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19章019搏斗,该死的巧!

    第19章 019搏斗,该死的巧

    纪云开不蠢,听到粗汉的话,顿时就明白了,这个粗汉不是谁派来的,而是看到她一个弱女子街头徘徊,起了歹意。

    这样的事不新鲜,只是发生在她身上,她还是感觉很意外。她以前极少出门,出门也是穿着军装,歹徒见着她,哪有可能凑上来。

    可现在吗?

    纪云开看了看自己身上价格不菲的衣服和首饰,当即明白,自己在歹徒眼中,就是一只待宰的羔羊。

    纪云开从地上爬起来,擦掉脸上的血迹,似笑非笑看着声音越来越大的粗布大汉,没有言语。

    “你,你……这婆娘看我干什么?信不信我打你呀!”粗汉举起手,却迟迟不敢打下去。

    不是舍不得,而是不敢,因为纪云开的眼神太吓人了。

    “你是什么东西,也敢打我?想抄家灭族吗?”纪云开神情高傲,完全不将对方看在眼里:“没长眼睛的东西,连姑奶奶也敢打!”

    不管能不能打得过,先要在气势上压倒对方。

    “你,你这婆娘胆儿肥了,信不信我揍你?”粗汉被纪云开看得心虚,咬了咬牙,拳头挥了出去,不想纪云开先一步避开,让他打了一个空。

    “你这臭婆娘,还敢躲!”粗布大汉没打中,顿觉失了面子,凶狠的扑向纪云开。

    纪云开这次没有躲,而是从围观的人手中,抢来一根扁担:“借你的扁担一用。”

    “你,你用!”围观的百姓虽然不敢插手,但良心未泯,并没有阻止纪云开。

    纪云开双手握住扁担一头,挥向大汉。

    她现在确实没有多少力气,但她打架从来都不用蛮力,而是用巧劲。

    “啪!”纪云开重重的打在对方的腰上,隐约听到肋骨断裂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嘭”的一声,粗汉被打的趴在地上,发出凄厉的惨叫。

    显然,这一记不轻。

    “胆敢打奶奶的主意,你真是嫌命长了。”纪云开不屑道,这一挥已用了她大半的力气,不过她没有停下来,而是咬牙拖着扁担上前,朝粗汉一阵猛打:“当街拐卖妇女,你胆子大了!”

    “啪啪啪!”纪云开对犯人从不手软,专挑疼的地方打。

    “就你这德性,也有千金小姐跟你私奔?你没照过镜子吗?”心气不顺的纪云开,越打越凶残,直到没了力气才收手。

    “各位……这人当街拐卖妇女,也不知私下犯了多少事,拐卖了多少女子和孩子。求各位帮个忙,把人送去衙门。”纪云开很清楚,如果她只说对方拐卖她,肯定得不到在场人的帮助,可要说这大汉拐卖了别的女子和孩子,定会引起民愤。

    任何时代,任何一个国家的百姓,都不能容忍拐卖儿童的犯人逍遥法外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,我们这就帮姑娘把人送去衙门,这种人他就不应该活着。”纪云开的话一说完,就有人上前帮忙,他们刚把被纪云开揍得不成人形的大汉抬起来,突然有一侍卫冲了过来,架子十足的问道:“发生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“差,差爷……”抬大汉的人见到官差,吓得立刻松手,那大汉咚的一声摔在地上,疼得哇哇大叫,看到侍卫到来,忙大喊道:“大人,小人冤枉,小人冤枉呀。”

    “闭嘴,出什么事了?”侍卫并不会理他,问向抬他的四个普通百姓。

    这四人只是普通百姓,虽有那么一点热血,可却不想惹官差,侍卫一问,他们就齐齐指向纪云开:“是,是这位姑娘让我们把人送去官府的,不关我们的事呀!”

    侍卫顺着他们所指望去,就看到狼狈不堪的纪云开,可是看她的穿着与打扮,又不像普通人,侍卫谨慎地问了一句:“姑娘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路过的普通人,这人意图拐卖我。”纪云开看着即将走来的车队,心中暗暗着急。

    她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,要是让人知道纪府大小姐、准燕北王妃,当街跟一个粗汉打架,并不是什么好事。

    “不是,不是,我没有拐卖她,她是我婆娘,是我婆娘。官爷要是不信,可以看看她的脸,她的脸上有块黑斑,可吓人了。”粗汉如同烂泥般跌在地上,见状大声嚎哭,一副委屈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侍卫一时也拿不准孰是孰非,或者说他不想多管闲事。

    他之所以上前,是因为这些人挡路了,害得他们的马车无法前行。

    纪云开见那马车越走越近,当下明白这个侍卫是来清路的,忙道:“这事我自会到衙门处理,我们这就把路让开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最好!”侍卫闻言暗暗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他只是王府的侍卫,并无权处理这些事,能不惹麻烦最好。

    “快,快,快,都散开,都散开。”侍卫连忙指挥围观的人群散开,顺便把倒在地上的粗汉拖走。

    看到人群一一散开,纪云开暗暗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虽说事情闹得有点大,可就这么解决也是好的。

    然而,天不遂人愿!

    马车走近,车里的人突然叫停,一小太监钻出来问道:“世子爷问,发生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世子爷?

    纪云开脚步一顿,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。

    这条路是通往皇宫的路,马车必是从宫里出来的,而对方又是王府世子,这人……除了端王世子,还能有谁?

    “回世子爷的话,是一懒汉……”侍卫忙上前回答,而纪云开则趁机混入人群,以免被端王世子发现。

    “脸上有黑斑的女子?”

    听到侍卫的汇报,端王世子突然下了马车,扫了一眼,没有看到符合侍卫所说的女子,便道:“那女子在哪里,带过来让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侍卫应了一声,立刻去寻人。

    纪云开虽然努力往人群里躲,可惜她一身绸缎、长发披散,即使混在人群里也很醒目,她身边的百姓见侍卫要找她,一一让开,纪云开很快就暴露在侍卫眼前。

    “世子爷,就是这位姑娘。”侍卫指着纪云开说道。

    “真巧呀!”端王世子看着站在路对面的纪云开,笑得温柔。

    纪云开没有上前,也没有逃走,她站在原地,唇角勾起一抹无奈的笑。

    该死的巧!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