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7章007自救,没能力的人死了算了!

    第7章 007自救,没能力的人死了算了

    纪家大小姐宁死不嫁燕北王,说明什么?

    说明皇上圣旨里所说的话全是假的,皇上赐婚并非被纪云开的深情感动,只是寻个理由处理自己不要的女人罢了。

    虽然大家心里都明白,皇上为燕北王赐婚,就是为了名正言顺的处理自己不想娶的女人,免得被他退了婚的纪云开孤苦老死,他这个做皇上的面上也不好看,但是……这种事不能捅破,一旦捅破,皇上的赐婚对于燕北王府来说便是羞辱,公开羞辱燕北王。

    这样的情况下,燕北王府还能忍吗?

    忍了,燕北王府的名声就会扫地,燕北王会永远被人看不起。

    不忍,那就得反朝廷。

    可燕北王萧九安昏迷不醒,生死难定,这样的燕北王府如何与朝廷斗?由谁带领燕北军跟朝廷斗?

    所以,纪云开不能死,至少不能自杀而死,不然没有“深情不悔”的遮羞布在,不管是皇上还是燕北王府,面子上都不好看,到时候就算燕北王府没有异心,忍得下这口气,皇上也不会信。

    “纪家大小姐现在没有性命之忧,但属下猜测对方肯定不会放过她,一计不成,定会再生一计,恳请王爷示下,我们是否派人过去保护?”管事心中焦急,语气却仍旧平稳,没有流露出一丝不安。

    “不必!”片刻后,传言中生死不明的燕北王萧九安,隔着床幔下令道。

    想做燕北王妃,却连自保的能力都没有,不如早些死了算了。

    “是,王爷!”管事虽然心里不安,却不敢置疑萧九安的命令。

    管事又道:“王爷,这事要继续往下查吗?”幕后动手之人明显是冲着他们家王爷来的,十有八九和暗算他们家王爷的人是同一伙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查不到!”萧九安没有说查,也没有说不查,就在管事不知该怎么办时,萧九安又道:“让人盯紧纪云开,本王要知道她所有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“是,王爷。”管事得令,长长地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他不怕事难办,就怕不知怎么办。

    禀报完后,管事小心翼翼地问了一句:“王爷,五天后就是您与纪家小姐成亲的日子,您要提前醒来吗?”

    “她配吗?”萧九安冷冷道,没有轻蔑、没有嘲讽,只是陈述一个事实。

    纪云开不配让他萧九安“醒”过来。

    “是,王爷,小人知道该怎么办了。”管事心中惊了一跳,哪怕知道萧九安并没有看他,仍旧低着头,不敢乱动半分。

    他们家王爷从来都不是好脾气的人,他今天的话有些多了。

    管事弓身退下,开门的刹那,风吹进来,吹开层层床幔,露出一张刚毅俊美,不似凡人的脸,可惜除了调皮钻进来的阳光,无人得见……

    纪云开再次醒来已是天黑,她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,只知道自己很饿、很饿,饿的能吃下一头熊了。

    纪云开强撑着坐了起来,将手上的药丸放入小袋,苦笑:“居然真的任我自生自灭,该说纪夫人胆大吗?我怎么说也是要嫁给燕北王的女人,纪夫人就不怕燕北王没死,我顶着燕北王妃的名头报复她吗?”

    不过,想来纪夫人是不会怕的,燕北王没几天好活,这是经过数十名御医肯定的,就连杏林第一人华老也说不用费力救燕北王了,他的病药石不可救。

    当然,哪怕燕北王死不了,纪夫人也不会怕她这个燕北王妃。

    纪家虽不是什么世家大族,却也得先皇和今上看重,一直都是皇上得用的重臣,手上的权力并不小,再加上纪澜即将入宫为贵妃,纪夫人的身份也水涨船高,怎么可能怕她报复?

    “天助自助者,奢望对手的同情与怜悯过活,和赌博有什么区别?”纪云开动了动左手,确定伤口没有裂开,也没有再流血,满意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伤口无事,纪云开便咬咬牙下了床。

    双脚落地后,眩晕感猛地袭来,纪云开一个不稳,险些摔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身体真弱!”脚步踉跄间,纪云开抵在床沿,勉强站稳。

    缓了片刻,确定自己能站稳后,纪云开撑着虚弱的身体往外走。

    屋内很黑,纪云开对屋内的摆设不熟悉,时不时就会撞上桌子、椅子,不知是身体太弱还是体质问题,纪云开觉得自己只是轻轻一碰,可却疼的厉害:“难道身体弱,疼感也会放大?”

    纪云开想不明白,她现在也没力气去想,她很饿,她现在只想吃东西。

    屋外,月亮高高挂在天空,满天的星星一闪一闪的,光线虽不明亮,却也足够视物。

    “总算不用摸黑了。”纪云开暗暗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别说她,就是原主对纪府也不熟,想要抹黑去厨房,指不定得走多少弯路,而依她现在的身体状况,真的是一步也不想走。

    借着月光,纪云开按原主的记忆找到厨房,看到厨房紧锁的门,纪云开默默的从头上取下一枚小发卡,左右看看,确定无人,然后对着锁芯轻轻拨弄了两下,只听见“咔”的一声,锁开了!

    作为一个没有依靠的漂亮女人,打的土匪、开的门锁是必须的技能,别说这么简单的锁芯,就是给她一个保险柜,她也能分分钟打开。

    只要是用锁芯的,就没有她开不了的锁!

    同样,作为一个只能靠自己的漂亮女人,做饭也是最基本的技能之一。一个人独自活了二十五年,要说不会做饭那真的是太矫情了。

    纪云开一向懂得爱自己,她不仅会做饭,手艺还相当不错,哪怕是大土灶也难不到她。

    不多时,厨房就飘出诱人的饭香,奉命盯着纪云开的暗卫闻到香味,忍不住咽了咽口水。

    未来王妃好像很厉害,不仅防得了盗、缝得了伤,还开得了锁、做得了饭,要不是……唉,要不是脸被毁了,还真的配得上他们家王爷。

    可偏偏未来王妃的脸不仅毁了,还是为另一个男人毁的,别说他们家王爷,就是他们这些当人属下的,都觉得心里不舒服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