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31章031代娶,有什么值得羡慕的!

    第31章 031代娶,有什么值得羡慕的

    吉时将近,外面响起掀天的爆竹声和敲锣打鼓的声音,即使隔得老远也能听得清清楚楚,而纪云开的院子也跟着热闹起来,原本围在纪澜那里的姑娘们,莺莺燕燕,叽叽喳喳地跑了过来,来看新娘子出嫁。

    此时,纪云开已盖上红盖头,端坐在喜床前。

    “云开,恭喜,恭喜。”

    “恭喜,恭喜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个时候没有不长眼的人,会寻纪云开的麻烦,也不会有人说不得体的话,纪云开隔着喜帕,看不到那些人的脸,但能想像到她们脸上的笑容,必然很“真挚”。

    毕竟没有哪个大家闺秀,会像原来的纪云开那般直接,喜欢就是喜欢,讨厌就是讨厌,从来不看场合,也不管他人的心情。

    即使纪云开没有开口,喜房很快也热闹起来,而没过多久,更热闹的事来了。

    “不得了,不得了……你们知道,今天是谁来迎亲吗?”在前头看热闹的姑娘,似乎听到了什么消息,一脸欢喜的跑了进来,语气兴奋的就好像要嫁人的是她一般。

    “谁,谁?谁?是谁来迎亲?我们昨天还在猜呢,燕北王没法亲自迎亲,又没有亲兄弟,不知谁会代他来迎亲呢。?”

    “是,是萧……萧……”传话的人太兴奋了,一着急就把名字给忘记了,这可把一干等着的贵女急坏了:“萧什么?不会是十庆郡主前来迎亲吧?”

    “十庆郡主穿上男装,风流倜傥,英姿飒爽,一点也不显女气,她要是来迎亲,虽然于理不合,但肯定很好看。”

    一群贵女顿时忘了纪云开的存在,欢天喜地的讨论起来,丝毫没有顾忌准新娘的心情。

    “可惜燕北王中了毒,昏迷不醒,不然……燕北王要是穿上喜服,肯定好看。”燕北王萧九安姿容冠天下,不知多少女子把他视为闺中情人,会幻想一二实属正常。

    “别想了,燕北王可是说过,南疆不灭,誓不成家,要不是他这次出事,燕北王府想要冲冲喜,他现在也不会成亲。”有知情的姑娘泼了一盆冷水,众人的欢喜随之淡了几分。

    可还有一个仍就兴奋着:“看不到燕北王穿喜服固然可惜,可今天咱们也能大饱眼福,你们知道吗?今天代燕北王迎亲的人是萧家的少主萧子戎,四公子之一的戎公子呀!”

    凤祁萧王四大家族有四位年纪相仿的嫡出长公子,个个俊美不凡、才华横溢、风度翩翩,最主要的是他们都未婚,而这四人就是天启赫赫有名的四公子。

    “居然是戎公子?天啊,戎公子许久都不曾出来了,年初的诗会他也没有参加,听说去了边关,我还以为戎公子这几年都不会回京呢。”

    “纪云开好幸福呀,虽说燕北王生死不明,可跟她拜堂的人却是戎公子,别人一辈子也求不到。”

    “是呀,是呀……”

    一群小姑娘叽叽喳喳的开始夸萧子戎,从家世到样貌,从学识到穿着,每说一样就要羡慕她一句。

    纪云开真的很想说一句:这到度底有什么可以羡慕的?她可是差点要嫁给皇上的女人。

    从准皇后变成不知什么时候就要陪葬的燕北王妃,从天启第一美人变成能吓哭小孩的丑女,到底哪里值得羡慕了?她真的搞不懂这些小女孩的逻辑,不过……搞不懂就搞不懂吧,她完全没有说话的欲望。

    虽说她一直告诉自己别在意,无力改变现状就先接受,可随着吉时临近,她还是忍不住紧张起来。

    一力降十会,她现在的样子真是身娇体软易推倒,在纪家就活得这么艰难,到了燕北王府被人欺负了怎么办?

    凭她的小胳膊、小腿,可不是那些粗汉的对手,指不定她还没有开口,就被人一巴掌拍死了。

    还有,燕北王真的快要死了吗?如果燕北王突然死了,她怎么办?真的认命的陪葬吗?

    可是不认命陪葬她又能如何?凭她一己之力,能改变燕北王府的规矩吗?凭她小胳小腿的,能逃出燕北王府?

    纪云开越想越纠心,越想越觉得自己这是从狼窟跳到虎窝,可偏偏她明知燕北王府是虎窝也得跳,因为她没有选择。

    就在纪云开胡思乱想间,来背她出嫁的族兄弟来了,喜娘说了几句吉祥话后,便扯了扯她的衣摆,提醒她站起来,好方便人家背。

    纪云开愣了一下才回神,有那么一瞬间,她的脑子完全空白,压根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,直到被人背出院门,才知她已经“出嫁”了。

    心口一揪,鼻子一酸,纪云开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小院,隔着喜帕,什么也看不到,一如她看不到接下来要走的路,前途未明。

    没有一丝嫁人的喜悦,只有说不出来的惆怅与不安,道喜声、鞭炮声不绝于耳,可纪云开却什么也听不到,只觉得耳边嗡嗡乱响,让人心烦。

    很快,纪云开就被放了下来,双脚落地的瞬间,纪云开猛地一个哆嗦,瞬间清醒了。

    她真是糊涂了,迷茫什么?不安什么?

    左右不过是兵来将挡,水来土淹,最差也就是一个死字!

    没给纪云开太多思考的时间,喜娘上前,一步步提醒她行礼,拜别父母。

    萧子戎只是代娶,行礼的自然只有纪云开一个人,大家都知道燕北王的情况,当然不会有人傻得说什么。

    很快,礼便行完,喜娘搀扶着纪云开往外走,燕北王府的喜轿就在外面。

    此时的纪云开已无心胡思乱想,她全身绷得紧紧的,每一步都走得小心翼翼。

    她不能确定今天是否有人害她,但本着小心为上的原则,纪云开完全不敢放松,也没心思去偷看身旁被那些贵女夸上了天的戎公子。

    不多时,纪云开在喜娘的搀扶下走到大门口,喜娘在她耳边提醒前面是门槛,要抬脚。

    可就在纪云开准备抬脚之际,左腿好像被什么打中了,突然一麻,身后似乎又有人撞了她一下,她重心不稳,整个人不受控制的就往前栽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