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38章038威胁,走不了……!

    第38章 038威胁,走不了……

    没错,这一刻萧九安真打算杀了纪云开,没有一丝的迟疑与手软,可是……

    就在匕首刺入的那一刹那,纪云开突然抬手,不慌不忙的推开刀,抬脚,膝盖抵在他的双腿间:“站好,你独占欲强,而我霸道。王爷,记住了,本王妃的男人,本王妃宁可废了他,也不会让他碰别的女人,王爷以后小心了!”

    “你!”萧九安本想再次举刀,却突然发现自己没有力气了,连举刀的力气都没有,更别说挣开纪云开的威胁。

    萧九安的脸瞬间黑了:“你做了什么?”他堂堂燕北王,连见血封喉的毒都没有毒死他,却栽在一个女人手里,简直是耻辱!

    纪云开冷笑:“王爷,你忘了我也是学医的吗?”虽说做不到放倒很多人,可两人现在离得这么近,她要悄无声息的给萧九安下点药,并没有多难。

    “好大的胆子,你就不怕本王杀了你吗?”萧九安怒火中烧,他从来没有这么无力过,哪怕被人下毒时,他也不曾毫无反抗之力。

    纪云开点头:“怕的,但是害怕你就会不杀我吗?”就在刚刚,她要是晚一步,她就会死在这个男人手里。所以,哪怕明知有危险,她也冒险出手了,她真的不想死!

    “纪云开,你很好!本王记住你了!”失去力气的萧九安趴在纪云开身上,脸色燥红,不知是气的还是什么?

    “无所谓。”纪云开满不在乎的道。

    “燕北王,再见了!”纪云开无视萧九安的黑脸,推了推身上的男人,没有推动,只能加重力道,这一次动了,可她一松手,萧九安又压在她身上,并且……

    “燕北王,你,你,你……”纪云开的脸一瞬间就红了,眼睛瞪得大大的,一脸慌张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,这个男人……

    不是说燕北王对女人没有反应,不举吗?他这是什么反应?

    还有,为什么本该全身无力的他,那个地方会这么有力?还正好抵在她的双腿间?

    “丑女人,你最好别再乱动!”萧九安比纪云开更恼,更怒,也更尴尬!

    任谁……第一次对着女人起冲动,是在这样的环境下,都不会开心。

    “你,你快走开!”活了两辈子,前世更是在男人堆里的军营呆了五年,可纪云开还是第一次面对这样的情况,完全不知该怎么办。

    “走开?挑起了本王的欲火就想走?纪云开,你太天真了!”本该全身无力的萧九安,突然一把抱住纪云开,往床里侧滚去……

    “萧九安,你个禽兽!”纪云开大骂,可下一秒她就愣住了!

    机关!

    大床靠墙的那一侧,突然出现了一个能容一人藏身的凹槽。

    “纪云开,记住本王的话,本王的妻子,本王宁可杀了她,也不会让人带走。”萧九安轻轻一带,纪云开不受控制的随着他一起滚进凹槽,两人叠在一起,这一次是纪云开趴在萧九安身上。

    “唔!”凹槽的空间极小,两人紧紧的贴在一起,肉贴着肉,脸贴着脸,连一丝动弹的空间都没有,如此一来,萧九安的反应就更激烈,也更明显了。

    “混蛋!”纪云开恼极,张嘴咬住萧九安的肩膀,很用力,很用力,牙都咬疼了,可萧九安却连呼吸都没有变一下……

    萧九安与纪云开挤在密格里,外面的人找不到他们,可他们却能清楚的听到外面的声响。

    不多时,就有人冲进房内,萧九安第一时间捂住了纪云开的嘴,让她发不了声。

    “该死的,没有人!屋内肯定有机关,分开寻找。”

    进来的显然是刺客,将屋内砸了个稀巴烂,越找越心急。

    而不等刺客找到他们,纪云开就听到外面响起整齐划一的脚步声,还有侍卫的高喊声。

    “快,这些人意图行刺王爷,快,拿下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捉刺客,违抗者,杀无赦!”来的晚的官兵没有拖拉,抽刀上前将刺客包围了起来。

    在京城,在他们的眼皮底下,让刺客混入燕北王府已是大罪,要是让刺客伤了燕北王,他们有九条命也赔不起。

    刺客人数不少,可再多也没有官兵多,不多时刺客便节节败退,有几个人受了重伤,不等官兵上前就咬毒自尽,剩余的刺客见状,咬牙道:“走!”

    可是,官兵岂容他们逃走?

    “不能放过一个刺客,全部拿下。”让刺客杀入燕北王府已是大错,要是让刺客跑了,他们怎么向上面交待?

    刺客联手突围,很快就从室内打到室外,可却迟迟无法逃脱,只能与官兵苦战。

    此刻,躲在凹槽里被萧九安捂住嘴的纪云开快要窒息了,听到屋外的动静,纪云开用力挣扎,提醒萧九安他们可以出去了。

    “纪云开,别给本王耍花招。”萧九安这次没有为难纪云开,很快就松手了。

    “呼呼呼……”纪云开快憋死了,大口大口的喘气,热气喷在萧九安的脸上,萧九安只觉得热的难受,好不容易平复的欲望有了再次复起的迹象。

    为了不让自己失控,萧九安第一时间打开机关,抱着纪云开滚了出来,将纪云开压在身上。

    重见天日,离开了狭小密闭的空间,纪云开感觉整个人都活了过来,可不等她放松下来,就听到萧九安道:“纪云开,本王不杀你,你也给本王安分一些,什么话该说,什么话不能说,事先想清楚!”

    他也是骄傲的,对纪云开下杀手却没有成功,已经足够让他感到丢脸,他不会再次出手。

    纪云开能从他手上活下来,不管用的是什么办法,他都认可她的能力。

    “王爷想要我怎么配合?”纪云开嘲讽道。

    先是动手杀她,给她一棒子;没杀成就以施恩的口吻告诉她,不杀她,给她一个甜枣。棍棒加大枣,萧九安拿她当小孩子哄吗?

    “本王以为你是聪明人,没想到你这么蠢。”萧九安右手食指,在纪云开的脖子上轻轻划了一道,附在纪云开的耳边,轻轻吐出两个字:“凤佩!”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