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557章557人质,你当我傻!

    第557章 557人质,你当我傻

    皇帝根本无法阻止黎远去黑石山,一如他无法干涉萧九安的决定一样。www.258zw.com

    然,就算皇上左右不了萧九安的决定,可有了皇上的准许,萧九安与纪云开前往黑石山的事,就是光明正大的事了,无人能阻止。

    在出发的前一天晚上,黎远找上了萧九安,请求同行。

    这世间没有永远的敌人,也没有永远的朋友,只有永远的利益。在魔教的问题上,黎远与萧九安的利益一致,他会选择与萧九安同行,甚至合作,并不意外。

    黎远与萧九安本身无仇,两人先前之所以会处在敌对的状态,纯粹是各自的阵营不同罢了,只要皇上不下令,黎远一辈子都不会与萧九安对上。

    黎远此举无疑是聪明人的选择,而多一个人多一份助力,萧九安自是不会拒绝。

    要知道魔教的实力深不可测,迄今为止还没有人清楚,魔教到底有多少高手,魔教的教主武功有多强,有黎远与他们随行,也多一份保障。

    黎远当天晚上就入住燕北军军营,萧九安没有派人监视他,但黎远却知趣的呆在营帐内,不曾外出。

    现在,他不是皇上的走狗,他只是黎远,一个为报家仇而活的男人。贰伍捌中文www.258zw.com

    一夜无事,纪云开也一夜好眠,然就在他们准备动身之际,纪云开收到了一个消息。

    张慧和的前未婚夫,齐家大少齐成慕被人绑走了,对方要求纪云开孤身前往张慧和的墓地,不然他们就把齐成慕给宰了。

    张慧和为救纪云开而死,纪云开对张慧和一直很愧疚,纪云开除了想为张慧和报仇,也想适当的给予张慧和在意的人一些补偿,只是张家人不成气,也不把张慧和当回事,纪云开就是想要补偿也无从下手。

    齐成慕算是张、齐两家,唯一能入纪云开眼的。先前齐家做死找楚家的麻烦,齐成慕趁乱逃了出来,燕北王府的人虽然拿下了他,却没有为难他。

    燕北王府此举,在不知情的人眼中,就是纪云开因张慧和而厚待齐成慕,然而事实并不是这样。至少纪云开就没有把齐成慕与张慧和放在同一个位置。

    在纪云开看来,齐成慕只能算是张、齐两家中,还不那么可恶的一个,要她为了齐成慕去冒险,那是不可能的事,但是……

    对方把见面的地方,选择在张慧和的墓地,她少不了要走一趟,左右她要离京,也要路过那里。www.258zw.com

    “我们去看看,我总要知道是谁在盯着我。”没错,纪云开是打算去,却没有打算独自一人前往。

    她虽有一点自保的本事,但和这个时代的高手相比,实在弱的不能再弱,她是蠢死了才会孤身前往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萧九安没有异议,只要纪云开不独自冒险,她想做什么都可以。

    当然,他不想她做的事,就算他嘴上不说,行动上也会阻止,比如阻止她与凤祁见面。

    只是,这些不能放在明面上,至少不能让纪云开知晓。

    对纪云开和萧九安中途拐道去墓地,黎远没有意见,他很清楚他的位置,他除了一身武功外,一无所有。

    他此次跟随萧九安去魔教,就是给萧九安做打手,借萧九安之力报仇,虽他不必像萧九安的属下一样,听从萧九安的吩咐,但在不违背原则的情况下,他还是要听萧九的。

    黎远没有意见,费小柴就更没有意见了,甚至还一脸期待:“等会遇到坏人,是不是可以痛痛快快打一场?”

    自从来到京城,他就再也没有痛快的打过架了,大多数情况都是被人打!

    没办法,京城的高手太多了,比如萧九安。

    “你想打就打。”对费小柴,纪云开无法把他当成师兄来依赖,大多数时候纪云开更像是姐姐,只要费小柴不犯原则上的错,纪云开一向纵容。

    纪云开给张慧和选的墓地虽有山有水,但是墓地就不可避免会有些阴森,再加上此时正值初冬之季,草木皆枯,就更添几分萧瑟与阴冷。

    纪云开与萧九安一路不紧不慢,比约定的时间晚了一刻钟才抵达墓地。此时,墓地除了绑在张慧和墓碑上的齐成慕外,一个人也没有。

    当然,对方并不是简单的把齐成慕绑在墓碑上就完事,齐成慕左右两侧,还摆放了两个插满尖刀的架子,子刀尖锐的一头齐齐对准齐成慕,离成慕的皮肉只有一个指甲片的距离,只轻轻一推,就能扎入齐成慕的皮肉里。

    不过,这两个架子不需要用人去推,这是一个机关,只要按下机关,尖刀就会猛地扎进齐成慕的身体里,弹指间就能要齐成慕的命。

    “王妃,救我……”齐成慕一看到纪云开,就猛地抬头大喊,原先还算俊美的脸庞,此时只有死灰与恐惧。

    显然,齐成慕没少受折磨,此时的精神状态也极差。

    纪云开只看了一眼,就不再理会他,而是隔空喊道:“我已经来了,你是不是也该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家主人只让你一个人来,你带上这么多人,是什么意思?你想要齐成慕的命吗?”对方没有现身,而是隔空对纪云开喊话。

    事实上,随纪云开同来的人并不多,只有一个萧九安,一个黎远,一个费小柴罢了,但是……

    打架的时候,人手贵精不贵多,费小柴估且不说,就说萧九安和黎远,这两人放在江湖上也少有对手,对方见这两人怎么敢现身?

    “他们不会动手。”只要你们不对手。

    “燕北王妃,你当我是傻瓜吗?”明显,对方不相信,“燕北王妃,我再给你一次机会,只要你让他们现在离开,我就既往不咎。”

    “哼……”纪云开嘲讽的笑了一声:“你当我是傻瓜吗?”萧九安和黎远不在,她还有活命的可能?

    对方能在齐成慕身上装个机关,难保不会再装第二个,她现在活的好好的,一点也不想寻死。

    “你就不怕我们杀了齐成慕吗?”对方阴冷的隔空放话,威胁意味十足。

    不等纪云开开口,齐成慕就惊慌地大喊:“王妃,王妃……啊!”

    齐成慕话未说完,就发现一道凄厉的惨叫声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