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25章025退让,被纪云开牵着鼻子走!

    第25章 025退让,被纪云开牵着鼻子走

    纪云开一副毫不在意的痞样,纪帝师气不打一处来,抬脚就踹向她躺的藤椅:“你这孽障,闯下大祸还不知悔改,你真当我不敢打死你!”

    “早晚都是死,父亲若想打死我,请便。”纪云开反应极快,先一步跳了起来,免得纪帝师用力过猛把她从椅子上踹下来。

    “嘭”的一声,纪帝师直接把藤椅踹飞,可见他用了多大的力气。

    不过,他也没有讨到好处,看他脸上那一闪而逝的痛苦,和不断抽动的右腿,就知他也痛了。

    但是,作为一个骄傲的父亲,纪帝师是不会让纪云开知道的,他右腿再痛,面上也不会表露半分。

    “你昨日在大街上,与端王世子搂搂抱抱的事,现在传的人尽皆知,我现在就是打死你,燕北王府也不会多说一句。”纪帝师脚疼,不敢乱动,只能站在原地盯着纪云开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事,我当什么呢。”纪云开早有预料,半点也不惊讶。

    “你,你,你还有没有一点羞耻心?”纪云开越平淡,纪帝师就越愤怒。

    纪云开淡淡道:“不过是抱了一下,我怎么就没有羞耻心了?是燕北王说了他不高兴,还是说了明天的婚事取消?”

    整个纪府安安静静的,一点喜色也没有,完全没有嫁女儿的架势,要不是圣旨定的婚约是明天,她都要怀疑明天不是她大婚的日子。

    “燕北王人还没有醒,怎么取消婚事?”纪帝师此时倒是庆幸燕北王昏迷不醒,不然就冲着纪云开办的事,就算是皇上赐婚,燕北王也能以此为由取消婚事。

    纪云开仍旧淡淡道:“既然婚事照旧,父亲你不高兴什么?反正我明天就要嫁出去了,我怎么样都与纪家无关。”她就知道燕北王府不会轻易取消婚约。

    幕后推动流言的人,恐怕打错算盘了。

    “你丢的是我纪家的人,别人会说我纪家没有养好女儿!”纪帝师气得手指直颤抖。

    每每跟这孽女说话,他都占不到一点上风,这孽女从来都不会服软,他说一句她顶十句。

    纪云开似笑非笑道:“放心,只要纪澜得了圣宠,旁人便会羡慕父亲。”羡慕纪家卖女求荣,靠女儿上位。

    “你妹妹确实是好的,幸亏没有学到你,不然我得少活二十年。”提起纪澜,纪帝师脸上不禁有了一丝笑意。

    纪云开浑不在意地撇了撇嘴,趁着纪帝师在这里,问道:“父亲,我明天就要大婚了,我的嫁妆呢?”

    “你的嫁妆单子已经拟好了,原以为你是要嫁给皇上的,嫁妆准备的十分丰厚,现在你嫁入燕北王府,嫁妆只有原来的一成,燕北王府那里没有意见。”这是纪夫人提议的,纪帝师不觉得有问题,当即就同意了。

    纪云开的嫁妆,大部分是南方云家准备的,云家富甲天下,乃是南方四大豪族之首,外孙女嫁入皇家为后,他们自然不会吝啬。

    每一年,成船成船的好东西送到纪家,就为了富养纪云开这个要当皇后的外孙女,可惜云家送来的东西,九成九都没有用到纪云开身上。

    纪云开质问道:“父亲,如果我没有记错,我的嫁妆是云家为我准备的吧?你凭什么苛刻我的嫁妆?”在她的记忆里,纪帝师根本没有跟原主商量嫁妆的事,纪家人直接就定了。

    “云家是准备给未来皇后,你是吗?”纪帝师鄙夷道,一脸不屑。

    纪云开也不生气,只道:“云家有说,我嫁入燕北王府,给我准备的嫁妆就收回去吗?”

    纪帝师道:“云家现在还不知你要嫁入燕北王府,你有意见?”皇上从下旨到成婚,不过是七天的时间,南北相隔千里,他怎么往云家送信?

    “既然云家没有说,那嫁妆就还是我的,父亲最好找人清点出来,折现给我。不然……我明天便大闹婚礼现场,死活不嫁。”纪云开并不是很在乎钱财,她一个人能吃东西,能用东西?

    她就是不高兴,云家每年送那么多的东西给她,纪家人贪了也就算了,凭什么连点边角料都不给她?

    她今天早上起来,想找银子重新打一块面具,却发现她除了首饰外,连一块银角子都没有,所有的私房就是几个铜板。

    看到那几个铜板,她差点再次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堂堂纪家大小姐,四大豪族之首的云家外孙女,穷成这样恐怕外人死也想不到吧?

    “大闹?你不提醒我还忘了这事,我今晚就让人给你灌药,把你灌的又聋又哑,我看你怎么闹!”纪帝师这一次没有受威胁,而是冷酷地说道。

    纪云开没有回话,只是冷冷地看着纪帝师,纪帝师自然不怯,目光冰冷地回瞪,无声地告诉纪云开他说到就能做到。

    “父亲,你赢了!”对峙片刻,纪云开率先移开眼神:“嫁妆我不要了,婚礼我也不会闹,我会乖乖地嫁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什么?”纪帝师太了解纪云开了,不等她开口,就先问道。

    纪云开道:“我昨天落了一块兰花面具在皇上手里,劳驾父亲帮我找回来,最好能找人重新修复,我明天要用。”

    因为这块面具的事,她昨晚一夜没有睡好,一直在做噩梦,如果能拿回面具,那点钱财不要便不要,左右她又不是没本事养活自己。

    “兰花面具?被皇上捏碎的那块?”这事纪帝师知道一点。

    当然,他绝不是关心纪云开,他只是担心纪云开在宫里闹事,这才留心观察。

    纪云开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可以,明天一早,我会让人送来给你,你要老老实实待嫁。”纪云开难得退让,纪帝师生怕她反悔,当即就拍板定了,不给纪云开说话的机会,一谈妥纪帝师就走了。

    然而等他回到书房,冷静下来,才发现事情不对劲。

    “我明明是因为流言的事去找她麻烦的,怎么就变成了帮她拿回面具?”

    “还有嫁妆的事,那也是一早就定了的,怎么就成了她退让?”

    “我居然一直被她牵着鼻子走?那个小畜生,长本事了!”

    纪帝师惊觉上当,又气又怒,几次起身想要再去找纪云开的麻烦,可惜他一动右腿就痛,无奈之下,只得老老实实地坐在书房里,一个人悄悄的抹药酒。

    这种丢脸的事,还是别让人知道的好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