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285章285气息,萧九安的所有物!

    第285章 285气息,萧九安的所有物

    定下去山里操练的事,萧九安与萧少戎又说了一些具体的安排,可是话还没有说完,就听到配药的营帐在大喊:“不好了,王妃又晕倒了!”

    “诸葛大夫,你快来看看……”

    萧九安与萧少戎就在附近,两人第一时间听到了响动,没有迟疑,萧九安脚步一顿,转身就朝配药的营帐走去。

    “王妃身体太弱了,你们扶她去休息。”萧九安一进营帐,就看到诸葛小大夫吃力地扶着纪云开,小药僮全部围在纪云开身边,根本没有人注意到萧九安进来了。

    见小药僮要去碰纪云开,萧九安眼中闪过一抹厉色,嘴巴比脑子反应更快,先一步呵道:“住手!”

    他不喜欢有人碰他的东西!

    诸葛小大夫就算了,再多一个绝不行!

    “王,王爷。”小药僮吓了一跳,扭头看到阴沉着脸的萧九安,吓得连连后退。

    萧九安却连个眼神也没有给他,快步上前,围在纪云开身旁的人见状,纷纷散开……

    萧九安一句话也没有说,上前,从诸葛小大夫手里接过纪云开,打横抱起,冷着脸问道: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王妃累,累晕了。”诸葛小大夫吓了一跳,结结巴巴的道。

    他才不会告诉王爷,王妃会晕倒是因为异能消耗过多呢。这是他和王妃之间的秘密,打死他也不告诉第二个人。

    萧九安听罢,没有说话,抱起纪云开就往外走,留下一营帐的人目瞪口呆,一个个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无声地寻问对方:王爷什么时候来的?他们怎么一点也不知?

    要知道,王爷这么一个有存在感的人,哪怕是站在角落里,也是让人无法忽视的存在呀!

    “还愣着干什么?还不快干活?”萧少戎也愣住了,可他比所有人都回神的快,所以可以理所当然的训人。

    “是,是……”一干小药僮听到声音,才知道萧少戎也在,吓得差点跳了起来,再不敢乱想,继续分药的分药,递药单的递药单,一副我很忙的样子。

    萧少戎见众人恢复如常,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,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至于王爷异常的举动?

    他表示,没有看到。

    确定纪云开只是累着后,萧九安便把纪云开抱回了营帐。过了一夜,营帐内的饭菜味早就消散了,而属于纪云开的花草香味,自然也散得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营帐内,只留下了萧九安的气息,霸道而冷冽。

    萧九安将纪云开放在床上,见纪云开眉头皱了皱,好似睡得不安稳,又替她调整了一个位置,直到纪云开眉眼间只余安详,这才罢手。

    将人安顿好,萧九安本该出去,可看到纪云开安详的睡颜,脑子里突然浮出一个想法:“是不是,抱着你睡,会睡得更安心呢?”

    心念一动,萧九安只迟疑片刻,便和衣躺在纪云开身侧,拉过被子盖在两人身上。

    他刚刚睡醒,如果这会还能睡着,那么他就相信,纪云开对他而言是特别的。

    人就睡在身旁,独属于纪云开的气息萦绕在四周,闻着纪云开身上令人舒心的花草香味,萧九安缓缓闭上眼……

    他确实睡不着,但纪云开身上的气息让他安心,哪怕只是躺着,也觉得舒服。

    果然,纪云开对他来说,是不一样的,这个人不管如何,先留在身边吧。

    伸手,将纪云开搂在怀里,萧九安如是对自己说道。

    纪云开今早不是累晕了过去,而是异能透支,然后睡着了……

    这一觉纪云开睡得特别踏实,直到下午时分才醒来,还未睁眼,只闻到被子上的气息,纪云开就知道她又睡在萧九安的床上了。

    “忘了提醒暖冬,给我另寻一间营帐了。”纪云开睁开眼,看着营帐底,打了个哈欠。

    “算了,也就是这一晚的事,我明天就回王府。”她并不喜欢身上沾上萧九安的气息,这让她心里烦躁。

    翻身下床,发现自己的衣服居然没有脱,纪云开不由得皱眉:这不像是暖冬会做的事。

    暖冬是个很仔细的人,无论如何都会帮她把外衣脱了,好让她睡得舒服,也让她醒来后,不至于穿着皱巴巴的衣服见人。

    要知道,她并没有带衣服来大营,这一身衣服睡得皱巴巴的,她拿什么见人呀?

    “看样子,今天就得回了。”拉了拉身上皱巴巴的衣服,纪云开无奈的摇头,扬声唤了一句:“暖冬。”

    “王妃。”暖冬一直在外面候着,听到纪云开的声音,立刻进来了。

    “打水给我洗脸,然后给我准备一些吃的,让萧少戎安排一下,我今天就要回府。”南疆的解药已经发完了,今天她配了两千人份用的尸毒解药,还差三千人的解药,明天就可以制成了,她今晚回去也无事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王妃,王爷来了。”暖冬没有立刻回答纪云开的话,而是吱吱唔唔的道。

    今天早上,王爷抱着王妃进了营帐,两个时辰后才出去。

    这话,暖冬不知要不要跟纪云开说?

    “王爷来了?”这和她回去有什么关系吗?

    “是,是的,王爷这会正在与萧少主议事,王妃你要见王爷吗?”暖冬真得不敢在这个时候去找萧少戎,说王妃要回去的事。

    说了,铁定会倒霉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,打水给我梳洗,然后把饭菜端来。”她饿了,一天没有吃东西,饿得难受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

    暖冬又迟疑了:“王妃,王爷说了,不许在营帐内用膳。”

    “好,打水给我梳洗,总行吧?”所提的要求一再被拒,饶是纪云开脾气再好,这会也不高兴,更不用说她这会心情并不算好。

    也不知萧九安那男人的气息怎么那么霸道,她昨天睡过了,今天再睡,床榻间仍旧全是他的气息,完全找不到她睡过的痕迹。

    只是睡一觉,浑身上下都沾满萧九安的气息,还不能换衣服,真的叫她很烦躁。

    她不喜欢身上沾上别人气息,尤其是萧九安的气息,这会让她有一种,她是萧九安所有物的错觉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