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23章023成全,容不得别的男人觊觎!

    第23章 023成全,容不得别的男人觊觎

    纪府上下依旧对纪云开采取无视的措施,开门让她进来后,就再也没有人上前跟她说一句话,更无人关心她饿不饿、渴不渴,身上的伤需不需要请大夫。

    纪云开习惯了一个人生活,并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好的,纪家人不拿她当家人看待,她也不拿纪家人当家人看待就是。

    彼此互不干涉,还能落得一个清净,总比天天面对一群打着为你着想的旗号却暗施阴谋的家人强。

    独自回到小院,纪云开自己去厨房端了吃的,又打了两桶热水,把自己收拾干净,然后才默默地给自己上药。

    她身上的伤看似吓人,不过大多是皮外伤,洒上药粉包扎起来就成,最多三五天就会结痂,并不会影响行动。

    收拾好自己后,纪云开已经累得不行,倒床就睡了,至于外面的风风雨雨?

    她已经尽最大的努力避免了,要是避免不了,她也没有办法。

    纪云开睡着后没多久,一直在暗中“监视”她的暗卫,悄悄的离开纪府,回到燕北王府。

    没有惊动任何人,暗卫悄无声息地来到燕北王萧九安的寝房,单膝跪下:“王爷,纪小姐今天奉旨进宫,似乎被皇上刁难了。回来时遇到端王府的陶安郡主,不过纪小姐并没有吃亏。”

    和外人不同,燕北王府的人并不会称呼纪云开为云开小姐。

    “出宫后,纪小姐被地痞流氓缠上,那地痞被纪小姐狠狠的收拾了一顿,随后端王世子出现。纪小姐与端王世子举止亲密,旁若无人,不多时端王世子就亲自送纪小姐回府。”

    “纪府上下待纪小姐的态度依旧如故,并没有改变。”

    暗卫说完就低头,大气也不敢喘一下。

    片刻后,隔着床幔,传来一道低沉冰冷的男声:“与端王世子,在大街上旁若无人的亲密?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暗卫硬着头皮说道。

    他原想隐瞒这一段,可是看到这一幕的人太多了,他隐瞒那是找死。

    “很好,本王的王妃不愧为天启第一美人,魅力不减!”萧九安声音低沉,听不出喜怒,但是……作为萧九安的心腹,暗卫还是知道他们家王爷这是不高兴了。

    “端王世子不是想从军吗?安排他去南疆。”萧九安冷冷地下令,没有一丝迟疑。

    他这么做当然不是因为他喜欢纪云开,不喜她与别的男子亲密,他根本没有见过纪云开,谈何喜欢?

    他这么做,自然是因为他萧九安的女人,哪怕只是占了一个名分,也得安安分分,不能与别的男人有牵连。

    至于纪云开与皇上之间的婚约?

    这个在他们的婚事之前,他可以不在意,但之后纪云开要是与皇上纠缠不清,就别怪他心狠手辣。

    他的女人,哪怕他再讨厌,也容不得别的男人觊觎,不然他宁可毁了。

    “是,王爷。”暗卫一句多余的话都不敢说,点头领命。

    萧九安接着道:“继续盯着纪云开……不必管她生死。”不管他多厌恶这场赐婚,多反感娶纪云开,他都没想过弄死纪云开。

    纪云开自杀或者被别人弄死,那是她自己无能,他不会阻止也不会同情,但他也不会下杀手。

    纪云开不过是一个女人,处理她不过是抬手间的事,就是娶进门了又如何?

    燕北王府只有燕北王死,燕北王妃陪葬的规矩,可没有燕北王妃死,燕北王不得再娶的规矩。

    纪云开若是老实,看在她还有点用处的份上,他让纪云开多活几年便是;要是不老实,不过是红颜薄命,无福享受。

    而此时,京城,城西一处偏僻的茶庄内,一名男子跪在书桌前,不断地求饶:“主上,主上饶命呀!主上,小人真的给她下了药,她没道理还能活着!”

    “哼……”一人身着黑色披风,坐在阴暗的角落里,背对着那名男子,压低声音道:“下了药,她还能活着?还能打人?你当本座是傻子吗?”

    说话的人声音低沉难辨,分不出男女。

    “不是,不是的……主上,她会医,对,她会医术,她肯定发现了!”男人突然想到,大声说出自己的猜测。

    可惜没有换来他家主子的认可:“那也是你无能,本座从不留无能之人,滚!”

    “主上,主上,饶命呀,饶命呀!”男人吓得连连磕头,咚咚作响,地上都是血迹,而他的主上却连眼皮也没有抬一下,低声下令:“把人拖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屋内,不知从哪里冒出两个黑衣人,迅速上前,堵住男人的嘴,将人拖了下去,远远还能听到男人低低的求救声。

    男人被拖下去后,那主上用黑色披风将自己完全包裹住,背对着众人问道:“燕北王府的人,还在追查凤佩的下落吗?”

    “他们一直紧盯着我们不放,所以……”他们不敢再对纪云开出手,生怕燕北王府的人揪住把柄找上来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,燕北王清醒了?”神秘主上这话似在问自己,又似在问手下的人,黑衣人不敢胡乱回答,只低头不语。

    “是与不是,试试就知道了。”神秘主人不怀好意道:“纪云开今天在街上闹了事?”

    “她出宫后被地痞盯上,险些被人强行拉走,还是端王世子巧遇,这才救了她,后来两人不知怎么一回事,居然当街搂抱在一起。”黑衣人如实回禀。

    神秘主人又道:“当时她脸上的黑斑可露了出来?可有人知道她的身份?”

    “没有!”

    “既然没有,那我们就帮她一把,你明白了吗?”神秘主人低沉的声音,透着一股嗜血的冷酷。

    “小人知道该怎么做了,主上放心!”黑衣人忙不迭的应下,生怕晚了一步就会惹得主人不悦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神秘主人满意地点了点头,又道:“盯着纪云开的人通通撤回来,我不想让燕北王的人,查到我们头上。”

    和凤佩相比,纪云开的生死并没有那么重要,便是让她活着嫁给燕北王又如何?

    真以为嫁给燕北王,就能坐稳燕北王妃的位置吗了?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