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10章010施压,反正我早晚都是死!

    第10章 010施压,反正我早晚都是死

    这是一个皇权至上的年代,皇上不叫你起来,你就只能一直跪着!

    纪云开无比清楚这一点,是以她即使再不情愿,也老老实实地跪在地上,等皇上叫起。

    可偏偏,皇上像是没有看到她还跪着一般,自顾自的道:“朕又不是没有见过,摘了面具吧。”

    纪云开问道:“皇上,这是圣旨吗?”明明一见她就吐,还叫她摘了面具,皇上明显居心不良。

    “朕的话,自然是圣旨。”年轻的帝王,一路顺风顺水,自然傲气无比。

    “臣女遵旨。”纪云开抬头,摘下面具,毫不畏惧,直视皇上。

    不是不怕嘛,那就看个够吧!

    “你,你,你……”哪怕有心理准备,皇上还是惊得变了脸色。

    戴上面具,纪云开仍旧是那个天启第一美人,而一旦摘下面具,顿时丑如夜叉。这落差太大,皇上无法接受。

    “皇上,你没事吧?”纪云开坦坦荡荡,没有一丝的怯弱与不安,就好像她脸上没有伤一样。

    什么样的女人,在顶着一张夜叉脸,还能坦然自若?毫不在意?

    明明之前还会露出不安、胆怯与自卑的神色,可现在却像是没事人一般,不见一丝阴霾。

    纪云开到底怎么了?为何这么快就想开了?

    “大胆,谁冷你直视龙颜!”堂堂帝王,怎么可能被一个丑女吓到!

    “请皇上恕罪。”纪云开冷笑一声,低下头去。

    她能理解皇上的震惊,要不是原主,这块黑斑就会长在皇上的脸上,皇上看到这块黑斑不想吐才有鬼。

    “念你初犯,朕不与你计较。”皇上脸色冰冷,一脸不快:“朕听闻你伤了纪澜,可有此事?”

    “没有!”纪云开毫不犹豫地否决。

    “大胆,当着朕的面你也敢撒谎。”皇上毫无预兆地甩出手下的杯子,虽说没有砸到纪云开,但确实吓人。

    可惜,纪云开不是吓大的,皇上的这点阵仗她还真不看在眼里:“皇上,我确实没有伤纪澜。”

    “若非你伤了澜儿,澜儿脸上和身上的伤哪来的?莫不是她自己摔的?”皇上怒不可遏,他一直很讨厌纪云开,打小就不喜欢。

    “回皇上的话,纪澜身上的伤确实是她自己摔的。她过门槛时绊了一脚,撞断了鼻梁、撞歪了下巴。至于她的腰伤,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,应该是纪夫人造成的。”纪云开根本不将皇上的怒火放在眼里,平静地叙述。

    “强词夺理,要不是你丢花瓶砸伤澜儿,澜儿怎么会摔伤?”显然,纪家发生的事皇上都知道。

    “皇上,花瓶不是我丢的,皇上不信的话,可以问我父亲。”纪云开睁着眼睛说瞎话,不过她并不怕被拆穿。

    家丑不可外扬,纪帝师那么要面子的人,于情于理都会帮她遮掩,不然真传出她自杀的事,纪帝师也没有好日子过。

    “好,此事朕暂且记下。”皇上之前已经问过纪帝师了,纪帝师的说词和纪云开相差无几,要不是这样,他根本不会问纪云开,直接下旨降罚便是。

    “恳请皇上明查,早日还我清白。”得了便宜还卖乖,说的就是纪云开了,可偏偏皇上现在奈何不了她。

    皇上强压下心中的不耐烦,道:“云开,凤佩呢?你不是说要朕亲自取吗?现在朕就在这里,还不快把凤佩交出来。”

    果然……是要凤佩。

    纪云开半点也不意外,当然她也不着急。

    “皇上,凤佩只属于天启未来的皇后,我只能交给天启皇后。”凤佩不仅仅是象征意义,它的实用价值远高于象征意义,所以皇上才会处心积虑的想要凤佩。

    “朕尚未立后,你交给朕就可以了。”正因为凤佩价值极大,所以皇上迟迟不愿意娶纪云开,但也没有动过立别人为后的念头。

    “皇上,凤佩只能交给天启皇后。”纪云开没有解释,只是重复这一句话。

    皇上怒极,当即给纪云开扣上一个大帽子:“大胆,凤佩是我天启皇家的东西,莫非你想私吞?”

    “臣女不敢私吞,臣女只是遵循贤慧皇后所托。”贤慧皇后就是当今圣上的母亲,已仙逝。

    “来人,给朕搜!”年轻的帝王不是好脾气的人,纪云开一再推诿惹怒了他。

    “皇上,你确定要让侍卫搜我的身吗?”纪云开拿起一旁的兰花面具戴上,不再跪着,站起身来看着皇上。

    侍卫一走进来,就看到皇上与纪云开对峙,一时间也不知要不要上前。

    皇上没有理会纪云开,直接下令道:“还愣着干什么,搜!”

    “是!”侍卫上前,可惜只踏了一步,就听到纪云开说道:“皇上,我不怕死!”

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?”皇上脸色微变,侍卫见状不敢妄动,僵在原地,上前不是,退后也不是。

    纪云开淡淡道:“皇上,你应该清楚燕北王府的规矩,我嫁给燕北王也没有几天可活,您若逼我,不过是逼我提前去死罢了。”在所有人眼中,她都是一个将死之人,所以没有人会在意她,也没有人会把她当人看。

    人死了就什么也没有了,她就是有再多的不满、再多的愤怒,日后也不可能报复回去。

    “你威胁朕?”年轻的帝王怒极反笑,望向纪云开的眼神就像是在看死人。

    纪云开毫不怀疑,如果可以,皇上一定会下令将她碎尸万段。

    “不,我只是在告诉皇上您,我早晚都是要死的人,我不怕死。所以……你们所有人都不要逼我。”她死了,皇上什么都别想得到。

    天启开国皇后,在亲生儿子惨死后宫女人之手后,建了一只不受帝王掌控的凤卫。只要是天启的皇后,凭借凤佩便可调动凤卫保护皇后及皇后嫡子。

    当然,开国皇后曾明确要求,凤佩与皇后之位缺一不可,光有后位没有凤佩不行;光有凤佩不是皇后也无用。

    至于凤卫有多厉害,纪云开不知道,她只知道历来得到凤佩的皇后,都能安安稳稳的活到老死,不会枉死后宫,也不会被皇上废掉。但也没有多大的权利,至少无法跟皇上抗衡,无法左右朝廷,无法决定皇位继承。

    纪云开不明白皇上为什么要拿回凤佩,不过既然皇上一心想要凤佩,就不会逼死她。因为一旦她死了,皇上永远也不可能得到凤佩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