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36章036交战,本王的妻子!

    第36章 036交战,本王的妻子

    萧九安!

    怎么会是萧九安?

    “你,你不是中毒了吗?”纪云开忘了挣扎,瞪大眼睛看着萧九安,脸还是这张脸,可是清醒后与躺在那里完全不同。

    醒来后的萧九安如同出鞘的利剑,毫不收敛身上的杀气,只是往人前一站,便是光芒四射,让人不敢直视。

    “燕北王,你居然没事?”凤祁看到萧九安,也是十分震惊,眉头第一时间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失算了,他给燕北王府上下都下了药,唯独没有算到萧九安是清醒的,今天怕是……麻烦了!

    萧九安虽然拎着纪云开,可却完全没有理会她,他看着凤祁,露面一抹嘲讽的笑:“凤祁两家的弃子,也敢来我燕北王府要人,你胆子不小。”

    凤祁虽然流着凤家与祁家最高贵的血脉,可却在他一出生,就被凤家和祁家抛弃了。

    凤祁看了一眼纪云开,面色不变,道:“燕北王,我是天医谷的凤祁。”凤、祁二家确实是抛弃了他,这一点萧九安说的没有错,他没必要生气。

    “天医谷又如何?”萧九安一脸冷酷,完全不将凤祁看在眼里:“擅闯燕北王府者,死!”

    大大咧咧的来他燕北王府抢人,凤祁当他萧九安是死人呀!

    “你杀不了我的。”凤祁平静的看着萧九安,在心里默默盘算着从萧九安手里,带走纪云开的可能。

    似乎,可能很小!

    不过,即使没有可能,他也要全力一博,绝不轻言放弃。

    “燕北王,得罪了!”话落,凤祁身形一动,扑向萧九安。

    “自不量力。”萧九安不屑地冷哼一声,提着纪云开往后一退,跃上墙头,折回院内。

    凤祁没有说话,提气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两人一前一后落地,正准备脱身的费小柴,见凤祁折回来,惊了一跳:“老大,你怎么又回来了?”

    再一看,见纪云开被人拎在手上,当下乐得哈哈大笑:“小师妹,你这样子好像小鸡呀,丑死了,来,小师兄来解救你。”

    费小柴虽然嘴上没把,可关键时刻还是很靠谱的,知道打架不是凤祁的强项,忙上来帮忙,可是……萧九安仍旧不将他们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从纪云开的角度望去,可以清楚的看到萧九安眼中的不屑与嘲讽,纪云开心里很是担心,张嘴道:“你们……”

    可惜她的话还没有说完,就听到“啪”的一声,她脸上的面具碎了。

    “闭嘴,本王讨厌聒噪的女人。”萧九安扭头看了纪云开一眼,那一眼很冷,很冷,如同在看死人。

    纪云开背脊一寒,脸色发白,有一种死亡逼近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喂,燕北王,欺负小姑娘算什么本事,你有本事跟我打。”费小柴一见纪云开吃亏,当即不干了,跳起来道。

    “好!”萧九安应了一声,反手一甩,将纪云开丢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身体突然失重,往后飞去,纪云开吓得大叫,双手不断的挥舞,想要抓住一点什么,可却什么也抓不住,只能任自己朝后摔去……

    “燕北王,你欺负我师妹!”费小柴见纪云开被丢了出去,不管不顾的率先出手,试图拦住萧九安,好让凤祁救人。

    凤祁与费小柴配合默契,费小柴一动,凤祁便上前,想要救下纪云开,可不想他快,萧九安更快,凤祁一动,他便踢开费小柴,挡住了凤祁的去路:“本王的女人,就算不要,你们也没有资格带走。”

    “燕北王,我小师妹是无辜的。”凤祁清冷的面容,闪过一抹愤怒,在皇上与燕北王府的权力斗争中,在燕北王府与其他势力的斗争中,纪云开是最无辜的。

    “那又如何?”萧九安肩膀一动,便将凤祁撞开,凤祁后退数步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纪云开跌进室内。

    “嘭……”一声巨响传来,显然是纪云开撞到了什么,摔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屋内传来一阵痛闷,然后就没了!

    显然,纪云开被撞得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燕北王,你敢伤我小师妹,我跟你拼了。”费小柴的眼睛瞬间红了,如同小炮弹一样冲向燕北王。

    凤祁什么话也没有说,出招越发的凌厉,甚至不顾自己会不会受伤。

    “你们,找死!”萧九安浅色的眸子冷冷的看着凤祁,那眼神像是在看死人。

    敢动他萧九安的女人,这两人自寻死路!

    萧九安化被动为主动,不给凤祁与费小柴主动出手的机会,压着两人打。

    凤祁与费小柴主学医,武功只是辅修,两人联手也不是萧九安的对手,可就是这样他们也没有放弃,他们今天定要带走纪云开……

    萧九安昏迷了一个月,一直不曾清醒,可也一直没有死,是以,各方势力并没有放松对他的监视,燕北王府外十二时辰都有人盯着。

    寒水堂的动静不算小,凤祁与费小柴闯进燕北王府的时候也没有瞒着谁,在有心人的帮助下,燕北王萧九安清醒了的消息,如同长了翅膀一样地传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萧九安醒了?这么巧?”最先得到消息的是皇上,在萧九安和费小柴、凤祁打得难解难分之际,皇上就得到了消息。

    不过,皇上并没有什么动作,只道:“继续让人盯着,查清他到底是怎么醒的?”他要知道萧九安有没有骗他。

    他,绝不容许欺骗!

    除了皇上外,其他一些稍大的势力也陆陆续续得到消息。城西某茶庄的神秘主人,似乎比皇上还要早一步得到消息,皇上刚收到消息,他手下的人已经悄悄的出动了。

    此时,天色已黑,街上行人越来越少,偶有路人也是行色匆匆,生怕晚了,遇到禁宵便回不了家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有几个人混在其中,完全不会被人发现。

    萧王府寒水堂院外,萧九安与费小柴、凤祁打得难解难分,费小柴与凤祁二人已渐露败相,可是两人却不肯离去,死死苦撑。

    “他的毒还未清,他撑不了多久。”这是凤祁告诉费小柴的,这也是他们撑着不肯退的原因。

    萧九安,并不像他表现得那么强,他们只要拖久一点,萧九安就死定了。

    “哼,天真!”萧九安当然清楚自己的身体状况,他确实中毒未清,可是那又如何?

    他就算中了毒,他萧九安的东西也不会让旁人带走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