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6章006谋杀,我就是不死!

    第6章 006谋杀,我就是不死

    纪澜伤势加重,纪帝师“一家三口”兵慌马乱的离开,同时也把下人带走了,只留下纪云开一个人孤零零呆在屋内。

    看着纪帝师与纪夫人紧张的将纪澜护在中间,纪云开缓缓伸出左手,露面腕上狰狞的伤疤。

    “没人疼的孩子不是草,是连草都不如。”真要说伤,真要说疼,纪澜绝对没有她伤的重,也没有她疼,可是有谁在乎?

    “没关系,没人疼,我自己疼自己。”纪云开扯了扯嘴角,露出一抹比哭还要难看的笑。

    她笑不出来,不管是因为她自己,还是因为原主,她都笑不出来。

    她此刻不仅笑不出来,也没有力气了。纪帝师一家三口一走,纪云开紧绷的神经也放松了,这一放松身子就再也撑不住,跌坐在地,靠着桌脚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她需要缓一缓才有力气站起来,才有力气处理自己手腕上的伤,才有力气去想她接下来要怎么办?

    房门打开,阳光直射而入,屋内的温度越来越高,可纪云开却觉得自己身上越来越冷了。

    “不能再拖了!”虽说左手腕已经止住血了,可纪云开知道这还不够,她需要把伤口缝合好,上药,然后吃东西补充体力。

    纪云开借着桌脚的力站了起来,拿起桌上的药箱,又再次坐在地上。她现在,没有力气走到床边,起来拿药箱已经耗费了她所有的力气。

    药箱虽小可里面的东西却不少,治外伤、内伤、伤寒破风的药全有,按原主的记忆,纪云开找出自己需要的药,又拿出一根弯针和羊肠线,在没有任何麻醉的情况下,为自己缝合伤口。

    针穿过皮肉,线在肉里来回拉扯,很疼,疼的纪云开冒冷汗,眼泪不受控制的掉下来,可是她却连哼都没有哼一声。

    她疼,可再疼也没有军舰爆炸,身体被炸成碎片疼,疼总比感觉不到疼,死了的好!

    纪云开此刻身体极虚,单手也没有双手灵活,虽然只是一道小伤口,可她足足花了半个时辰才缝合好。

    单手缝合的针脚并不是美观,看上去丑极了,就像一只大蜈蚣巴在手腕上,为了不让人看出她手腕上伤,她从药箱里寻了一红色的线,编了一条链子绑在伤处。

    这下,除非拆开她手腕上的红链子,不然一般人根本看不出她手上有伤,只是露在外面的伤好遮掩,身体受到的伤害却不是一时半刻就能缓过来的。

    编完红绳后,纪云开勉强扶着墙来到床边,躺下后就再也动不了了。

    可是,她现在很饿,还很渴,不管是身体上还是心里上,她都需要补充令物。

    “下人呢?堂堂纪府大小姐,身边连一个下人也没有吗?”纪云开躺在床上,强撑着没有合上眼。

    之前忙着缝合伤口,没人进来打扰正好,可现在她又冷又饿又难受,她迫切的需要人照顾。

    “来人,来人呀!”纪云开扯开嗓子大喊,可半天过去也没有人应。

    纪云开冷笑:“蠢货,以为我死了,你们就有好日子过吗?”她死了,整个纪府都会跟着倒霉。

    “来人呀!”纪云开用尽力气喊了一句,仍旧没有人应。

    呵……纪云开冷笑一声,纪夫人还真是狠,就凭她现在这个样子,纪夫人不需要动手,只要不管她,就能要她半条命。

    “果然,最毒妇人心。”纪云开摇了摇头,身体再也撑不住了,脑袋一栽就晕死了过去。

    一息,两息……纪云开歪着脖子躺在床上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五息后,一道黑影从屋梁上蹿了下来,如同幽灵一般来到纪云开身旁,伸手探了探她的鼻息,又抓起她的左手,解开了她伤处的红手链,确定手腕上的伤后,黑衣人将红手链按原样绑了回去,即使是纪云开自己也看不出异样。

    黑衣人收回手,迟疑片刻,从怀中取出一个药瓶,倒出一粒通体火红的药,喂入纪云开的嘴里,然后悄无声息的离开。

    黑衣人走后,歪在床上的纪云开缓缓的睁开眼,自嘲一笑:看样子,想要她命的人还真不少,可是她偏偏就是不死,看他们能怎样?

    纪云开将嘴里的药丸吐在手上,冷笑一声,然后再次晕了过去,同时庆幸对方只是给她喂了一粒,而不是直接下黑手,不然她就真的死定了。

    这身体太弱了,现在的她一点反击之力都没有。

    黑衣人离开后,来到城西的一座茶庄。

    “主上。”黑衣人走进一间漆黑的屋子,低声道:“凤佩拿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很好,人死了吗?”屋内,有人开口,声音被刻意压低、压粗,让人难以分辨说话的是男是女。

    “回主上的话,人没有死,她止住了血并且将伤口缝了起来。不过,我给她喂了噬血散,不出三日,她就会因失血远多而死,且无人能查出异常,只当她自杀未遂伤口感染而死。”黑衣人冷酷的道。

    “很好,三天后我要看到她的尸首。”低沉的嗓音在漆黑的屋内响起,显得阴森可怕:“三天后,她不死你死!”

    “主子放心。”黑衣人低头,一脸自信。

    同一时刻,燕北王府的正院里,身着精装的侍卫匆匆走来,双手捧上一个竹筒,交给了正院的管事。

    管事打开一看,脸色凝重,挥了挥身示意侍卫退下,转身朝燕北王的卧室走去。

    管事走卧室,隔着床幔道:“王爷,有人对纪家大小姐下黑手,并布置成自杀的假象。”明显,对方不想让纪云开嫁给他们家王爷。

    纪云开的生死是小,可要因此将燕北王与朝廷的矛盾摆到明面上,就不好了。

    要知道,纪家大小姐原本是未来皇后,后来虽不知因何解除了婚约,可曾与皇上有婚约的女子,也不是什么人都能娶的。

    纪家大小姐与他们家王爷的婚事,是圣上亲自赐婚。圣旨上说皇上被纪家大小姐的深情感动,这才下旨赐婚,成全纪家大小姐的深情。

    要是纪家大小姐在成婚前自杀,宁死不嫁,那不仅仅是打皇上的脸,也是打燕北王府的脸……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