,萧九安便双眼一闭,压在纪云开的身上,昏死过去。

    “我去!”纪云开推了推萧九安,确定他是真的昏迷过去,忍不住骂了一句脏话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,这个不要脸的男人,明明已经没了力气,还摆出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威胁她,简直是……可恶!

    可偏偏,她不得不接受他的威胁!

    她怕,怕惹怒了萧九安,她丢失凤佩的秘密再也保不住。

    “你赢了!”纪云开恼怒的推开萧九安了,可推了几次也没有推动。

    纪云开没好气道:“怎么跟猪一样重,明明看着不胖呀!”她刚刚抱了,萧九安的腰很瘦,她双手正好可以环抱。

    没法把人推下去,纪云开只能抱着萧九安滚一圈,希望能换个位置,把自己解救出来,可是……滚着滚着,她突然发现不对!

    屋内怎么这么亮?明明刚刚还是黑的?

    纪云开抬头一看,就看到一群官兵举着火把站在床前,瞪大眼睛看着她……和被她抱住的萧九安。

    纪云开的脸唰的一下就红了,连忙松开萧九安,恼羞成怒地吼道:“看什么看,没看过夫妻同床嘛,还不快滚出去!”

    “是,是,是,小人这就滚。”一干小兵噗嗤一笑,笑到一半突然发现不对,忙摆出严肃脸,举着火把就往外跑,生怕把纪云开惹恼。

    纪云开大怒,捶床!

    呜呜呜,说错话了,好丢脸,她没法见人了。

    可是没法见人,她也必须出门!

    萧九安晕了过去,没有办法主持大局,收拾烂摊子的事只能交给她。

    其实,纪云开也想装晕的,刚刚丢了那么大一个脸,她真心没脸出门,可是……她都能神勇的抱着萧九安滚床单,她要是晕过去,有人信吗?

    而且,萧九安的威胁言犹在耳,别说她现在晕不了,就是真要晕,也得掐掐大腿,努力让自己保持清醒。

    纪云开认命的下床,借着屋外火把的光线,略略收拾一下,然后叫下人进来。

    “王妃。”进来的是燕北王府的管事,就是带纪云开来见萧九安的人。

    他看着很狼狈,胳膊露出一大片血肉,身上也有几处明显的刀伤,可却站得笔直,神情严肃,像是不曾受伤一样。

    纪云开看了一眼便收回眼神,说道:“让人进来收拾一下,最好给王爷换一个房间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管事轻声应是,完全没有置疑纪云开的命令,也没有关心萧九安的安危,好像纪云开才是他的主人一般。

    纪云开挑了挑眉,不过什么也没有问,只道:“十庆郡主在哪里?外面那些人,需要我去见吗?”

    管事道:“我们还没有找到郡主,外面……九门提督来了,还有今天来参加婚礼的客人,此时已经清醒了,恐怕需要王妃您出面。”府上出了事,害得客人受了牵连,女主人自然要出去道歉,平息客人的怒火。

    按说,这事本不该由纪云开这个新嫁娘出面,可惜燕北王府的主子只有萧九安与萧十庆两人。萧九安昏迷不醒,萧十庆到现在还没有找到人,燕北王府无人,纪云开只能顶上了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你让人替我收拾一下。”既然要见客,身上皱巴巴的衣服肯定要换掉,还有她的右脸……纪云开伸手摸了摸,最后还是放弃不管了。

    她脸上的黑斑太大了,除了戴面具外,什么办法也遮不住。

    “小人这就去办。”管事弓身退下,完全是拿纪云开当主子看,让习惯了纪府差别待遇的纪云开受宠若惊。

    管事的效率很高,不到一柱香的时间,就收拾好了隔壁的房间,把萧九安送了过去。

    安顿好萧九安后,丫鬟便捧着干净的衣服,过来给纪云开重新梳妆。

    一刻钟后,纪云开收拾好,正准备出门,管事又进来了。

    管事身上的伤已经包扎了,换上一身干净的衣服,完全不见之前的狼狈。

    “王妃,这是王爷为你准备的。”管事右手捧着一个盒装,恭敬的奉到纪云开面前。

    “什么东西?”纪云开接过,打开,屋内顿时流光溢彩,耀眼的光芒不断的闪烁,简直能晃瞎人眼。

    纪云开满头黑线:“这是王爷给我准备的?”

    半块镶嵌了数颗宝石的黄金面具,既华丽又炫目,燕北王这是什么审美?

    这么一块面具戴在脸上,这得多张扬?

    她觉得,她又没脸见人了。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管事木着一张脸,神情正经无比。

    纪云开犹豫道:“这面具……”真的不会太炫吗?

    “王妃不喜欢吗?”管事一板一眼地问道。

    纪云开摇头:“不,我很喜欢!”依萧九安那变态的独占欲,她要说不喜欢,或者不肯戴,萧九安估计会掐死她。

    依她的猜测,萧九安为她准备这块面具,并不是为她考虑,或者对她有好感,纯粹是不准让她带别人送的面具。

    “王妃喜欢就好。”管事僵硬的脸扯出一抹极淡的笑,似乎很是高兴。

    笑得真丑!

    纪云开默默的别开脸,将萧九安准备的黄金面具戴上。

    很奇怪,这块黄金面具并不重,而且十分合适,罩在脸上没有一丝不适,可是纪云开还是不敢照镜子。

    她怕她看了后,会不敢出门,而且面具上的宝石那么大、那么多,镜子一照,晃花了眼怎么办?

    “走吧!”收拾妥当后,纪云开不再拖延,认命的担起燕北王府女主人的重任,独自去战斗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