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13章013打脸,不得不强硬!

    第13章 013打脸,不得不强硬

    陶安郡主,燕北王萧九安的头号爱慕者,她当日得知萧九安命在旦夕时,曾哭着喊着求着要嫁给萧九安,陪萧九安一起死,可是……

    刚哭喊两句,就被她的父亲端王给按住了,老老实实的呆在家里,不准出门,直到皇上为纪云开和萧九安赐婚,端王才把人放出来。

    这不,刚获得自由就来找纪云开麻烦了。

    “不见!”知道是个什么麻烦,纪云开想也不想,转身就走

    丫鬟见状,忙上前拦住了纪云开的去路:“我们家郡主要见你是你的荣幸,云开小姐你最好快些过去,我们家郡主脾气不好,让她等久了,她手上的鞭子可不饶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去说了不见,让开。”纪云开上前,随手一推,不想四个丫鬟像是纸糊的,咚的一声齐齐摔在地上:“纪云开,你竟敢打我们,郡主不会放过你的。”

    像是为了证明她们的话一般,陶安郡主手持鞭子气呼呼地跑了过来,远远的就大声嚷嚷道:“纪云开,你好大的胆子,我的侍女你也敢打!”

    纪云开愣了一下,随即冷笑:“打了又如何?陶、安、郡、主!”对方摆明了找茬,她解释有用吗?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陶安郡主气势汹汹而来,距离纪云开还有十步远时,鞭子就甩了过来。

    纪云开早有防备,在陶安郡主动手的刹那就先一步退开,倒是她的丫鬟反应不及,被鞭子的尾风扫中,吓得哇哇大叫。

    “纪云开,你居然敢躲?”陶安郡主怒喝,又一鞭子甩过来,逼得纪云开连连后退。

    “陶安郡主,你够了!”纪云开的眼中闪过一抹厌烦。

    她就说了,她最讨厌这种不知天高地厚,被家人宠坏的小女孩。

    “让我抽你三鞭子就够了。”陶安郡主收回鞭子,步步逼近,纪云开手无寸铁,只得后退。

    “退什么退?有胆子请旨嫁给燕北王,不敢接我一鞭子吗?”一连三鞭都没有抽中,陶安郡主已经很不满。

    “陶安郡主,我是未来的燕北王妃,你有考虑过抽我鞭子的后果吗?”纪云知道陶安郡主不会明白“后果”这种东西,但是该提醒的她还是要提醒,不然万一发生点什么,她如何跟端王交待?

    “燕北王妃?纪云开,你也不看看你这张脸,就你这个样子也有资格嫁给燕北王?”陶安郡主恶毒地指了指纪云开的脸:“原先只听说你毁了容貌,皇上不得不取消婚事,现在看来,你这哪是毁了容貌,你这是真接变成厉鬼了,丑成这样就不要出来恶心人了!”

    纪云开冷冷道:“陶安郡主,我念你年纪尚小,今天的事不与你计较,你若再出言污辱我,就别怪我不客气了。”在皇上捏碎她的面具时,她就知道了皇上的用意。

    皇上无疑是想让世人看到她纪云开有多丑,让世人相信不是他这个做皇帝的薄情寡义,忘恩负义,而是她纪云开的长相,实在不配母仪天下。

    至于把她赐给萧九安的事?有她这个长相在,估计大家都会相信,这场婚事是她自己求的。

    像她这种长相,也只有燕北王这个将死之人可能娶她,其他人别说娶了,怕是多看一眼都要吐。

    “污辱你?我怎么污辱你了?难不成你长得不丑?你出门前没照镜子吗?也亏得本郡主胆子大,不然看到你这长相,真会吐出来。”陶安郡主步步逼近,直把纪云开逼出偏殿,逼到主道上,仍不肯停下来。

    两旁的侍卫与太监像是死人一样,没有一个上前阻止,也没有一个去请皇上或者谁来阻止。

    “不客气?纪云开,你想怎么不客气?你敢动我吗?你敢打我吗?”陶安郡主嚣张地扬了扬鞭子:“你不敢!你要动了我,我父王能把你们纪家抄了。小小一个纪家,挂着帝师的名头又如何?我端王府还不放在眼里。”

    这就是陶安郡主不将纪云开放在眼里的原因,纪家虽出了一个帝师,可也只是一个三流小世家,在朝廷上有话语权的也就纪帝师一人。

    要换作凤祁萧王四大世家的人,陶安郡主才不敢动。

    “端王府不将纪家放在眼里,那么燕北王府呢?”天启北方有凤祁萧王四大名门世家,南方有云杨伍胡四大豪族。

    燕北王萧九安与天启一流世家的萧家有那么一点瓜葛,不过燕北王府这一支与萧家本家关系不睦,并不来往。

    纪云开的母亲与小姨,则是来自南方四大豪族之首的云家。

    四大家族势力极大,先皇为了制衡世家,特意提出南北联姻之策,纪帝师就是被先皇选出来的联姻人选,纪帝师能得先皇和今上的重用,就和他与南方联姻有关。

    纪家只是一个普通的小家族,娶的也是南方豪族之女,陶安郡主不将纪云开放在眼里很正常,而纪云开也没有想过借纪家之势压人。

    她一直都清楚,她现在以及今后很长一段时间能借的势力,就只有燕北王府。

    “燕北王府吗?本郡主今天倒要看看,燕北王府会不会为你出头。”陶安郡主不愧为被宠坏的娇娇女,话刚落下,猛地扑上前来,瞬间拉近两人的距离,陶安郡主毫不犹豫地甩出手中的鞭子:“我今天就要打烂你的脸!”

    “啪!”鞭子打破虚空,化作水蛇,打向纪云开的右脸。

    纪云开脸色不变,一连后退三步,眼见就要被鞭子击中,纪云开伸手一抓,稳稳的握住鞭尾:“你的心思真歹毒!”

    竟然朝她完好的右脸下手,可见这小姑娘的心眼有多坏。

    “你,放手!”陶安郡主费尽全力挥出一鞭,不仅没有打到人,还被人抓住,气得直跳脚。

    “你是什么东西,也敢叫我放手?”纪云开不顾手心火辣辣的痛,用力一扯鞭子,只见陶安郡主一个不稳,踉跄着往栽倒去……

    “啊……救命呀,救命呀!”陶安郡主吓得哇哇大叫,就在她即将摔落的瞬间,纪云开身形一动,反手一个用力,又将她拉了回来。

    不等陶安郡主站稳,纪云开便甩掉手上的鞭子,一把掐住陶安郡主的脖子,逼身上前:“郡主,你还要抽烂我的脸吗?”

    “你,你,你快放开我!”陶安郡主脖子被卡住,喘不过气来,又惊又惧。

    “郡主!”四个丫鬟纷纷大喊,一副想上前又不敢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大胆,还不快放开郡主!”一直装死人,装作没看到陶安郡主欺负纪云开的侍卫与太监,第一时间上前,举着长枪对着纪云开,可却不敢蛮力上前,就怕纪云开一个不高兴,直接把陶安郡主掐死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