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17章017小胜,自然是极好的!

    第17章 017小胜,自然是极好的

    众妇人顺着受惊的妇人所指,看到纪云开一身是血,狼狈的站在侍卫中间,一个个都怔住了。

    有人问道:“纪家云开小姐,你这是怎么了?”她不是两天后就要大婚吗?怎么还出门,看着好像还受了伤。

    “给众位夫人请安,我奉旨进宫。”纪云开行了个礼,顺势侧过身,不让自己的右脸露出来。

    就算知道皇上的计划,她也不会自暴自弃,能遮一时是一时,指不定就混过去了。

    “哦哦哦……云开小姐这是要进宫,还是出宫?”纪云开正好站在进出宫的路上,众妇人一时也不明白情况。

    “要出宫,不过遇到了一点麻烦,幸得宫中侍卫相救。”纪云开看了一眼陶安郡主与端王世子,低声道。

    众妇人这才记起,她们刚刚是看到端王世子与陶安郡主才过来的,忙给两人行礼。

    “众位夫人客气了。”端王世子将陶安郡主挡在身后,笑得温和却疏离。

    众位妇人猛地记起,她们是看到出事了才跑过来的,忙不迭问道:“世子爷,这是怎么了?可要帮忙?”

    她们更想问发生了什么事?但她们很清楚,不管是陶安郡主还是世子,都不会回答她们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众位夫人想怎么帮忙?”端王世子语气不变,眼神却明显冷了许多。

    众位夫人心里明白,端王世子这是不想她们多问,忙堆起笑容道:“既然世子和郡主无事,我们就先走一步了。”不管如何,端王府的面子还是要给的。

    “众位夫人慢走。”端王世子一句不留。

    “走,走,走,我们走吧。”众位夫人离去前,暗暗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侍卫,又看了一眼身上带血的纪云开,还有落在一旁的鞭子,心中已有了猜测,只是不敢说。

    “你们,你们……没有看到她的脸吗?”刚才看到纪云开脸的那名妇人,一直缩在人后,见众人就这么离开,不解地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难道就她一个人看到?她活见鬼了?

    “什么脸?快走,快走……再多事,端王世子该要不高兴了。”端王与皇室血脉最近,与先皇是同胞兄弟,最是霸道不讲理,惹上端王府可没有好果子吃。

    “你们,你们……什么都没看到?”那妇人被人拖着走,身子还在打颤。

    “看到什么?什么也没有,走吧,走吧。端王府与纪府的事别掺和。”能进宫的妇人,丈夫至少也是三品的官员,不可能没有脑子。

    “可是,可是……”那妇人几次想要回头,确定是不是自己眼花了,可又怕被吓着。

    “别可是了,快走吧……”同行的人才不信她,半拖着把人带走。

    看到那群妇人走远,端王世子才开口道:“纪小姐,你满意了吗?”他帮纪云开把人打发了,也遮住了她的丑颜,没让那群妇人有机会传出她丑如夜叉。

    “端王世子说笑了,这与我有什么关系?”端王世子之所以急着把人打发走,只是怕她说打伤禁军的人是陶安郡主,让这群妇人嚼陶安郡主耳根。

    “得了便宜还卖乖,你不觉得这样很讨人厌?”端王世子脸上的笑容淡了几分,隐有不快。

    纪云开道:“讨厌我的人很多,你不是第一个,也不会是最后一个。世子爷,没别的事我先走了。”这是皇宫,指不定皇上还有什么后手,早些离开她才安心。

    “想走,这些人不解决,你走得了吗?”端王世子指着地上的禁军说道。

    “解决?世子爷想要我怎么解决?动手杀了他们吗?”纪云开装傻反问,不等端王世子说话,又道:“世子爷要是解决不了,可以把此事禀报给皇上知晓,皇上自会定断,时辰不早了,我该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纪云开说完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“站住!”端王世子面色微冷,呵道。

    纪云开头也不回,背对着端王世子摆了摆手,走得潇洒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端王世子指着身后的人,本想叫他们拦住纪云开,可一看到身后小太监瘦弱的样子,到嘴的话生生咽了下去。

    纪云开这个女人如此凶残,连禁军都能打趴下,这几个小太监能挡得住她吗?

    不过是自取其辱罢了。

    “世子哥哥,你,你怎么让她走了?”陶安郡主看到纪云开没事人一样的离开,眼睛都瞪直了。

    她被纪云开欺负成这样,哥哥居然放她走?

    “不放她走,陶安你能拦下她吗?”端王世子已恢复冷静,满面微笑道,陶安郡主却是脸色一白,背脊发寒:“世子哥哥,我,我是不是做错事了?”

    “还知道自己做错了,不错,还有救。”端子世子点了点头,一副我很满意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世,世子哥哥……我,我错在哪里?”陶安郡主吓得后退两步,再不复之前的刁蛮与任性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?回去抄佛经,抄到你知道错为止。”端王世子一脸温和道。

    “世子哥哥,我不要……”陶安郡主本能地拒绝,可惜话还没有说完,就被端王世子一个眼神打断了。

    “我,我这就回去抄佛经。”陶安郡主委屈的道。

    “这才乖。”端王世子笑得如沐春风,陶安郡主却只觉得害怕,委委屈屈地看着端王世子,以眼神请求端王世子免除对她的责罚。

    端王世子只当没有看到,对她身后的丫鬟道:“你们四个……送郡主回府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四个丫鬟在端王世子面前,乖的像小兔子,完全没了之前对待纪云开的嚣张与狂妄。

    一名身着红色铠甲的女子站在暗处,将这一幕尽收眼底,突然笑了:“纤竹,我这王嫂好像很不一般。”

    “皇上赐的,自然是极好的。”她身后同样身着铠甲的女子,面色不变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说的对,皇上赐的自然是极好的,走……我们这就去向皇上谢恩。”着红色铠甲的女子大步朝正殿走去,只见她步伐沉稳,英姿飒爽,浑身都透着一股爽落劲,让人一眼难忘。

    这女子,就是燕北王的同胞妹妹,萧十庆!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