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16章016诱导,逃不掉的!

    第16章 016诱导,逃不掉的

    和聪明人说话就是省事,但是……

    在场的人并不都是聪明人,至少陶安郡主就不是!

    她完全没有听懂纪云开话中的威胁之意,一听到纪云开否认,就气得大喊:“世子哥哥,她在撒谎,人就是她打的,不信你可以问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哦?人是我打的?我好好的为什么要打他们?”虽然只是寥寥数语,可也足够纪云开明白端王世子的态度。

    他虽护短,但还没有到不讲理的地步。

    “我让他们拦下你,你就出手打人了。”陶安郡主还算是一个不错的主子,至少没有把所有的责任都推给侍卫。

    “所以说,这些侍卫是听郡主的命令行事,他们也只听郡主的命令?”纪云开一脸纯良道,丝毫不觉得故意用话引导一个单蠢的小女孩有什么不对。

    “当……”陶安郡主想也不想就回答了,好在她有一个好哥哥,飞快地打断道:“陶安!”

    “世子哥哥?”陶安郡主不解地看着端王世子。

    “纪小姐,你也看到了……我妹妹她只是一个小女孩。”端王世子头痛的摇了摇头,苦笑道。

    纪云开道:“我知道,所以我没有为难她,也没有伤害她。”要不是陶安郡主太蠢,也不可能会被皇上利用,成为第一个跳出来的人。

    “多谢纪小姐。”端王世子端的是好脾气,陶安郡主却不依:“哥哥,你为什么要谢这个丑八怪?她刚刚掐着我的脖子,还威胁我,说要用毒血抹我的脸,让我变成和她一样的丑八怪。”

    “陶安,闭嘴!”端王世子头痛的抚额,将陶安郡主拉到身后,对纪云开道:“纪小姐,这事不管谁对谁错,你打人总是不对。这些侍卫是宫中禁卫,你打了宫中禁卫,难逃责罚。”

    “世子爷似乎没有听清楚,我说了这些人不是我打的,世子不信可以一一审问。”纪云开睁着睛睛说瞎话,顺手将手中的鞭子丢到端王世子面前:“世子爷,你还是收好这鞭子吧,这可不是小女孩该玩的玩具。”

    “纪小姐,你这是打了人不肯认吗?”端王世子愠怒,眼神透出几分冷意。

    他不想过问纪云开和陶安之间的纠葛,也不想知道谁对谁错,他只要纪云开认下打禁卫军的事就成了。

    “让刑部和大理寺的人来审,对了,记得再把太医请上,我身上余毒未清,还虚弱着呢。”纪云开十分光棍地说道。

    她打人的时候就留了后手,不然她什么武器不好用,非要用鞭子?

    “纪小姐这是想把事情闹大?”端王世子指了指自己的右脸,提醒纪云开。

    有些事,不需要说,大家都明白,在大婚前夕,纪云开貌如夜叉,对她极为不利。

    “恐怕,容不得你我息事宁人了。”纪云开指着不远处走来的贵妇们,苦笑道。

    一环扣一环,皇上还真是不把她逼死不甘心。

    “咦,这是怎么了?一个个都挤在这里?”纪云开的话刚落下,就见一名身着丁香色裙子的妇人,指着他们一行人大声嚷嚷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她的话,引来身后一干贵妇的好奇,众人纷纷看过来,大叫:“这不是端王世子与陶安郡主吗?怎么跟禁军打起来了?”

    “快过去看看,可别出事了。”几个女人一个个神色紧张的走了过来,当然也不缺幸灾乐祸者。

    “现在……”端王世子皱了皱眉,拉着陶安郡主就想离开,可惜他刚抬腿,就听到纪云开道:“走不了啦,端王世子应该很明白,不是吗?”这是皇上的手笔,目的是为了让她出丑。

    不过,陶安郡主不给力,没来得及让她出丑。

    端王世子道:“留下来,我和陶安也不会损失什么。”要进宫就得与那一干贵妃迎面撞上,至于出宫?

    皇上怕是不会轻易让他们出宫。

    “是吗?世子可以试试。”纪云开指了指自己身上的伤,又指了指躺在地上哀嚎的侍卫。

    不论如何,她都会一口咬定,打伤禁卫军的人是陶安郡主。

    “你想怎么样?”端王世子脸色一沉,明显是不快了。

    陶安郡主一脸不解,看看纪云开,又看看自家哥哥,完全不懂这是怎么了?

    她才是被打,被欺负的那一个,为什么哥哥一副她犯了大错的样子?

    纪云开道:“摆平那些夫人,再摆平这些禁军。”总之,她是不会承认,打伤禁军的人是她。

    不信?

    不信让太医来查,她这么“柔弱”,身上余毒未清,怎么可能有力气挥得动鞭子,是吧?

    “不可能!”端王世子想也不想就拒绝道,那些贵妇人容易解决,可地上的这些禁军不好摆平。

    这事,明显瞒不过皇上。

    “那就没得谈了。”纪云开双手一摊,一副无赖样。

    “你就不怕被流言淹死吗?你的脸……”端王世子再次提醒纪云开,她的脸可是丑得不能见人。

    一旦传出去,燕北王府怕是不满。

    燕北王虽是将死之人,可也不至于沦落到娶一个夜叉的地步。

    纪云开淡淡道:“你觉得,我会在乎吗?”她不在乎脸上的黑斑,但她在乎燕北王府的反应,可是她没有办法。

    黑斑在她脸上,一时半刻也消不掉,她能避开一次,避不开一世。

    端王世子道:“你倒是豁达,可惜……世人不会像你一样豁达,也没有多少容忍度,没有人能接受你这样的女子,太丑了!”纪云开现在的样子不仅仅是丑,而是吓人。

    像是为了验证端王世子的话一般,一名妇人走得快,无意间看到纪云开的脸,像是被鬼掐住脖子一样,失声大叫:“啊……鬼呀,鬼呀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妇人,不管是市井粗妇,还是名流贵妇,都爱凑热闹,看热闹,一个个纷纷上前,寻问前面那妇人。

    “鬼,鬼……她有一张鬼脸,好可怕,好可怕!”那名妇人的脸子似乎特别小,她根本不敢再看纪云开,而是怯怯的指了指纪云开,就飞快的躲了起来。

    一众妇人顺着她所指看过去,一个个顿时愣住了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