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562章562真相,即将反目成仇!

    第562章 562真相,即将反目成仇

    夜渐深,万物皆寂,黑暗中只有呼呼的风声和树叶沙沙作响声,此时正值好眠之际,却有一个人却翻来覆去,怎么也睡不着。258中文阅读网www.2 5 8zw.com

    没有意外,睡不着的人自然是黎远。今天的事给他的冲击很大,知道燕北王太多的秘密,他并没有高兴,相反他心中十分不安。

    萧九安不是费小柴,他不相信了萧九安让他知道这些,没有任何用意。

    跟在先皇和现任皇帝身边这么多年,他早已不是当年那个什么都一根筋,一味的对人好,分不清旁人眼中善恶的人黎远了。

    只是,萧九安此举到底有什么用意?

    萧九安难道不知,他这辈子都不可能背叛天启皇室吗?

    他的命是天启皇室救的,只要天启皇室不杀他,哪怕他不为天启皇室办事,也不可能与皇室为敌。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越想越不明白,黎远忍不住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发车内发出一阵轻响,黎远身形一凝,微眯着眼盯着马车,片刻后就见一个人影从马车上下来了。

    不需要细看,黎远就知那人必是萧九安无疑,没有任何犹豫,黎远轻轻跃了下去,脚尖踮地,一点声响也没有发出来。贰伍捌中文 www.⒉58zw.cōm最快更新

    黑暗中,两人对视一眼,默契的走到一旁。

    “王爷,你应该知道我不会背叛天启皇室。”黎远先发制人,把自己的底线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承认,萧九安是一个很有魅力的人,也是一个很有胆量的人,才初见他,就敢在他身上下这么大的本钱,胆子不是一般的大。

    他很欣赏萧九安这样的人,要不是有皇室在,就算他不会为萧九安办事,也会与萧九安成为朋友。

    萧九安这样的人太强,又太有的魅力了,让人无法不折服。

    “你想太多了,本王从来不需要。”他需要的从来都不是背叛,背主之人,怎么可能得到他的另眼相看?

    “那为何?”黎远不懂了,萧九安既然不想拉拢他,为何要在他面前,不断的展现自身的实力呢?

    “你想太多。”白天的事只是巧合,至于墨七惜的事?

    确实是墨七惜的有意为之,而墨七惜之所以会出现,自然是有原由的,只是这个原由暂时还不能让黎远知道。

    应该说,黎远这个时候知道了也不会相信,反倒会认为他在用离间计。二五八中雯 www.2.5.8zw.cōm左右不过是十天半个月的事,他等的了。

    “王爷不怕把我这些消息,全部告诉给皇上吗?”黎远可以肯定,他绝对没有想多,燕北王此举必是有什么算计。

    “皇上知晓了又能如何?他能奈本王何?”萧九安满不在乎地说道。

    只有真正的强者,才能真正的毫不在乎,底气十足,那一瞬间,黎远有一种想要吐血的冲动,也能明白皇上为何非要除了萧九安。

    萧九安太嚣张了,嚣张到让人无法不讨厌,可偏偏他实力强,别说一般人,就是皇上也奈何不了他。

    “王爷这样,是在给自己找麻烦。”不知出于什么心态,黎远忍不住提醒了一句,然萧九安并没有领情:“本王一向如此,也不打算改了,想找本王麻烦的人,本王再怎么示弱也会找上来。”

    当年,他毫无反击之力,那些人不是照样不放过他,既然结果都是一样,他为什么要委屈自己呢?

    “王爷这话……有些道理。”本是劝说萧九安,最后黎远却发现,他被萧九安给劝说了。

    当年,他在江湖上名声好、人缘好,武功也好,可以说他无一不好,可最后他还不是落得一个满门皆灭的下场。

    所以,为人是强势还是软和,和旁人要找你麻烦,还真是一点关系也没有。

    “本王从来不勉强人,安心睡吧。”萧九安无意与黎远多说,反正等到事情真相揭露的那一刻,黎远自然会有话跟他说。

    丢下这么一句话,萧九安转身往回走,根本不理会黎远。

    黎远在原地站了片刻,不知想了什么,最后轻叹了口气,转身折回树上。

    看到离他不远的费小柴睡得香甜,不由得心生羡慕。

    他有多少年,不曾安安稳稳睡过一个觉了?

    好似自从黎家满门被灭后,他就再也无法安心入睡,每每陷入深睡,梦中就会出现家人临死前的惨状,他们一个个伸出血淋淋的双手,对着他大喊,求他救他们,可是……

    他救不了他们,他只能站在一旁,眼睁睁地看着他们一个个惨死。

    他的父母、妻儿、叔伯、兄弟姐妹,一个个在他面前惨死,可他却无能为力。

    黎远闭上眼,任由泪水从眼中滑落……

    马车内,萧九安再次折回,动作极轻的在纪云开身旁躺了下去。然,马车空间小,且极易摇晃,尽管萧九安的动作很轻,可纪云开还是醒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王爷?出什么事了?”睡眼惺松的纪云开,听到动静,轻轻地唤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无事,睡吧。”萧九安在纪云开身侧躺下,轻拍了她的背,想要把她哄睡着,然纪云开醒了,顿时睡意就消了。

    纪云开打了个哈欠,问道:“是不是黎远的事?”

    她又不蠢,哪里不知萧九安的用意,萧九安这明显是在拉拢黎远。

    “嗯,他睡不着。”墨七惜的出现,给黎远的冲击太大了,也就是不清楚墨七惜份量的纪云开和费小柴,能毫无心里压力的睡着。

    “他会动摇吗?他那样的人……心志应该很坚定,不可能轻易动摇。”纪云开知道一点有关黎远的事。

    要不是先皇对黎远有恩,依黎远这种性格与能力,绝不可能留下来为朝廷办事。

    黎远是孤独高傲的苍鹰,他合该飞在天空,而不是被人圈养在家里,作为一个打手一样的存在。

    “墨七惜查到了一点消息,黎远他……很快就会与皇室反目成仇。”要不是如此,墨七惜又怎么可能会出现在黎远面前。

    黎远被皇室骗了二十余年,是时候清醒了。

    “你是说?”纪云开一怔,顿时睡意全消失。

    如果真是她猜的那样,那实在是太可怕了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