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30章030大婚,天启第一美人!

    第30章 030大婚,天启第一美人

    大婚当日,天色方亮,纪云开就被两个老嬷嬷从被子里挖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,老奴奉命给大小姐上妆。”许是怕她闹事,纪夫人这次派来的人很守本分,至少表面上一点错也没有。

    纪云开不是爱闹事的,纪夫人不挑事她也不会主动找麻烦,左右她在纪府最后就呆这么一天,闹事也没有多大意思。

    老嬷嬷见纪云开配合,心中暗喜,以最快的速度给她开脸上妆,只是纪云开的右脸是个麻烦,那么大一块黑斑,就是抹再多的粉也遮不住。

    “右脸不必管他。”就在老嬷嬷为难之际,纪云开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,小姐。”有了纪云开这话,老嬷嬷就知道怎么办了,三两下就给纪云开上好了妆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,你看看,可还满意?”老嬷嬷讨好的道。

    纪云开睁开眼睛,看着铜镜里明亮了些的右脸,点了点头:“就这样吧。”人还是那个人,不过开了脸后,整个人都不一样了,看着像个大人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,喜服来了。”老嬷嬷刚给纪云开化好妆,就有丫鬟捧着喜服进来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纪夫人调教下人有方,昨天纪府的下人还都是死气沉沉的毫无喜色,今天却是喜气洋洋,精神抖擞,就连送喜服的下人也一样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纪云开起身,让人服侍着换上新的嫁衣。

    也不知纪夫人一夜之间去哪找的嫁衣,不仅合身,还十分华丽,雍容难掩,和昨天的嫁衣相比,简直是一个天一个地。

    果然,有些人就是该打,不打就不知道厉害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,这是夫人给您的压箱钱。”纪云开换上喜服后,随侍的下人随即送上一个箱子。

    纪云开也不客气,当场打开,当着下人的面数了起来。

    两万两银子,一百两一张,看着装满了一箱子,实则并没有多少银子。

    “夫人还真是大方。”这些年来,云家名义上送给她的银子,没有千万两也有百万两,纪夫人却只给她两万两银子,还是她威胁来的,可见纪夫人真是一个吝啬鬼。

    想来也是,商人之女,能大方到哪里去?

    下人低头,没有一个人言语,但脸上仍旧挂着喜气洋洋的笑容。

    这就是纪府,一个个表里不一,一个个演技十佳,比戏子还强百倍。

    能拿一笔是一笔,纪云开也不嫌银子少,直接往喜服里塞,收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可穷了,银子还是贴身放着好,万一燕北王府不满意她,她还能靠这点银子过日子。

    纪府的下人仍旧像是没有看到一般,一个个做着自己该做的事,恪守本分,很快就将纪云开收拾好,而此时天已大亮。

    门打开,纪云开看到屋外红灿灿的一片,看着十分喜庆,完全不见昨天的寡淡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就是纪云开再讨厌纪夫人,也不得不说她管家很有一套。

    不多时,旭日东升,漫天火烧云熏染得天空红彤彤绚烂。

    陆续有夫人、小姐登门,但这些人并没有来找纪云开,而是一个个窝在纪澜的屋子里,纪云开这个新娘子的房间冷冷清清的,只有几个下人在。

    纪云开并不意外,原主性子执拗,甚至还带着点阴沉,平时又极少出门,根本没有所谓的闺阁好友,平时身边只有几个看中她身份想要巴结的人,而她现在又不是未来皇后,只是一个注定要死的王妃,谁会不长眼的上门?

    喜房冷冷清清,换作一般人怕是要心塞死,可纪云开却一点也不觉得有什么,照样该吃吃,该喝喝,完全没有待嫁新娘的羞涩,也没有即将嫁入燕北王府的紧张。

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过去,离吉时还有一刻钟,纪帝师派人送来了她要的面具,同时还有一句话:“安份些!”

    安分些,别给纪府添乱,别给纪府丢人。

    不管她这里多冷清,纪府外面还是很热闹的,上门道贺的人络绎不绝,宾朋满堂。。

    纪云开并没有把纪帝师的警告当回事,看着失而复得的兰花面具,纪云开狠狠地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总算拿回来了,不然她这一辈子都会不安。

    这块面具,她以后是舍不得用了,不过今天还是要用的,不遮住脸,万一出了什么状况,她找谁去?

    对着铜镜,纪云开将面具戴上,许是重新修复过的,面具没有之前那么舒服,触感略有些糙,纪云开调整了许久,才稍好一些。

    “好美!”一直低头装不存在的下人,看到纪云开戴上面具,一个个顿时惊呆了。

    她们一直都知道纪云开是美的,要不是长得美,就凭她的性子,怎么会被人称为天启第一美人?

    可是纪云开平时从不曾打扮过自己,今天纪云开倒是隆重打扮过,可右脸的黑斑生生将她的貌毁了,就是再倾国倾城的美人儿,顶着那一块恶心死人的黑斑,也美不起来。

    可是,当纪云开一戴上面具,她的美丽就藏不住了。

    兰花面具,遮住了她右脸上的黑斑,也将她的美丽释放出来,此刻的纪云开比明珠更明亮,比牡丹更夺目。

    细长的凤线被面具拉长,放大,清澈纯真又带着妩媚的风情,让人一眼沉醉。

    小巧的红唇在面具的衬托下,更显诱人,让人忍不住想要吻上去。

    孤傲清冷的气质,在华丽的面具衬托下显得神秘高贵,让人忍不住想要探一探究境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迷一样的女人,只要对上她的眼,就会被她吸引,为她沉沦……

    纪云开的师父不愧为最了解她的人,这块兰花面具完全是为她量身定做的,带上后瞬间提升了她的美貌与气质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皇上为什么一见面,就将她的面具捏碎的原因。这样的纪云开太美了,美的像是毒药,诱人犯罪。

    这样的纪云开走出去,谁敢说她是丑女?

    这样的纪去开走出去,谁能忽视她的美?

    天启第一美人,并非浪得虚名。

    看着铜镜里美艳不可方物的女子,纪云开勾唇一笑,她一直都知道自己是美丽的,可却不知打扮起来会这么漂亮。

    突然,她很期待今天有人使坏,要是使坏的那人发现,喜帕下不是一张哀哀凄凄的丑颜,而是一张美艳动人的娇颜,会是什么表情?

    纪云开想着想着,突然笑了出来,笑声清亮明媚,却又带着一丝妩媚,下人偷偷看了一眼,又慌忙低下头,一个个悄悄的打了个寒颤。

    她们家小姐笑起来很美,可是不知为何,她们就是觉得害怕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