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29章029栽赃,你说是就是!

    第29章 029栽赃,你说是就是

    纪夫人带着一群人,浩浩荡荡来到纪云开住的小院,见院门大开,纪夫人一句话也没有说,直接带人进去。

    看到纪云开和衣躺在藤椅上,露出优美的侧脸,纪夫人的眼中闪过一抹嫉妒,不过转瞬即逝。

    “云开?”纪夫人没有上前,距离纪云开三步远时,轻声唤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纪夫人有事?”纪云开睁开眼睛,没有起身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云开,是不是母亲有什么地方没有做好,让你不高兴了?你看看这四个丫鬟都被你打成什么样了。”纪夫人指着跟在她身后的小荷等四人。

    这四人此时已看不出原样,脸都被打成了猪头,露在外面的手和胳膊全是红痕。

    “夫人这是什么意思?”纪云开坐正,根本不将纪夫人的质问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她自己下的手自己很清楚,她下手是不轻,但打的都是能被衣服遮住的地方,就算甩了她们一巴掌,用的也是巧劲,外表只看得出红肿,内里才是真正的重。

    很明显,纪夫人这是栽赃陷害。

    “云开,我知道你明天就要出嫁,心里压力大,可就是压力再大也不能随便打人,更不能撕毁嫁衣呀。这要是传出去,外人会怎么看你?”纪夫人苦口婆心地劝说,一副为纪云开好的嘴脸,可纪云开却从她的话中,听到了浓浓的威胁。

    可惜,纪云开毫不在乎:“我听不懂夫人在说什么,我明天就要出嫁了,需要休息,如果没事,夫人请回吧。”

    “嫁衣都被你弄坏了,你明天还怎么出嫁?”纪夫人红着眼眶道,不知情的人还以为纪云开怎么着她了。

    纪云开矢口否认:“夫人,我从头到尾都没有看到嫁衣,不存在弄坏一说。另外,父亲将我的婚事全权交给你打理,我明天怎么出嫁不是我需要担心的事,而是你!”纪夫人想以婚礼拿捏她?真是想得美。

    婚事出了问题,她确实会丢脸,可你当纪家不丢人?

    “云开,你这孩子怎么能这样,把人打了还不承认,我纪家可没有会撒谎的孩子。”纪夫人痛心疾首的看着纪云开,神色柔柔的,可那眼中却像是淬了毒一样。

    “啪啪啪!”纪云开站起身来,轻拍巴掌:“夫人这一招苦肉计玩得真漂亮,让四个丫鬟假装成被我殴打,便往我身上扣一个撕毁嫁衣,不肯出嫁,抗旨不遵的罪名,好厉害!”

    “云开,你怎么可以这样说母亲,母亲怎么会……”纪夫人捂着心口,一副被伤透心的样子。

    纪云开不等她装完,就打断她的话:“夫人,需要我重新把圣旨上的话,念一遍给你听吗?”

    纪夫人皱眉,总感觉哪里不对了。

    纪云开就知道凭纪夫人的脑子想不到,好心地提醒道:“夫人,我是真爱燕北王,特意求皇上赐婚的。纪家任何一个人都有可能破坏明天的婚礼,唯独我不会。”

    纪夫人惊醒,讷讷道:“可是,你明明……”打了我的人,还毁了嫁衣。

    纪云开凉凉道:“不,我什么都没有做,就是做了也不会有人相信。夫人要是不信,大可以试试,如果明天的婚礼无法正常举行,你看外人是说我不肯嫁,还是说你苛待嫡妻之女?”

    纪夫人真当她是原主那个什么都不懂的傻女孩嘛,纪夫人说什么她就信什么,为了维护纪家的脸面而委屈自己,真是个傻姑娘。

    “云开,你怎么跟母亲说话的?”纪夫人脸上的表情,有着刹那的僵硬,要不是有外人在,她肯定会变脸。

    纪云开懒得搭理她,直言道:“现在距离明天还有四个时辰,夫人可要赶紧给我找件嫁衣,你知道的……我要嫁的人是燕北王,嫁衣太次的话,我肯定不会穿的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嫁衣了,只有那么一件,被你毁了。”纪夫人到现在仍旧不忘陷害纪云开。

    纪云开嘲讽地笑道:“夫人,为我准备嫁衣是你的事,若是明天大婚前没有看到嫁衣,我便进宫告你抗旨不遵。不对,不对,不应该告你抗旨不遵,而是应该夸你疼爱嫡妻之女,不忍嫡妻之女嫁给燕北王,想让亲生女儿以身代之。”

    “你敢,你若敢害我的澜儿,我跟你拼命!”纪夫人脸色微变,温和的假面隐有龟裂的迹象,而的话,终于难听起来。

    纪云开冷笑道:“纪夫人你想太多了,纪澜是皇上看上的女人,我怎么敢打她的主意,纪夫人你的女儿可不止这一个哦。”除了纪澜外,纪夫人还生了一对双生子纪馨和纪宁。

    纪馨与纪宁今年只有十四岁,被大儒崇元先生收为关门弟子,常年带在身边贴身教养。

    这一对子女十分出色,无论是外貌还是学识。他们是纪夫人的骄傲,也是纪夫人在纪家,乃至在京城站稳脚根的本钱。

    “你若敢打馨儿的主意,你信不信我这就跟你拼命!”纪馨与纪宁是纪夫人的命根子,纪云开这一刀可谓是插到了点子上。

    纪云开似笑非笑的看着纪夫人,又很坏心的补了一句:“纪馨由大儒亲自教导,必是孝顺友爱之人,为了长姐牺牲一二,必然会很高兴,对吧?”

    “纪云开,你到底想怎样?”纪夫人不敢冒险,纪馨是她寄予厚望的女儿,绝不能被纪云开毁了。

    纪夫人隐含退让,纪云开自然不会客气:“夫人,这四个丫鬟是谁打的?”

    纪夫人当即便改了口:“她们弄坏了大小姐的嫁衣,自己打伤自己,意图栽赃大小姐,我明日……不,今日就把人赶出去。”为了她的馨儿,别说几个下人,就是她自己也能委屈。

    “夫人,夫人……饶命呀。”四个丫鬟吓得脸色惨白,全身发抖,跪在纪夫人脚下,不停地磕头,可惜纪夫人看也不看她们一眼,此刻她的眼里只有纪云开。

    “夫人仁慈。”纪云开轻轻点头,表示满意,不等纪夫人松口气,紧接着又道:“夫人,我的压箱银子,我记得你还没有给我。”

    她本来是不想要的,现在机会送到面前,她要是错过真是对不起老天爷。

    “明日和嫁衣一起送到。”纪夫人忍着怒气,闷声道。

    她现在什么都不求,只求纪云开安安分分的出嫁,别攀扯她的馨儿。

    她的馨儿,日后是要嫁入名门世家的,可不能被纪云开这只臭虫坏了名声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