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2章002凤佩,父慈女孝好温馨!

    002凤佩,父慈女孝好温馨

    燕北王府的男人不纳妾,燕北王死燕北王妃陪葬。这是燕北王府的传承了上百年的规矩,无人可以更改。

    没有意外的话,她一嫁入燕北王府,等待她的就是死期。

    难怪,难怪原主即使没有自杀的想法,也失去活下去的动力。

    横竖都是死,早死与晚死有什么区别?

    死在纪家,指不定还能让纪家的人一辈子记住她。

    要知道,皇上赐婚的旨意上可说了,她这个准皇后爱慕萧九安,钦佩他舍身为国的义举,主动请婚。皇上为成全她的一片痴情,忍痛下旨赐婚,成全他们一对有情人。

    这样的情况下,她要是自杀而死,那就是打皇上的脸,无言的告诉世人皇上的圣旨是满纸谎言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知道了前因后果,纪云开忍不住大笑了起来,笑得人心头发寒,笑得她自己的心也是一片冰凉。

    老天爷还真是厚待她,没让她死在爆炸的军舰上,却要她为一个陌生的男人陪葬。而亲手推她进这个陪葬坑的,还是她在这世上的至亲。她的亲爹,她的亲妹。

    “你,你笑什么笑?”纪帝师被纪云开笑得不安,气势也弱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我笑这世道,我笑……我自己!”笑自己命不好,笑自己没有父母缘,笑世道不公!

    前世,父亲在她还没有出生的时候就死了,她成了遗腹子,不到三岁就因亲生母亲要改嫁而被遗弃。

    今生,母亲生她时难产而死,而她亲生父亲倒是把她养到了十八岁,可她却仍逃不掉被遗弃的命运。

    好冷!身体冷,心更冷。

    纪云开紧紧的抱着自己,倔强的看着面前熟悉又陌生的纪帝师,这一刻她和原主的感受是一样的,这个自私刻薄的男人不配当她的父亲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好笑的?别装疯卖傻了,你跟皇上解除了婚约,快把凤佩交出来。”纪帝师被纪云开笑得心慌,可仍旧没有忘记他的目的。

    “凤佩?原来你是为凤佩而来。”纪云开唇边勾起一抹讥刺的笑。

    怪不得,原主记忆里一年见不到三次面的父亲,会纡尊降贵的来看她,原来是为了她手上的凤佩。

    凤佩是天启皇室传给皇后的至宝,先皇后临死前将凤佩给了原主,并告诫原主这块玉佩只能给下一任皇后。不过直到太子登基称帝也没有娶原主,所以那块玉佩还在原主手上。

    “不然,你以为我会来看你吗?”纪帝师冷漠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也是,父亲怎么会来看我呢,毕竟我都是快死之人了,看也是白看。”纪云开黑白分明的眸子眨也不眨的看着纪帝师,似要将人看穿。

    进来这么久都没有发现她手腕上的伤,纪帝师这个父亲真得很“称职”。

    被纪云开看得心虚,纪帝师挺了挺背脊,厉声道:“还愣着干嘛,还不快把凤佩给我。”

    “想要凤佩?你做梦!”她的东西,她宁可砸了,也不给别人。

    “你,你,你……”纪帝师张嘴就要骂,可对上纪云开嘲讽的视线,却怎么也骂不出来,最后只能虚张声势的道:“你……快把凤佩交出来,别逼我动手!”

    “想要凤佩,可以……让皇上亲自来问我要。”不管如何,皇上都欠原主一个交待,欠原主一句对不起。

    不管原主的性子好不好,与家人相处如何恶劣,原主都没有对不起皇上,甚至是因为皇上,原主这个天启第一美人才会容颜尽毁,落得身死的下场。

    她虽然活着,可是她知道原主死了,不明不白的死了!

    不等纪帝师开口,一娇俏的女子走了进来:“皇上?姐姐,你在想什么?你以为皇上还会见你吗?你忘了皇上第一次看到你脸上的黑斑,当场吐出来的事吗?”

    女子一身粉衣,娇俏动人,声音也如黄莺出谷一般清脆悦耳,然她说出来的话却是剜人心肝。

    “纪澜?”纪云开看着面前的女子,眼睛微眯。

    纪家二小姐纪澜,她同父异母的妹妹,亦是天启四美人之一,在她的容貌被毁,与皇上解除婚约后,纪澜被皇上赐封为皇贵妃,三个月后入宫。也就是她向皇上谏言,把她赐给燕北王萧九安为正妃。

    看婚期的长短就知,皇上压根就不把她和萧九安的婚事当回事,只给他们五天的时间准备。

    当然,这也不排除萧九安快要死了,皇上怕他等不了,只能让他们匆匆完婚,好让她这个燕北王妃能为他陪葬。

    “姐姐,几日未见你好像消瘦了许多?”纪澜一双美目将纪云开从上扫到下,当看到她的左手时,纪澜眼中闪过一丝疑惑,以及一丝不确定。不过纪澜很快就恢复了平静,可是一直盯着她的纪云开没有错过。

    纪澜在疑惑什么?在不确定什么?

    “你看错了,我很好。”纪云开冷冷的开口,嘲讽的道。不小心扯动了左脸的伤,疼得她抽了口气。

    她右脸被黑斑覆盖,左脸被纪帝师打得红肿,这样的情况下,纪澜还能看出她消瘦了,真是不容易。

    纪澜却像是没有看到一样,一脸担忧的道:“姐姐,你又跟爹爹怄气了?你呀……怎么就不能跟爹爹服服软呢?爹爹可都是为了你好,毕竟你现在这个样子,除了燕北王谁也不会娶你。”

    纪澜说完,不给纪云开说话的机会,走到纪帝师身边,抱着他的胳膊撒娇道:“爹爹,你别生姐姐的气了,姐姐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,她就是这个性子,你要跟她生气,不得把自己气死。”

    纪澜一边撒娇,一边挑衅的看着纪云开,依在纪帝师胳膊上的脑袋,得意上扬的嘴角,无不在告诉纪云开,他们父女之间的感情有多好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纪云开只是笑……

    原主是一个缺爱的孩子,她渴求父爱,希望纪帝师能像宠纪澜一样宠她,可偏偏她一直求而不得。

    如果是原主看到这一幕,必然会伤心,然后做出失去理智的事,可是……

    她纪云开不会!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