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21章021推波,污名满京华!

    第21章 021推波,污名满京华

    端王世子在京中也是数得上数的人物,在宗室年轻一代中地位颇高,就是皇上也不得不说他是一个人物,可是……就是这么一个人物,却一连两次栽在纪云开的手里!

    “走吧,我送你回府。”端王世子阴不过纪云开,当下只能自认倒霉,答应她的条件。

    “多谢世子爷。”纪云开见好就好,立刻放松端王世子。

    端王世子冷冷道:“我一点也不想要你谢我。”一天之内,害得他两次变脸,纪云开还真是他的克星。

    打他懂事起,他变脸的次数屈指可数。

    纪云开走了两步,看到躺在地上装死的粗汉,顿下脚步道:“既然世子爷不想我客气,那就再麻烦世子爷帮我把这个人送到衙门,至于罪名吗?就是诱拐良家妇女。”

    “良家?你吗?”端王世子从上到下打量着纪云开,似笑非笑道。

    “世子爷敢说纪家不是良家吗?”纪云开把气球踢给端王世子。

    端王世子已经被纪云开折腾的没了脾气,点头道:“你说是就是,来人……把这人送去衙门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侍卫虽不解他们家世子这是怎么了,但还是老老实实地执行命令,把粗汉拖走了。

    “上车!”端王世子虽然不满纪云开的威胁,但该有的风度还是有的,上马车时扶了纪云开一把。

    “谢谢世子爷。”纪云开依旧道谢,这一次明显更真诚。

    “哼……”端王世子不屑地哼了一声,视线落在两人交叠的手上,突然想起他好像弄伤了纪云开的手。

    “女人真是麻烦。”端王世子暗自嘀咕了一声,在纪云开上车后,扭头对身后的人道:“去,买瓶烈酒,再取一些干净的纱布和伤药。”

    “是,世子爷。”跟在端王世子身后的小太监跑得飞快,一眨眼的功夫就不见人影,害得端王世子想要反悔都没办法把人叫回来。

    “算了,算了,就当本世子可怜这个女人吧。”端王世子暗暗道,在皇宫初见的那一幕,纪云开给他的印象太深刻了。

    那一刻,纪云开眼中的愤怒与悲伤好似能溢出来一般,就好像所有人都把她抛弃了,而她也把所有人都抛弃了。

    那一刻,纪云开给人的感觉,就像是独自行走在沙漠里的孤狼,四周除了要命的沙尘,就只有她自己,她为了活下去,只能不断的战斗,战斗!

    所以,他对纪云开心软了,放了纪云开一码,却害得自己受了惩罚。

    “罢了,罢了,事情都过去了,多想已无意义。”端王世子摇了摇头,也跟着上了马车。

    他这个人,最大的优点就是想得开,不然他也绷不住脸上的笑不是?

    一上车,就闻到了汗味与血腥味混合着的怪异味道,端王世子忍不住皱眉,纪云开见状,往角落里缩了缩,同时将衣衫拉紧:“我很抱歉!”

    “一身臭味,你再躲也改变不了,就像你脸上的黑斑一样,你就是再遮,还是丑得不能见人。”端王世子一改平日的风度翩翩与温和,毒舌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纪云开错愕地看着端王世子,嘴角抽搐。

    为什么温和亲切、平易近人的端王世子,在她面前这么刻薄?

    为什么彬彬有礼、谦和内敛的端王世子,在她面前脾气这么大?

    她这是容易招惹变态呢?还是她能让圣人变态?

    不仅仅是端王世子,就是纪帝师、纪夫人和纪澜在她面前,也与在外人面前截然不同。

    端王世子冷哼:“难道本世子说错了?”

    而此时,马车已经前行,很稳,纪云开几乎感觉不到颠簸。

    “世子爷说的对。”纪云开默默地收回眼神,心里已经明白,端王世子恐怕还没有发现自己的异常。

    “没趣,难怪皇上不肯娶你。”端王世子再次发挥他的毒舌,这一次纪云开十分淡定。

    一回生,两回熟,她习惯了。面对这种露出本性犹不知的人,她不接话就是。

    果然,端王世子见纪云开没有反应,说了几句就失了兴趣,靠在一旁闭目休息。纪云开见状,也稍稍放松身体,卷在角落里,她刚合上眼,小太监就追着马车,边路边道:“世子爷,酒和伤药买来了。”

    端王世子猛地睁开眼睛,耳根微红,见纪云开也睁开了眼,瞪了她一眼:“看什么看,又不是买给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纪云开应了一声,继续闭目。

    端王世子暗自恼怒,嘴上却是淡淡道:“停车,拿进来。”

    马车停下,小太监恭敬的将东西送进来,放下:“世子爷,您要的酒和伤药,还有干净的纱布。”

    “嗯,下去吧。”端王世子高贵而矜持的开口,温和有礼,气度不凡,不见半丝暴躁与刻薄。

    纪云开的嘴角抽了抽,不过仍旧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马车继续前行,约摸着半刻中后,端王世子高傲的开口道:“还愣着干吗?还不快把伤口清先一下,不然旁人还以为我打了你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本着少说少错的原则,纪云开一个字都不敢多说,看了端王世子一眼,就老老实实地打开酒坛,清洗手腕上的伤口。

    她身上好几次被刀划伤,还有摔在地上的擦伤,不过那些都没有手腕上的伤严重,被那粗布大汉和端王世子捏了两次,她手腕上的伤口已经爆开了。

    纪云开小心翼翼地拆掉手腕上的红绳,露出狰狞红肿的伤口,还有参差不齐的缝合线。

    “你的手,怎么回事?”端王世子一看,顿时猜到了是怎么一回事,只是他不相信!

    “被人划伤的,你信吗?”纪云开半是玩笑,半是认真地说道,并没想过取信于端王世子,端王世子却是认真地点头:“信,你这样的女人,不会自杀!”虽然那伤口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自杀留下来的,但端王世子不信。

    纪云开这个女人,哪里像是会自杀的女人?

    而且她打架那么厉害,怎么可能连自杀都死不彻底?

    纪云开笑道:“世子爷果然懂我。”是的,她这样的女人是不会自杀的,哪怕全世界都抛弃她,她也不会自杀,因为她一个人也能活得很好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