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22章022可怜,无容身之处!

    第22章 022可怜,无容身之处

    纪云开处理外伤的手法十分利落,她向端王世子借了一把小刀,把手腕上的缝合线一一割开,抽了出来。

    纪云开动手时连眉头也没有皱一下,手腕放在案桌上一动不动,就好像她不知道痛一般。

    抽完线后,纪云开用小碗盛了半碗酒,然后将手腕放入小碗来回打转,清洗伤口。

    血瞬间将碗中的酒染红,端王世子终于看到纪云开皱了眉头,可也仅仅是皱了眉头。

    初步清洗完后,纪云开将碗中的血酒泼了出去,然后拎着酒壶,对着手腕冲,酒水混着血水,全部淋在纪云开的裙子上,纪云开疼得满头大汗,不断地抽气,却一声不哼。

    端王世子看着她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他是同情纪云开的,作为一个清楚纪云开遭遇的旁观者,他同情她,可也仅仅只是同情罢了。

    很快的,纪云开就将手腕上的伤清洗干净,抬头道:“世子爷,能帮我点火吗?”

    “你要火干吗?”端王世子紧绷的身子,因纪云开的寻问而稍稍放松。

    “烤匕首,缝伤口。”她手腕上的伤被捏爆了,如果有医术高超的外科大夫在,还能重新缝合,可惜她自己做不到。

    端王世子道:“你疯了!那么做,会留下伤疤的。”用匕首一烤,纪云开的手腕还能见人吗?她到底有没有想过后果?

    纪云开道:“伤口得止血。”她的伤口原本快好了,可现在又是血肉模糊,她还有两天就要成婚了,她不能让人,尤其是燕北王府的人,发现她的伤。

    “行了,行了……我这里有御赐的止血药,你先用着吧。”端王世子一副我怕了你的样子,从怀中取出一个白玉瓷瓶:“止血效果极佳,没有意外的话,明天就能收住伤口。”

    纪云开接过药瓶,看着端王世子,好半天才缓缓开口:“世子爷,你是好人。”

    端王世子耳根一红,却强自镇定道:“本世子当然是好人。”全京城谁不说他赵辰禾是好人?

    纪云开笑了笑,小心翼翼地将药抹在伤口处,一点也没有浪费,然后又将纱布折成条,缠在手腕上。

    包好手腕上的伤后,纪云开长长地松了口气,靠在车厢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端王世子等了许久,不见纪云开处理身上的伤,皱眉道:“你身上的伤不上药吗?”

    纪云开道:“回去再说吧,我现在没有力气了。”她是真的没有力气了,要不是手腕上的伤实在严重,她也不会动。

    “你这女人,既然自己不行,就不能求人吗?”端王世子也不知自己这是怎么了,一面对纪云开,脾气就忍不住暴躁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这伤,不好麻烦别人。”纪云开知道端王世子是什么意思,不过她婉拒了。

    她伤在身上,需要脱了衣服才能清洗上药,她能让端王世子动手吗?

    显然,纪云开一提醒,端王世子也明白了,耳根不受控制的又红了,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,端王世子抓起桌上的药瓶,丢给纪云开:“这个给你,比外面买的好用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世子爷。”其实纪云开手上有更好的药,不过她也没有拒绝端王世子的好意。

    端王世子虽有私心,可却不是坏人,至少比他那个不靠谱的妹妹强多了。

    端王世子没有说话,而是看了纪云开一眼,然后淡定地别过脸,看向马车外面。

    这样子摆明了是不想说话,纪云开也没有开口的欲望,蜷在角落里闭目养神。

    “世子爷,到了!”不知过了多久,马车停了下来,纪云开睁开眼睛,看向端王世子,同一时刻对方也看了过来,四目相对,视线相交,两人淡定的别开脸。

    纪云开面露喜色:“世子爷,我到了,今天的事多谢了!”不管是在宫里还是宫外,她都谢谢端王世子。

    端王世子摇了摇头:“不必,今天的事……也是我妹妹不懂事。”要不是闯祸的是他妹妹,他才不管纪云开的死活。

    “陶安郡主只是孩子心性,我明白的。”纪云开明白,端王世子这是在告诉她,今天这事就此过去,她不可再找陶安郡主的麻烦。

    “你明白就好。”端王世子点了点头,完全没有起身给纪云开让路的意思。

    纪云开无奈,只得小心翼翼地避过他,慢慢的移到马车口,而马车的空间就这么大,纪云开衣服上的血不可避免地落到端王世子身上。

    “纪云开,你在干什么?”端王世子嫌恶地皱了皱眉,往里面挪了挪,好跟纪云开拉开距离。

    “世子爷,这是意外。”纪云开半点也不愧疚,淡定的打开车门,跳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遇到你,意外频发!”端王世子看着衣服上的血迹,没好气道。

    可惜,纪云开已经下了马车,根本没有听到。

    纪府的下人,早早的就看到王府的马车过来,马上派人出来迎接,却见纪云开从马车上跳下来,府上的下人吓了一跳:“云,云开小姐?”

    “唔,开门。”纪云开面色微冷,神色不耐。

    “这,这……”下人一副为难的样子。

    纪云开的脸色一沉,不悦道:“怎么?我不能进府?这是要我跟端王世子回端王府?”她那后娘是不是越来越蠢了?居然不让她进府?

    哼,要不是没有办法,当她愿意回纪家呢。

    “不,不,不,云开小姐请!”下人脸色一白,再不敢阻拦,忙不迭给纪云开让路。

    开玩笑,纪云开还有两天就要成亲了,这个时候不回自己家,住在端王府像什么样?

    端王世子并没有急着离开,不知出于何种心态,他一直在马车上看着纪云开,看她冷脸训斥下人,看下人刁难她,看她一个人孤零零的走进纪府,从头到尾都没有人问一句“她身上的伤是怎么一回事?”

    “果然是个可怜人!”见到这一幕,端王世子越发肯定他会同情纪云开,并不是他看错了,纪云开这个女人虽然可恶,却也确实可怜。

    偌大的京城,没有一处能为她遮风挡雨,可偏偏她又走不出京城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