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34章034初见,被骗了!

    第34章 034初见,被骗了

    如果说燕北王府的丫鬟,看到纪云开的右脸后,惊恐的喊“鬼呀”有装的成份在,那么萧子戎就是真的觉得自己活见鬼了!

    两个时辰前,他还因为这个女人的美貌而震惊,甚至心跳失序;一刻钟前,他还因为无法代替燕北王跟她拜堂而遗憾,现实却狠狠的扇了他一巴掌。

    什么神秘高贵、妩媚风情,通通都是骗人的,那蛇皮似的右脸,真真让人恶心,他被骗了!

    亏他还为纪云开可惜,可惜这么一个美人,要嫁给燕北王陪葬,结果却是这副鬼样子。

    不过,良好的教养让萧子戎即使不悦,也不会表现出来。

    “王妃你戴面具,是为了遮住右脸?”萧子戎最终还是没有忍住,问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是的,萧少主没有听到流言吗?”纪云开之前没有因为萧子戎的惊艳而飘飘然,这个时候自然也不会因为他那掩饰得极好的嫌弃而伤心。

    萧子戎是她的谁?她需要管萧子戎喜不喜欢她吗?

    萧子戎道:“流言?我以为那流言是假的。”现在看来怕是真的。

    纪云开认真的道:“不,关于我极丑的流言是真的。”至于与端王世子亲密什么的,她才不会认呢。

    “是,是吗?”萧子戎自认才识不差,与人交流不成问题,可却第一次不知如何接话。

    不过,他这会儿看纪云开的右脸,倒是顺眼了一些。

    萧十庆却在这时瞪了他一眼,然后担心的看着纪云开:“大嫂,你还好吧?”

    “我很好呀,受到惊吓的又不是我。”纪云开笑得淡然,完全不将这阵仗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不管今天这一出是谁安排的,她都不在意。

    左右事情发生在燕北王府,萧十庆要是兜不住,害得燕北王府丢脸,那也与她无关。

    她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!

    “大嫂对不起,这些下人……我会管教好。”萧十庆一脸羞愧,显然她也知道这里面有问题。

    “那就麻烦十庆了,如果没有别的事,我就不招待你们了,我现在不方便。”纪云开不客气的下逐客令,扫了一眼萧十庆身后的人,笑了笑。

    这些人来得这么快,还是萧十庆带来的,要说这件事没有萧十庆的手笔,打死她都不信。

    只是,她不明白萧十庆为什么要这么做?

    这对她有什么好处?

    想不明白纪云开索性不想,把人打发走后,便让下人收拾干净,重新打水来。

    在纪家,她要洗个澡得自己打水,每天麻烦死了,燕北王府有种种不好,可这一点却是极好的。

    房间很快就收拾干净,下人也重新打来了热水,当然是换了一批人,之前对着她叫鬼的下人,通通被萧十庆带走了。

    新来的这些人显然是早早被提点过的,并不敢看她的脸,不过她们一个个哆哆嗦嗦的,倒真的像是见到鬼一般。

    纪云开只当没有看到,舒舒服服的泡了个澡,放松下紧绷了一天的神经。

    这一天,还真的跟打仗似的,事情一出接一出,简直是让人防不胜防。

    “总感觉,背后有人在针对我,会是谁呢?想要害死我的人?还是拿走凤佩的人?又或者他们是一伙的?”

    推动流言,还有今天一出接一出的设计,纪云开相信这绝不是皇上的手笔,也不会是纪帝师和纪夫人的手笔。

    至于燕北王府?

    虽然她想不通萧十庆和萧子戎为什么来得那么巧,可也不相信那些事是燕北王府做的。

    没有理由,只因为这么做对燕北王府没有好处。

    想不通纪云开懒得再想,小心的避开左手腕的伤,纪云开起身擦干水,穿戴整齐后,又把面具戴上。

    丑不要紧,出来吓人就不对了,为了燕王府的和谐,她还是戴着面具吧。

    看到纪云开把面具戴上,丫鬟们悄悄的松了口气。王妃的右脸真的很丑,像是蛇皮长在肉里,看的人头皮发麻,哪怕是看再久也不会习惯。

    同时,她们也觉得可惜,她们家王妃长得真的很好,偏偏右脸毁了,要是右脸完好,她们家王妃必然是倾国倾城,芳华绝代,配得上他们家王爷。

    只可惜……

    唉,可惜归可惜,该做的事还是要做的。

    丫鬟上前,屈膝道:“王妃,王爷住在寒水堂,郡主吩咐奴婢带您过去,您是现在过去,还是用了膳再去?”

    纪云开蹙眉沉吟。不管如何,他们这对夫妻总得见个面,不然日后碰着了,指不定认不出来。

    当然,这种可能性并不大,但见面还是很有必要的。

    纪云开当然是想吃了饭再过去,可她身为燕北王妃,她若不把燕北王放在首位,燕北王府上下能容她吗?

    纪云开道:“自然是先去看王爷。”如果有可能的话,她想看看萧九安有没有救,她真的不想陪葬。

    “王妃,这边请!”丫鬟脸上一喜,殷勤的在前面带路。

    纪云开住的院子虽然简陋,可离萧九安住的寒水堂并不远,不过是穿过一个校场就到了。

    是的,校场!

    燕北王府布置的特别简单,根本没有什么假山、后花园,空地全部被布置成了校场,看上去冷冰冰的,也单调至极。

    说实话,纪云开并不喜欢。

    虽然她大部分时间都呆在军中,可并不表示她喜欢把家里也布置的像军营一样。

    没有一点生活乐趣,多没有意思。

    不知是戴着面具还是什么原因,寒水堂的下人见到她,没有一丝不妥,给她请过安后,管事便把她带到萧九安的寝室。

    “王妃娘娘,这就是王爷的寝室,王爷此刻尚未清醒,奴才每隔半个时辰会进去一趟。”管事打开门,摆出一个请的姿势,摆明了不随纪云开一同进去。

    纪云开挑了挑眉,总觉得哪里不对?

    燕北王府的人,居然放心让她一个人去见萧九安,就不怕她把萧九安弄死吗?

    纪云开继续想不明白,她发现整个燕北王府就像一个大迷团,她傻傻的闯进来,很有可能会被啃的连骨头也不剩。

    想不明白归想不明白,眼下的事还是要做的。

    暗暗吸了口气,纪云开努力压下心中的不安,一步一步走进屋内,朝床边走去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